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一梦遥

斗樱

漂洋过海,乃怀陆根,我虽不往,一往情深。——李敖《陆根记》

说来市面上同类型的书太多,这书看不看的也就那意思了。相较书中的内容,每部分前缀的与篇名及内容相关的美文佳句读来倒还更令人有所裨益,以“第四部 此岸彼岸”为例,开篇即引用了三毛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纪弦的《云和月》“在这里,我朝暮西望,不见长安。在这里,我日夜西看,不见家乡。”中的句子。总之,内容和书名差得太大。话说,都是写台湾的政治史,如果是潇水的《青铜时代》那种调侃诙谐的笔法,还会更合口味。但是这种“央视新闻报道”的书写方式+弱化版“知音体”的动情口吻,真的让人看得好腻_(:зゝ∠)_

个人之所以会对台湾的过去感兴趣,还不若说是对时下台湾民众的心态感兴趣,然而我看到的是什么?简直让人要疯,呵,一部台湾政治史!原以为是一本以台湾人视角写台湾的书,结果居然还是由中央广播电视台的驻台记者写的,想想看自美国喉舌立场...

显示全文

漂洋过海,乃怀陆根,我虽不往,一往情深。——李敖《陆根记》

说来市面上同类型的书太多,这书看不看的也就那意思了。相较书中的内容,每部分前缀的与篇名及内容相关的美文佳句读来倒还更令人有所裨益,以“第四部 此岸彼岸”为例,开篇即引用了三毛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纪弦的《云和月》“在这里,我朝暮西望,不见长安。在这里,我日夜西看,不见家乡。”中的句子。总之,内容和书名差得太大。话说,都是写台湾的政治史,如果是潇水的《青铜时代》那种调侃诙谐的笔法,还会更合口味。但是这种“央视新闻报道”的书写方式+弱化版“知音体”的动情口吻,真的让人看得好腻_(:зゝ∠)_

个人之所以会对台湾的过去感兴趣,还不若说是对时下台湾民众的心态感兴趣,然而我看到的是什么?简直让人要疯,呵,一部台湾政治史!原以为是一本以台湾人视角写台湾的书,结果居然还是由中央广播电视台的驻台记者写的,想想看自美国喉舌立场出发写给英国的一部政治史会是怎样的吧。而且,作者久居台湾以岛为家,要客观没客观,要深邃没深邃。也就剩下卖卖苦情、无奈了。

描述1945年日本天皇投降后,台湾人对于近在眼前的“台湾光复”的态度时,作者是这样写道的,“一名叫吴新荣的知名医生喜极而泣:‘在这瞬间我们感激之至,不觉泪流,不期在此一生,台湾竟能光复,我们能做一个中国人了。能做一个中国人了,这就是当年台湾人的想法,不是任何渲染、公告、声明所能左右的。’”P.164

然而,令人悲哀又不解的,当年那一批为了“能做中国人”而去搏命台湾人没了之后,成长起来的却是一批为了能够“不做中国人”而鼓噪的台湾仔。当他们去日本金阁寺拜拜,吃生鱼片和乌鱼子,沉迷于日本棒球联赛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人还会想起,对喔,当年日据台湾的时候听说死了不少人吔。他们会提起的只有,要不是当年日本人给台湾留下了工厂和医院,还是日本人带来了台湾现代化的基础欸!

我最迫切想要了解的是,为什么台湾被日据杀死了那么多人,现在的台湾人居然还能对着日本有着如此高的好感度呢?明明当年台湾被日军占领后,还有很多反抗者来的,怎么今天的台湾人对日本的态度上,完全看不出来这点。“当年,在‘皇民化’运动下,部分台湾民众确实日化不少,尤其是青少年,在强力的教育灌输下,扭曲了身份认同,真把自己当日本人了。”P.156作者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解答,可想而知从小到大被有着这样的的身份认同感的亲长教养长大,无怪乎下一代台湾人对日本的亲昵态度了。

这一切又怪得谁来,谁让当年的台湾民众企盼早日光复,满心火一样的热情,面对的却是国民党官僚系统“以前想也想不到的嚣张的贪污腐败、不正之风”,“牵亲引戚的裙带关系、大酱缸式的政治文化在宝岛上‘光复’了”。“‘五子登科’是国民党政治区共有的,当年的台湾还有独家的说法,叫‘五天五地’:‘盟军轰炸惊天动地,台湾光复欢天喜地,官吏贪渎花天酒地,政治混乱黑天暗地,物价飞涨呼天唤地。’”P.169

