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从此逝,诗文寄平生

沈一默
2017-03-25 13:24:16

老舍原名舒庆春,出生在1899年的北平,他是大清朝正红旗人,但在他出生的年月,清朝正走在灭亡的路上,旗人的身份自然也就跟着破落起来。老舍的家庭亦非大富大贵,再加上当时社会普遍衰败的情状,他的幼年生活也是颇为困苦的。正因为老舍的生活颇为困苦,反倒也让他真正的接触到了那些在旧社会里挣扎求生的小人物们。在老舍的小说里,很少出现高官贵族,便出现也不过如背景一般闪现一二便罢了。老舍的小说讲的都是那些他熟悉的小人物们,走卒贩夫,至高也不过是衙门里的小职员罢了。

骆驼祥子里的祥子,离婚里的李大哥,我这一辈子里当臭巡警的“我”,老字号里的大伙计,在这本老舍作品精选集《我这一辈子》中,所选的作品不论是长篇节选还是短篇故事,这故事里面的人物都脱不开小人物这三个字。

但正是小人物组成了大社会,老舍用他那活泼泼的北京俗语描述着这些小人物,讲他们这一生中的一喜一悲,写他们在那个时代浪潮里的辗转腾挪,笑中有泪,喜中含悲,不加批判但人们都能看到那个时代对善良的人们的摧残。小说从来不止是为了说故事,老舍的小说就是如此,他的小说总透着悲悯,也透着无奈,就如骆驼祥子终于还是无法抵抗无情的命运,他的雄心他

...
显示全文

老舍原名舒庆春,出生在1899年的北平,他是大清朝正红旗人,但在他出生的年月,清朝正走在灭亡的路上,旗人的身份自然也就跟着破落起来。老舍的家庭亦非大富大贵,再加上当时社会普遍衰败的情状,他的幼年生活也是颇为困苦的。正因为老舍的生活颇为困苦,反倒也让他真正的接触到了那些在旧社会里挣扎求生的小人物们。在老舍的小说里,很少出现高官贵族,便出现也不过如背景一般闪现一二便罢了。老舍的小说讲的都是那些他熟悉的小人物们,走卒贩夫,至高也不过是衙门里的小职员罢了。

骆驼祥子里的祥子,离婚里的李大哥,我这一辈子里当臭巡警的“我”,老字号里的大伙计,在这本老舍作品精选集《我这一辈子》中,所选的作品不论是长篇节选还是短篇故事,这故事里面的人物都脱不开小人物这三个字。

但正是小人物组成了大社会,老舍用他那活泼泼的北京俗语描述着这些小人物,讲他们这一生中的一喜一悲,写他们在那个时代浪潮里的辗转腾挪,笑中有泪,喜中含悲,不加批判但人们都能看到那个时代对善良的人们的摧残。小说从来不止是为了说故事,老舍的小说就是如此,他的小说总透着悲悯,也透着无奈,就如骆驼祥子终于还是无法抵抗无情的命运,他的雄心他的努力被一次次击倒,他变得偷奸耍滑,变得不再有信念正义,可是我们却无法怪他恨他。我们透过一个个小人物的悲欢离合看到了那个大时代所有人的悲歌,而这正是小说意义的所在。

老舍的小说写的直触人心,散文同样让人感同身受。在这本精选集中,老舍的散文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与小说一样,老舍在散文的书写上语言同样保持这口语化,这也是老舍行文的一个特点,老舍写作“不端着”,他不追求辞藻华丽,更不会去掉书袋只为显得自己高深,但朴实的语言并非就不精彩,老舍行文及其幽默,在小说中,这种幽默反衬着生活的悲伤,使得这悲伤也更见厚重。在散文里,老舍的幽默常常用来自嘲,这些自嘲与幽默使得那些平凡的岁月都如镶了七彩的金边,在回忆中意趣盎然起来。

老舍回忆在青岛的旅居生活《青岛与我》一文里,写自己唱戏唱跑了一众票友,在自家练习又让房东也来谈话赶人,平凡的日子因为这些插曲增添许多意趣,让人看来忍不住笑着摇头。在《大明湖之春》一文里,老舍直言大明湖“既不大,又不明,也不湖”,他写的直白敞亮,那些被消损了的自然景物自是值得叹惋,但老舍的叹惋也来得与众不同,不伤春不悲秋,但他的情感你却清楚明白的感受的到。

在老舍的笔下,有那么多挣扎求活的小人物,有那么多值得纪念怀恋的故人往事,但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归于一泓湖水,也许那也是个既不清也不澈又不太平的的地方吧,英魂从此逝,诗文寄平生。

1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我这一辈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这一辈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