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村庄

富海霞

读完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时,我已经离开村庄二十多年了,我的父母离开村庄半年。村庄,这个词语太大太广,是个经常被冠以故乡内涵的地理名词。如今的笔下的村庄实实在在是我一生的村庄。 儿时的村庄在记忆里是贫瘠的丰富的,村庄是老屋,麦子,谷穗,奔跑的狗吠声和呼喇喇的风,还有一片片落在院子里的无声的雪。 二十岁以前,我一直住在村庄,等后来再回到村庄的时候,发现村庄里的人大部分我不认识,不过,他们也不认识我,好像我是突然来到村庄的。 我的记忆离不开村庄,梦里更是。只要有梦的时候,几乎都是以村庄甚至是父母的家,院落为场景的。

村庄里每一次迎娶媳妇的时候,是最为热闹的,大红喜字浮在木头窗户上,有的人家窗户上面用麻纸,下面是玻璃,迎娶回来的新娘含羞坐在厚厚的花团锦簇的棉被上,外面玻璃上是一个个鲜嫩的苍老的脸,咧着嘴笑,想着是要沾一点点喜庆的祝福。等新媳妇要举行磕头礼仪的时候,院子里早已经围满一圈。 村庄也是有自己记忆的,后来当我每次再回去的时候,当暗夜下熟睡的时候,村庄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村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