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安 德米安 9.0分

争取个性化,争取成为人的斗争

十九君

《德米安》是黑塞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了少年辛克莱寻找通向自身之路的艰辛历程。出生并成长于“光明世界”的辛克莱,偶然发现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那里的纷乱和黑暗,使他焦虑困惑,并陷入谎言带来的灾难之中。这时,一个名叫德米安的少年出现,将他带出沼泽地,从此他开始走向孤独寻找自我的前路。之后的若干年,“德米安”以不同的身份面目出现,在他每一次孤独寻找、艰难抉择的时候,成为他的引路人。

这也是黑塞实现第二次人生转变之后的首部叙事作品。以《德米安》为开端,黑塞开始了侧重人物内心世界描写的创作。叙事者专注于对主人公内心世界的叙述,小说中也没有出现篇幅长的中心情节。时间、语式和语态三个维度体现了小说中故事、叙事和叙述三者的统一和相互作用的关系,也突出了黑塞“灵魂自传”的叙事特色,即:叙事作品的重点,并不在于情节的跌宕起伏,而在于通过独白式的叙述,反映主人公与世界和真实自我之间的关系。

小说讲述的是少年辛克莱的成长故事,尤其是内心世界的变化发展的经历。辛克莱对自我的寻找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意识到外部世界和自己内心都是由两个对立的世界构成,并因此面临痛苦的选择...

显示全文

《德米安》是黑塞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了少年辛克莱寻找通向自身之路的艰辛历程。出生并成长于“光明世界”的辛克莱,偶然发现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那里的纷乱和黑暗,使他焦虑困惑,并陷入谎言带来的灾难之中。这时,一个名叫德米安的少年出现,将他带出沼泽地,从此他开始走向孤独寻找自我的前路。之后的若干年,“德米安”以不同的身份面目出现,在他每一次孤独寻找、艰难抉择的时候,成为他的引路人。

这也是黑塞实现第二次人生转变之后的首部叙事作品。以《德米安》为开端,黑塞开始了侧重人物内心世界描写的创作。叙事者专注于对主人公内心世界的叙述,小说中也没有出现篇幅长的中心情节。时间、语式和语态三个维度体现了小说中故事、叙事和叙述三者的统一和相互作用的关系,也突出了黑塞“灵魂自传”的叙事特色,即:叙事作品的重点,并不在于情节的跌宕起伏,而在于通过独白式的叙述,反映主人公与世界和真实自我之间的关系。

小说讲述的是少年辛克莱的成长故事,尤其是内心世界的变化发展的经历。辛克莱对自我的寻找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意识到外部世界和自己内心都是由两个对立的世界构成,并因此面临痛苦的选择;第二阶段,对两个世界的认识日益深化,越发信任内心的声音和自我的力量;第三阶段,听从命运的召唤,完成思想与行动的结合而新生,找到自我。小说表现出对个体“心中呼之欲出的本性”的观照。与前期作品突出内心与外界矛盾的特点不同的是,《德米安》首次提出“寻找自我”,标志着对个体的思考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即“通向内在”的阶段。通向内在并非逃避,而是寻找和完善自我,通过走向内心来实现自我救赎。救赎的第一步是要敢于面对自己,面对内心的困惑和混沌,面对内心的魔鬼以及“恶”的存在。

从这部作品开始,黑塞不再仅为心灵高唱颂歌,而是直面现实,这一点在1927年出版的《荒原狼》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再现。在这个意义上说,《德米安》标志着黑塞作品中自我寻找思路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黑塞在《谈一点神学》中提到,“成为人”的道路要经历三个阶段。首先是无辜的阶段,如象征性的伊甸园、童年等。其次是走向责任的阶段,要认识善与恶,并面对文化、道德、宗教的要求。作为独特个体,真正经历第二阶段之后,会因公正与善无法实现而绝望,结果不是就此堕落和毁灭,就是进入第三阶段:即精神的王国,以获得彻悟与解脱,走向更高的自由境界,即信仰。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发现存在两个世界之前,辛克莱都生活在无辜的伊甸园中,而“邻家”男孩克罗默——蛇的象征——却将他引到了伊甸园的边缘。克罗默来自阴暗的世界,“邻家”一词再次凸显出阴暗与光明近在咫尺。克罗默抓住辛克莱的把柄,从此像“阴影”一样纠缠不休。“阴影”是荣格原型理论中最重要的原型之一,荣格认为,阴影分散在个人无意识之中,从道德角度对完整的自我人格构成挑战;要想真正认识自我,人必须正视和了解自己人格中的阴暗面。

辛克莱一直与“阴影”和被视为禁忌的青春期性欲对抗,但终究无法摆脱其纠缠。他一方面承认“放浪不羁”是自己的“内心本色”,一方面又渴望回到光明世界,矛盾令他陷入绝望。黑塞认为绝望是“成为人”的第二阶段的标志,是成长过程的必经阶段。令辛克莱走出绝望的是贝雅特里斯,一个“高贵的意象”,她燃起了辛克莱心中“对敬畏爱慕的渴望”。这种渴望和爱是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类似对圣母的虔敬之爱。他将贝雅特里斯供奉在心中的圣坛上,自诩为圣殿的奴仆,戒除恶习,渴望改变一切,希望将“纯净”、“高雅”和“尊严”带进一切事物之中。纯净、高雅和尊严是属于父母代表的光明世界的,面对光明和黑暗在内心的拉锯时,辛克莱选择了逃向光明、一个虚构的世界。辛克莱渴望消除心中的阴暗邪恶,在贝雅特里斯神圣的光环下,性欲被升华成精神和虔诚。

