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诚恳的灵魂,结结实实的生活

三土耕耘记


    吴念真的文字淳朴、透明而又生动得像剧本。随便翻到哪一页,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和细腻的笔触,即使读者没有见识过当年故事的场景,仍旧有种身临其境、同呼吸共命运的感觉。
    心底最挂念的人-母亲,父亲和弟弟。母亲爱的浓烈,父亲爱的深沉,弟弟却爱得苦怨。母亲是如此的珍惜上天恩赐的生命,又是如此的感激至深,誓在儿子婚礼上快乐地唱歌给天下人听。病房看望,剪趾甲,饭盒里的鱼丸,俾斯麦的钢笔,和戏院里的《东京世运会》,父与子心心相惜。与“别人家的孩子”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弟弟的一生注定是给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哥哥拎包。幽默,热情的弟弟人缘很好,只是生活没有教会他泰然处世。弟弟是纠结的,分裂的。算命先生的戏言,身边人一直以来的偏袒,弟弟的心里慢慢接受了拎包的“现实”;但是光环角落里的阴影却给他带来了膨胀的压力。弟弟的生活过的一团糟,最终妻儿托付给哥哥选择了结生命似乎是意料之...
显示全文


    吴念真的文字淳朴、透明而又生动得像剧本。随便翻到哪一页,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和细腻的笔触,即使读者没有见识过当年故事的场景,仍旧有种身临其境、同呼吸共命运的感觉。
    心底最挂念的人-母亲,父亲和弟弟。母亲爱的浓烈,父亲爱的深沉,弟弟却爱得苦怨。母亲是如此的珍惜上天恩赐的生命,又是如此的感激至深,誓在儿子婚礼上快乐地唱歌给天下人听。病房看望,剪趾甲,饭盒里的鱼丸,俾斯麦的钢笔,和戏院里的《东京世运会》,父与子心心相惜。与“别人家的孩子”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弟弟的一生注定是给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哥哥拎包。幽默,热情的弟弟人缘很好,只是生活没有教会他泰然处世。弟弟是纠结的,分裂的。算命先生的戏言,身边人一直以来的偏袒,弟弟的心里慢慢接受了拎包的“现实”;但是光环角落里的阴影却给他带来了膨胀的压力。弟弟的生活过的一团糟,最终妻儿托付给哥哥选择了结生命似乎是意料之中,只是这种意料太过悲情!
    日夜惦记的地方。秃头、凸肚、狐臭,仁义的“冤仇人”。那时候的村落就是现在的社区吧。村子里生活的人都互相熟识。我那么稚嫩严肃的举报信,居然被冤仇人拿给半个村子的人看,我理所当然地得到了皮带的犒劳,幼小的心里也就多了一个“仇人”。父亲病房的相遇,告别式上的哽咽,离世前的《多桑》,骨髓里相依为命的恩情—阴阳两世都做伴。老山高丽足牌“神药”治好了阿溪母亲的病,从此有了”脚皮桌“。隐约担心的小肮脏,完全消失殆尽,留下的是迷信、可爱的一群人。傻瓜阿荣的妈妈们倾囊相助,为了让阿呆吃上鸭蛋绞尽脑汁。话说读者也跟着学到了好几样”偷渡“的本领。侠情仗义的老头家,乡亲们的拥戴,活灵活现。父亲的离世,阿旺一夜之间老成了弟弟的“父亲”;原本怨忿的内心却融化在一大摞形状各异的年糕中。老鼠一家用独门绝技遵从、服务于生命的生生息息。有些人的一辈子都在挣扎,这就是所谓的苦难人生吧。阿英是一个典型。阿将的陪伴是短暂的,但是体会过如此疼爱的阿英,我想她是骄傲而又痛楚的,愣是给生活欺骗了个彻头彻尾。
    搏真情的朋友们,爱情在长梦中夹杂着暧昧的温暖,这些人那些事的点滴……


    想我一生的运命 亲像风吹打断线
    随风浮沉没依偎 这山飘浪过彼山
    一旦落土低头看 只存枝骨身已烂
    啊……只存枝骨身已烂

    花朵较坏嘛开一次 偏偏春风等袂来
    只要根头还原在 不怕枝叶受风台
    谁知花 等人采 已经霜降日落西
    啊……已经霜降日落西

    风吹身躯桂花命 若来想起心就痛
    恩怨如烟皆当散 祸福当作天注定
    往事何必越头看 把他当作梦一般
    啊……把他当作梦一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这些人,那些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这些人,那些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