“……台北市的零售米粮价格在战后一年四个月里,涨了四百多倍。失业人口激增,当时六百多万人口的台湾,四十万到八十万人失业。宝岛上治安恶化,社会动荡,陷入一触即发的危机之中。”P.169在台官员们“中饱私囊的掠夺”,使得台湾民众终于体验到“从巅峰到谷底的落差”,这种遭遇刹时如一盆冰水浇头,褪去亢奋后唯余荒唐现实,让人是如此的愤怒和难耐。不成器的政府带来的伤害对比侵略者的压迫,不知道哪个更糟糕一些?但这种种行径的确很能勾起人们对曾经占领者的怀念。

既然不论哪个都是外来客,日本人和国民党似乎差距也没有原想的那么大了。说到这里,可能有看官奇怪了,难道日本人的官僚系统,或者日据时期就没有过贪腐不成?呵呵,你认为可能么。窃以为,多半还是内外有别的关系,侵略者或者二鬼子做得再差也无所谓,反正本来就不曾抱有希望;反之,明明是自己人怎么还能对我们不好,真是丧良心喔(╥w╥)总之,当时的台湾人大致离不了这么种心态吧。所以,现在的台湾人仍旧以说闽南话和日语为主,也就没啥可奇怪的了。

“到六十年代中后期,台湾经济起飞,社会开放,宝岛的民风受到冲击,人们理所当然更重视物质享受,也出现了转型期公德败坏、价值观失落、犯罪率上升等现象。”P.214然而,国民党的意识形态基础是继承中华道统,继秉政大陆时搞的“新生活运动”,在台湾又搞起了“文化复兴运动”。很有既视感的说辞。有没有感觉到将文中“六十年代的台湾”,替换成是二十年代的美国,或者九十年代年代的大陆也很恰当。

接下来就更有意思了,“在运动影响下,台湾和海外相当一部分华人还真形成了注重民族传统文化的风气。……在台湾和海外华人失去同新中国联系的情形下,中华文化、三民主义、台湾当局三位一体论一度很有市场,相当一部分华人将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视为‘中华文化’的象征。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多年后指出,运动带来了国际社会和华人‘仰慕台湾,崇敬台湾’的风潮。”P.215

咦,这话怎么听着有些酸溜溜哒﹋话说,作者想讽刺又不犀利,还尖刻不起来,自然也就缺乏直指人心的力量。于是只能避重就轻、不痛不痒的说上那么几句。不过现在就连我也忍不住想要‘酸’上两句了。实际上,要不是有大陆这边的“文革”运动对比着,台湾那边的运动也不会达到那么好的效果。连后来的国家领导人都不得不承认,当年搞的大运动,连带的把爱国华侨都给祸害不少,让海外华人很受伤。

日据时期的“皇民化”的运动,也有一些对社会风俗的改造。“对于几乎所有以政治为根本目的的运动,这都是必要的‘外包装’。当然,也有过史无前例的运动,以毁坏传统和风俗为能事。”P.156作者此处所指的“史无前例的运动”,是在说文化大革命吗?这种影影绰绰,若有所指的写法,每次看到都让人腻味得够呛。话说得这么含蓄,写了跟没写一样,不明白作者如此春秋笔调为个啥?或许,这就是体制内和体制外的根本区别了。体制内的人都是跟着风向标走的,敢写能写不怕写的,哪可能是体制内的出身。

讲真,有什么不痛快的直接写出来,又能怎么着你么。文化大革命早过去多少年了,现在的外部环境也容不得国家再开历史的倒车,搞出个因言罪人的情况发生,这种隐晦的写法还有什么意义!话说,作者的确很有必要去借鉴一下伊拉斯谟的写作风格→_→纵使被他同时代的人公认擅于含糊其辞,也不减其讽刺起来时那股辛辣有趣的意味。譬如,在尤利乌斯二世教皇去世后不久,伊拉斯谟在他针对其的一篇讽刺性对话中,藉由被挡在通往圣彼得大教堂的天堂之门外的尤利乌斯的自述,火力全开的抨击道:

“……我召开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的代表大会,粉碎了妄图分裂教会的阴谋。……我亲自确定了欧洲所有的君主。我曾经撕毁条约,保存大量作战部队,我在罗马建了数不尽的宫殿教堂……所有这一切尽皆我一人之力。我无愧天地,无愧父母,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生父是谁;我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因为我本身就一无所有;我不羡慕青春年华,因为在我开始事业之际就已进入迟暮之年;我不希求万人敬仰,因为周围的人都对我心怀憎恨。……这实乃肺腑之言,我在罗马的朋友皆认为我堪比圣贤。”

——呵呵,看这毒舌功力,你不刻薄,还讽刺得起来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本书读懂台湾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本书读懂台湾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