辛克莱试图画下贝雅特里斯的脸,但画的只是想象中的脸,它甚至不属于贝雅特里斯,而是他心灵中的图像,所以他“越在脑中想象当日在街上相遇时她的面容,就越画不成功”。只有当他放弃回想,任由想象带着自己走,才最终成功画出一张满意的面孔。任由想象带着走,意味着画出的是心灵深处、无意识中的图像。贝雅特里斯促使辛克莱深入自己的无意识之中,探究那里的内容,窥探心灵的图像。辛克莱画出的脸“亦男亦女,没有岁月痕迹,意志强烈,却又如梦似幻,僵硬如石,又奔流如注”。这幅画反映出辛克莱无意识中融合矛盾的渴望。协调和统一矛盾对立是无意识深处自我原型的特点和作用,也是德米安一直尝试让辛克莱接受的理念。

获知阿布拉克萨斯的存在后,辛克莱了解到这是诺斯替教的神,象征着神性和魔性、善与恶、光明与黑暗原则的综合。在这个过程中,他对爱和性的渴望再次变得强烈起来。

这个爱之梦中的女性形象是复杂的、多重的,交合体现了碎片的统一、矛盾的消解,表现了辛克莱对融合矛盾的渴望。在对梦的思考过程中,他把梦中人与阿布拉克萨斯联系了起来,因为阿布拉克萨斯恰恰象征着融合与统一。

对梦的思考令辛克莱改变了对爱和性的认识。遇到贝雅特里斯时,辛克莱认为性是罪恶的,是黑暗的兽欲,因此他压抑真实的渴望,将其转化为对虔诚灵性的崇拜。而现在他认为“爱是天使和撒旦,是男性和女性、人和兽、最高尚和最邪恶之物的融合”,这意味着他对内心声音的肯定和坚信。辛克莱想跟随梦的引导,体验和品尝这样的爱,可光明世界的藩篱还未彻底消失,他内心依然充满矛盾和疑惑:“我所渴求的,无非是将心中脱颖欲出的本性付诸生活。为什么竟如此艰难呢?”

解开辛克莱心中疑惑的是管风琴手皮斯托琉斯,他的面容与德米安、贝雅特里斯一样,是一个充满对立的整体。在辛克莱寻找新信仰的过程中,皮斯托琉斯帮助他加深了对自己心理的认识,尤其是对无意识世界的认识。在一个新的梦境中,辛克莱被一股外界的巨大力量甩到了空中,并因此飞了起来。虽是被甩到空中,但他能够通过呼吸的力度来控制飞翔方向。皮斯托琉斯认为,这个梦来自集体无意识:辛克莱梦中能自主控制飞的方向,意味着他开始学会掌握自己的生活和命运,这是他寻找自我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皮斯托琉斯和辛克莱对阿布拉克萨斯有共同的认识:集善与恶、神与魔于一身,和谐地统一了爱的两面(神圣崇拜和本能欲望)。

皮斯托琉斯要辛克莱听从内心的声音,让他学会尊重自己、勇敢面对自己。辛克莱从对皮斯托琉斯命运的理解中认识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职’,……觉醒的人只有一项义务:找到自我,固守自我,沿着自己的路向前走,不管它通向哪里。……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辛克莱寻找到的新信仰,不仅是对阿布拉克萨斯代表的融合了矛盾对立的神的信仰,同时也是对自己内心的信仰。

《德米安》塑造了一个深入内心寻找自我的个体。辛克莱童年时体验到世界的两极(光明和黑暗),对黑暗世界的好奇使他接触到“恶”,并逐渐认识到“恶”存在于自己的内心之中。灵魂向导德米安通过重新阐释该隐故事、强盗故事中的“恶”,试图让辛克莱理解和接受人的本性中“恶”的真实存在。辛克莱因恐惧而逃进父母的光明世界,但伴随着性意识的觉醒,他的内心再次挣扎于黑暗和光明之间。贝雅特里斯唤醒了他的灵魂图像,他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命运,萌生了重生的愿望,如画中奋争出壳的鸟,希望打破旧的世界,寻找新的信仰——阿布拉克萨斯(两极统一的象征)。在寻找过程中,辛克莱逐渐接受本性中“恶”的存在,打破光明世界强加给他的禁忌意识,认识到性不是罪恶,爱是魔鬼和天使的融合。皮斯托琉斯的指引令辛克莱看到光明和黑暗、神性和魔性的统一,两极原本就存在于外界世界,两者的融合才是一个整体,心灵对善恶的印象是外界的投影,外界和内心的两个世界都是合理的存在。他坚定了对内心的信仰,开始听从心灵的呼唤。艾娃夫人是辛克莱梦中的形象,她的出现促使了辛克莱内外世界的融合,在对艾娃的爱的体验中,辛克莱在心理和精神上最终成熟,像鸟儿破壳而出,完成了重生,获得了一个自由、自主、完整的生命。

欢迎扫码关注“南山往事”(sjj-book)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德米安的更多书评

推荐德米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