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用黑暗童话美化心灵

史坦尼斯

王尔德可是文学史上充满传奇色彩的一个男人,关于他究竟是骗子还是天才的讨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不过从历史记载来看,他的个人魅力几乎是无可置疑的,而从他的文字看来,他的才华大概也是无可置疑的。这本《夜莺与玫瑰》,号称是写给成人看的童话,揭露的却都真的是极具文学性的、承认也许永远都不会承认的社会问题。一部一部地做一点笔记吧。

《夜莺与玫瑰》:大概是这本书里最著名的篇章,也是王尔德本人的得意之作了。在爱情面前,所有人都是卑微的,而且这个卑微很有可能换不来任何的同情。看这本书的同时在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看到男主渡边意识到直子从来也没有喜欢过自己时,和这篇故事瞬间重合。也曾经经历过没有结果的苦恋,也曾经拒绝过无条件的奉献,但凡是有一点情感经历的人看到这篇故事八成都会觉得心有戚戚然吧。掏心掏肺的好,最终被他人变成了借花献佛的工具,而佛更是未必看得上这朵花……好心当了驴肝肺,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星孩儿》:这篇故事最让我觉得可疑的地方,其实是王尔德想借此宣传的那种好人有好报的价值观在现实世界中是否真的存在。从有限的生活经验来看,这个一般人聊以自慰的天理似乎是不存在的。不过这不...

显示全文

王尔德可是文学史上充满传奇色彩的一个男人,关于他究竟是骗子还是天才的讨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不过从历史记载来看,他的个人魅力几乎是无可置疑的,而从他的文字看来,他的才华大概也是无可置疑的。这本《夜莺与玫瑰》,号称是写给成人看的童话,揭露的却都真的是极具文学性的、承认也许永远都不会承认的社会问题。一部一部地做一点笔记吧。

《夜莺与玫瑰》:大概是这本书里最著名的篇章,也是王尔德本人的得意之作了。在爱情面前,所有人都是卑微的,而且这个卑微很有可能换不来任何的同情。看这本书的同时在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看到男主渡边意识到直子从来也没有喜欢过自己时,和这篇故事瞬间重合。也曾经经历过没有结果的苦恋,也曾经拒绝过无条件的奉献,但凡是有一点情感经历的人看到这篇故事八成都会觉得心有戚戚然吧。掏心掏肺的好,最终被他人变成了借花献佛的工具,而佛更是未必看得上这朵花……好心当了驴肝肺,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星孩儿》:这篇故事最让我觉得可疑的地方,其实是王尔德想借此宣传的那种好人有好报的价值观在现实世界中是否真的存在。从有限的生活经验来看,这个一般人聊以自慰的天理似乎是不存在的。不过这不代表我们就可以不做善事而做一个混蛋了。尽管没有一定的回报,但在一个每天都会经历无数次反馈的极其复杂的现实世界里,做一个好人而获得投桃报李的可能,还是能够指导我们的好行为的。

《幸福王子》:世界上最美丽的两件东西,成为了上帝的收藏,这个眼泪里带着欢笑的结局还是很适合一篇童话的。但是燕子死去和王子雕像被推倒的前提条件是不是对孩子们来说还是过于残酷了呢?要我说,这个王子似乎生前也并不是一个优秀的执政者,至少没有保证治下的民众安居乐业嘛。社会总是难免有什么不公的地方,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增长空间可比施舍钻石和金叶解决问题多了。执政者的伟大不在透支自己,而在让人人各得其所。

《驰名的火箭》:似乎每一本童话里都会出现这样一个爱吹牛逼的人物。还记得《小王子》里边那个自以为是的国王和爱慕虚荣的演员吗?他们身上的某种特质和这枚火箭倒是差不多。在儿童的世界里,吹牛其实是一种正常不过的表现。越是聪明、越是受欢迎的孩子就越喜欢吹牛,得到正向反馈的他们也就会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强化吹牛的本领。于是等他们长大,成人社会里的成功人士就都是那种吹牛机器了。也难怪文学家们总是忍不住写文章讽刺这种家伙。

《巨人的花园》:这篇童话的教育意义似乎不怎么深。巨人最后的死亡之美其实有某种意义上的残酷,不知道读完心里不是滋味的读者有多少。如果有那么几位的话,那咱们也算是知音了。

《忠实的朋友》:这个故事背后的深意已经用不着多说什么了,关于互惠互利和互相利用之间的区别,想必中国人知道得远远比王尔德这个英国人知道得多多了。这事说白了,就是不能随便欠人人情,更不能做一个过于热心肠的好人。不然最后倒霉的准得是你自己。好在随着社会的转型和个人独立化的风潮展开,人们会渐渐越来越快地舍弃这种容易被捆绑的互动关系,变得更加不受控制。尽管社会会变得没什么古风,但从更大的角度来看这一定是一件好事。

《少年王》:让王成为王的究竟是他的王袍还是他本身?这是一个好问题,只是文学家和政治学家一定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文学家的眼里,圣王似乎是存在的,这种人天生就应该是王者,能够解决黎民百姓的痛苦,带来幸福。这种人,即使没有外部力量,也能在上帝的庇护下自然而然地成王。但是在政治学家的眼里,没有王袍和权杖作为权威象征的王者应该是不存在的。权利就像是墙上的影子,只有当别人认可你有的时候,你才有。而让别人承认的最好方法,显然就是威权的存在。对这一点理解最透彻的恐怕要算是孔老夫子。注重形式主义和仪式感的儒家政治仪轨,其实就是一种用外部象征强化王权的手段,从中国古代史看来其效果卓然不群。难怪文学家常有饿死之虞,而儒家却能改头换面地成为皇帝的座上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夜莺与玫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夜莺与玫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