褐色蟑螂的漫画剪影

竹寒风清
荒谬为开头,荒谬为结尾。
下面这段是故事梗概,不想被剧透请绕行到下下段。
小混混西梅翁去看望他的母亲,遇到一个吉普赛老巫女,预言他将成战争中投机倒把的有钱大混混。果然一语中的。西梅翁靠着渔翁之利收了第一笔横财,用这笔钱捐了个伯爵成为了“上层人物”。随后俄国革命爆发,西梅翁却声色犬马车和嫖赌毒。在经营的赌场被查封后,真正腰缠着全部家当躲过警察的追踪逃到了南方。靠着钱又换回了体面的生活,但是却被小骗子盯上让他买了起码在战争中一文不值的房产地产。战争的无情就在于不分贫贵无一幸免。所以,可怜的西梅翁唯一的家产——一所别墅被周围的“暴民”点着后,他只能再次踏上逃亡的路途。这是他的身上只有买过来的几张准备倒卖的皮子。因为正好凑到同样倒卖一批钻石的来资助反协约国的革命者被探子盯上,又被迫上了探子船成为了个小探子。西梅翁的如意算盘是帮他们抓住个所谓的革命小头头就可以脱身,结果在他去土耳其的船上还是被迫监视一个革命小老头领导人。一船俄国人以为到了土耳其,到了伊斯坦布尔,到了伟大的君士坦丁堡,他们就可以再次回到原先平静的生活,然而事与愿违,土耳其让他们登陆的只是一个中转岛。所有进岛的人都要全裸消毒...
显示全文
荒谬为开头,荒谬为结尾。
下面这段是故事梗概,不想被剧透请绕行到下下段。
小混混西梅翁去看望他的母亲,遇到一个吉普赛老巫女,预言他将成战争中投机倒把的有钱大混混。果然一语中的。西梅翁靠着渔翁之利收了第一笔横财,用这笔钱捐了个伯爵成为了“上层人物”。随后俄国革命爆发,西梅翁却声色犬马车和嫖赌毒。在经营的赌场被查封后,真正腰缠着全部家当躲过警察的追踪逃到了南方。靠着钱又换回了体面的生活,但是却被小骗子盯上让他买了起码在战争中一文不值的房产地产。战争的无情就在于不分贫贵无一幸免。所以,可怜的西梅翁唯一的家产——一所别墅被周围的“暴民”点着后,他只能再次踏上逃亡的路途。这是他的身上只有买过来的几张准备倒卖的皮子。因为正好凑到同样倒卖一批钻石的来资助反协约国的革命者被探子盯上,又被迫上了探子船成为了个小探子。西梅翁的如意算盘是帮他们抓住个所谓的革命小头头就可以脱身,结果在他去土耳其的船上还是被迫监视一个革命小老头领导人。一船俄国人以为到了土耳其,到了伊斯坦布尔,到了伟大的君士坦丁堡,他们就可以再次回到原先平静的生活,然而事与愿违,土耳其让他们登陆的只是一个中转岛。所有进岛的人都要全裸消毒后方可上岛,当然我们的主人公在岛上的日子也是相当难过,本想凭借最后一点积蓄买个签证,但是探子小团体依旧没忘了他小探子的身份,于是强行逼迫他去执行任务,小混混就是这样扶不起也打不死的样子,是靠着坚强的意志,他逃到了伊斯坦布尔并又找到了糊口的营生——拉皮条。后来还是被地头蛇排挤的西梅翁遇到了之前合伙开赌场的秃子,于是两人又想着干老营生。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们又被抓了局子,在警察局他们看到在屋里奔跑的小强恍然大悟,他们不让赌钱我们就赌蟑螂,于是,漫画在一群疯狂的围在蟑螂选手奔跑赛场的赌徒中结束了。作为收尾的呼应,故事的开头,西梅翁被描述为背上刻着伊比库斯之印的蟑螂,而故事的结尾,也是靠着蟑螂,西梅翁又回到了财富的顶端。
故事讲完了。关于故事的背景,写作的背景,在其他很多人的评论中已经描述的很多了,改编自阿列克谢.托尔斯泰(非彼托尔斯泰)的小说,想了解的请移步
伊比库斯的鹤:一则人性黑色寓言
单从漫画本身,这部作品也是独具魅力及吸引力的。
当然首先是杂么厚杂么厚的书页可以吓死一片人。
随便翻两页整体黑白灰的画风又吓死一片人。
最后剩下的就是喜欢这种诡异调调的痴汉。
要知道画画最难的就是无颜色,丰富多彩的颜色可以轻松的表现背景、人物情绪、明暗远近等等,单一的色彩只能通过浓淡本身来调和这些复杂的东西。虽然很多日漫都是这样的表现形式,但是他们却是建立在G笔、网点基础之上的,水彩这种极不稳定的媒介不同于这些可掌控的材料,因为不可修改的性质往往需要作画者强大的技术支持和熟练的运用,况且需要以此来完成一整部长篇漫画的创作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技艺精湛。

