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烟郦与佟振保

薄荷
2017-03-13 10:24:19 看过
他们的关系是婚姻冷暴力的一个注解。
一开始,他对她是有几分中意,才会娶她。但相处下来,这点中意全变成了挑剔。她不洋。也不圆滑。
她是一直在讨好他,但讨好不到点子上。(正如鲁迅的原配那样,以为迎合一下就行了,没想到鲁迅要的不是婢妾、应声虫,而是真正的交流。)
他觉得她连交际应酬的能力也没有。毫无用处。
后来,当她开始夸他做人太老实热心吃亏,他才略有点高兴,可是却意识不到朋友们听了会别扭,她越夸他,越给他添负分。
当她生病时,明明是被冷暴力逼得自暴自弃,他却神经大条地认为:有病就得治。当她拒绝求医,并不断换佣人,他也只当她挟病自重,没意识到她发出的绝望信号。在这个家里,只有新来的仆人会怕她尊重她,如果没有一点尊重,她就活不了了。人活脸啊。

后来她偷情,他也毫不介意,例如别人送的一件不合心意的衣服,只是挂在衣架上充数。就算有人借走了,偷走了,他也没损失。只是冷漠地想:没想到她也有肉欲。或者说她也有魅力能勾到男人啊。
婚姻到了这个地步,就是某心理专家所说的:如果丈夫到了鄙视你的地步,你不管做什么,都得不到一个好评,那就离婚吧。无可挽救。
她真的很努力了。她努力用偷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让自己感觉好一些。我还有人爱,有人要。这不是淑女的堕落。而是女人的本能自卫。
而他的反应,不恨不怨不在乎,也让她害怕。
她不知道这婚姻能去向何处,不知他在想什么。他是隐忍不发,还是暗地里要害她?
她在他面前如小孩在一个成人面前。只会想到最未知的恐怖。
于是她恶人先告状,在他的交际圈面前说他一大堆坏话。把自己扮成一个苦劝丈夫,丈夫仍堕落的良家妇女。
他仍然不接招,甚至对她微微一笑。
他就是木头人,你敲他打他他也不会疼。你的造谣诽谤在他面前都是无效攻击。他不会因此失业,也不会失去人缘,也不会在欣赏他的人面前失宠。真是悲哀的妻子。
然后有一天,他厌倦了当一个疏远妻子、冷漠无情的丈夫,当一个她构陷的坏人,他又重新做了一个好人。
他们的婚姻不是因为她想救就救起来了,而是他懒得再闹下去,暂时休战,互相照应而已。
问题是他对妻子施加了那么多折磨,但在旁人眼里,他根本一点错也没有。妻子生病,他不是请了医生么?而且妻子越多病,他请得越勤快。他一点可指摘的都没有。是他妻子自己弃疗的。
他妻子不断请佣人,不是乱花钱么?他妻子不能跟一个佣人长久相处,脾气太刁钻。
而且他妻子并没好好沉浸在辅助丈夫生活的义务中,而是一直为“不爱我、冷漠、疏远”这些事折腾,还不如乡下姑娘“乐观积极勤快”。更不用说,他没去嫖妓,老婆倒先外遇了。他没把奸夫淫妇一并干掉,实是海量汪涵。
在《紫色》里面,有个青年带着未婚妻来见父亲,父亲大为不悦,说女主:你小时候母亲就自杀了,那是怎么回事?
女主自杀的母亲跟孟烟郦的遭遇比较类似。就是在婚姻中没得到归属感,反而遇到一系列打击,最终离开家,在被各式男人同居过甩过后,绝望自杀了。
而且这个批评别人母亲自杀了的父亲,本身就有一系列伤害女性的恶劣行为。
佟振保在海外时,遇到佳人投怀送抱,还是有几分乐意的。但他不敢承担后果。他知道这种洋派女性,必不被家人接受。他凡事都把自己当“正人君子”衡量。不能承诺,就别玩人家。反正你以后也有SEX机会,不必色急。
然后他遇到了真爱。但真爱是别人的妻子。他可不想落得个身败名裂。他选择自保,辜负了她。
对第一个女人,他是动了火,欲念,虽然没做成什么。第二个,动了心。虽然也没打破自己的戒律。他还是要当“正人君子”。他眼光是很高的,对他来说,孟烟郦不能让他动火,也不能让他动心。
即使动火,他能克制自己。
动心,他也能克制自己。
他愿意被看作一个道德完美的正人君子。这是他的自恋。
如果孟烟郦对他无所求,他这个君子还能演下去。但孟不是他养的一只家畜。她对他有正常的期待。不说如胶似漆,也至少要有点温暖安全感吧?他所做的一切,足以把孟变成一个神经质。
你改变不了他,要不到他的感情,但你又不能离开他,因为“离婚是丢人的事”,因为“你别无选择”。你在他面前出尽洋相,却还要苦撑,等着他忘记一切,等他收起刻薄尖酸。眼前没任何美好可以期待,人生却还漫长,这是何等苦刑。
3 有用
0 没用
张爱玲 张爱玲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张爱玲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爱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