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

江雪

斗风筝,好奇怪的风俗。一个同样奇怪的想法闪现在我的脑海。生命的诞生是如此偶然,也许我成了现在的我,在中国,这一世。那么下一世,我也许就是阿富汗人呢,我会出生在这样一个地方,然后也喜欢这么奇怪的风俗吗。这样想来的时候,我真是觉得“所有人都和我有关”“他人经受的,我必经受”。将心比心,是永生的功课。 在平时我从来不会去想战乱,在我有生之年,我也从来没触碰过。我根本就不能想像。我知道这一切确确实实的存在过。 这个世界是有逻辑有历史的,很不容易,我们伟大又渺小的人类,才得以走到这一步。我特别感激,也更知道,无常才是恒常。如果我们不去知道了解这些暗黑的过去,它复现的可能性就会更大。天知道人类是一种多么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物种啊。我知道人类不可能一直处于某一种状态,纵观整个历史,有哪一个时期是一直存在的?世界永远在运动在变化。从我们国家独立,1945年,不也相继经历了内战和文革吗?真正和平发展的年代从78年开始到如今的16年,不足40年。呵呵,我恰巧生活在这么一个时代。我知道人皆身不由己,所以有无数种可能,我也可能活在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种境况,可能很好,也可能很糟。而你看,阿米尔的父亲就做得很好。 我...

显示全文

斗风筝,好奇怪的风俗。一个同样奇怪的想法闪现在我的脑海。生命的诞生是如此偶然,也许我成了现在的我,在中国,这一世。那么下一世,我也许就是阿富汗人呢,我会出生在这样一个地方,然后也喜欢这么奇怪的风俗吗。这样想来的时候,我真是觉得“所有人都和我有关”“他人经受的,我必经受”。将心比心,是永生的功课。 在平时我从来不会去想战乱,在我有生之年,我也从来没触碰过。我根本就不能想像。我知道这一切确确实实的存在过。 这个世界是有逻辑有历史的,很不容易,我们伟大又渺小的人类,才得以走到这一步。我特别感激,也更知道,无常才是恒常。如果我们不去知道了解这些暗黑的过去,它复现的可能性就会更大。天知道人类是一种多么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物种啊。我知道人类不可能一直处于某一种状态,纵观整个历史,有哪一个时期是一直存在的?世界永远在运动在变化。从我们国家独立,1945年,不也相继经历了内战和文革吗?真正和平发展的年代从78年开始到如今的16年,不足40年。呵呵,我恰巧生活在这么一个时代。我知道人皆身不由己,所以有无数种可能,我也可能活在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种境况,可能很好,也可能很糟。而你看,阿米尔的父亲就做得很好。 我最喜欢的是阿米尔的父亲。因为他是阿富汗人中的异类。自己的脑袋和内心 都是自己的,不屈从于外在的规则。阿米尔的父亲和阿米尔完全不同。在他们逃难的途中,他父亲可以冒着巨大生命危险去救一个不相识的即将遇难的女子,只因对自己的道德要求。结果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问心无愧。 后来重看相片说你的样子看起来就像这个世界对你来说很美好。哈哈,你知道有多少人生活幸福都还满脸哀愁呢,你怎么就那么知足乐观呢。在你和阿米尔冷战的阶段,我是多么高兴,心想你终于也能硬气一把了。可没想到最后还是你软声细语地乞求他的原谅。可是他还是放不下,导致一错再错。因此拉辛汗最后对他说,最重要的是宽恕你自己。 没有讲多少人物。毕竟我们不管身边还是内心,空间都是有限的。像《红楼梦》那样声势浩大,而且据说每一个人物都生动,我不能觉得。那样的三言两语,三事两例也能完整地体现一个人吗。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