虽然交融着历史,但是本身是小说的题材,画家在人物的刻画上用的都是象形夸张的画法,这种做法会从这个人的形象更加直观的得出这个人的形象。比如主人公西梅翁,尖刻的下巴,细长的身体,嘴角围成一圈的胡须,都显示着他贼兮兮的气质,即使换了后面的西装革领也无法掩饰他天生懦弱的品行。而他的合伙人小秃子,虽然同样的尖嘴猴腮,但是棱角脸上的棱角更加分明,颧骨高垒,眼睛深陷,较之西梅翁,就更老奸巨猾一些。相比那位革命党老爷爷,带着滚圆边的毛毡帽,敦实的身体,满脸白花的胡须,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依次为西梅翁,小秃子,革命老爷爷
依次为西梅翁,小秃子,革命老爷爷

有意思的是(写科技论文写多了),仿佛所有的漫画家都喜欢一胖一瘦的造型来突出喜剧感。在一群俄国人登录土耳其的中介岛时,接待他们的正是带着小帽的胖瘦二人组,这种经典组合可以追溯到我小时候看的时间飞船的反派格鲁和法沙,以及哆啦A梦里的胖虎和小夫,甚至是鹿鼎记中的胖头陀和瘦头陀。
本书
本书

时间机器
时间机器

哆啦A梦
哆啦A梦

由此看来一般这类角色出现时都是不怀好意的。这是无论西方还是东方都公认的真理,所以,这群看似友好接待他们的土耳其人也是不怀好意的,果不其然,立马将这些人当做了进口的食物一般,进行了全身的消毒处理。

除了形象的刻画,一个漫画的灵魂正在于分镜的处理来到达戏剧变化的效果。作者在这方面真的是个高手。探子团体来抓西梅翁时揍了他一拳,拖着血肉模糊的他走在雪地里,那种生疼的感觉穿破纸壁冲向你,仿佛你就是西梅翁一般被揍被拖走。
被拖走的西梅翁
被拖走的西梅翁

画家夸张的表现和精彩的分镜,西梅翁因几天的饥饿而迫不及待的进食时,对到手的肉撕咬着,一下,两下,他对事物的渴望和咀嚼时的凶狠也都跃然纸上。

以杰出的小说为蓝本改编的漫画必定要求更加杰出的画手,尤其是这种历史题材的,考验的不仅仅是画工还有画家严谨的态度。笔下的描述无法概括这其中的背景,它的完成需要画家去参考大量的资料,考究服饰、街景、当时人的装扮等等,而这本伊比库斯的预言无论是从故事本身还是漫画家的绘画来讲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书,所以帕斯卡尔·拉巴泰大师之名也当之无愧。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伊比库斯的预言的更多书评

推荐伊比库斯的预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