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童真的先知

招风耳
2017-03-15 看过
如果有一类诗让我始终着迷,一定不是政治的,不是爱情的,而是回归“人“的,拥抱生命矛盾的本质,继而以上帝的灵视,避开矫揉浅显的意识形态的陷阱,思索万事万物在宇宙中都何其渺小,人也不过是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周期的一部分,从死亡窥见新生。聂鲁达真是个童真的先知。

我们学习的是仁慈,还是仁慈的面具?
玫瑰当真赤裸身体,或者那是它仅有的衣服?
谁听到了犯罪的,汽车的忏悔?
烟会和云交谈吗?
为什么树叶会在变黄的时候自杀?
为什么云朵那么爱哭,且越哭越快乐?
尚未洒落的眼泪,在小湖泊等候吗?
我们要如何感谢,云朵短暂易逝得的丰硕?
挟带着一袋袋黑眼圈的雷云来自何处?
稻米露出无限多的白牙齿对谁微笑?
被遗弃的脚踏车,如何赢取自由?
西瓜被谋杀时为何大笑?
昨天我问我的眼睛,它们何时再相见?
囚犯们想要的光,和你们想要的光相同吗?
为什么树叶褪尽衣裳,只为等候冬雪?
真的吗,忧伤是厚的,而忧郁是薄的?
秋天的美发师们,把雏菊的头发弄乱了?
0 有用
0 没用
疑问集 疑问集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疑问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疑问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