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女权主义

秋刀鱼(余地)
2017-03-08 看过
过去一年,我们这个星球最轰动的事情,莫过于在以“民主自由”典范国家自居的美国,屡出侮辱女性言论的特朗普,战胜了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吊诡的是,历经三次女权主义浪潮洗礼的美国白人女性,居然将超过半数的选票投给了那个侮辱自己性别的男人。这不得不让人想问:盛行女权主义的美国女性到底怎么了?女权主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理论与现实的差距就像隔着一条无法填平的裂谷,演绎着历史的吊诡,挑战常识。就像民族主义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英雄般得击溃殖民主义,却在21世纪展示它邪恶的面孔一样,女权主义在经历200年的发展、演绎,在社会实践中也渐渐露出它僵化、刻板、狭隘,甚至非理性的面孔。最明显的,莫过于很多女性将女权与男权的完全对立,以标榜的形式、出格的行为塑造女性,或完全照搬男性行为行事,以为性别平等等于女性能做好男性所做的一切。这不仅让女性丧失了女性特有的价值,也使女权主义迷失了方向。

“是时候回归对‘女权主义’本质的讨论了。”女权主义研究学者、杰奎琳.罗丝的这一呼声无疑是振聋发聩的。杰奎琳.罗丝任教于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致力于研究女权主义、文学和心理分析等领域。在其著作《黑暗时代的她们》中,杰奎琳-罗丝通过对9位女性的描述,坚定反思女权主义的现状,审慎入微地探讨了女权主义的真实含义。

尽管“性别平等”是女权主义者最基本的追求,然而在这条路上,女性所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不平等,还在于非理性争取女权所带来的负效应。罗丝显然对此富有洞见。在她看来,被政治裹挟的女权主义,尽管取得一些政治成绩,然而离真正得到男性的尊重还很遥远。“通过强制方式实现的‘平等’,往往会使问题进入到更加不可解决的状态。”她说。对于女权至上主义者,她也警告担心“演化成为另外一种错误的极端”。

杰奎琳.罗丝或许已经察觉到在理论层面反思女权主义的局限性。哲学家汉娜-阿伦特在《黑暗时代的人们》中说:“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代中,我们也有权去期待一种启明,这种启明或许并不来自理论和概念,而更多地来自一种不确定的、闪烁而又经常很微弱的光亮。” 《黑暗时代的她们》正是向阿氏《黑暗时代的人们》致敬之作。而罗丝则充当了女性“微弱的光亮”发掘者的角色。

因而,在《黑暗时代的她们》一书中,我们看到罗丝跳离了女权主义理论条框的束缚,通过对政治思想家罗莎-卢森堡、画家夏洛特-萨洛蒙、影星玛丽莲-梦露等9位巨星和普通女性对世界不公的抗争的描述,来抵达她最终观点。她将目光转向女性本身,以及女性所需面对的这个“黑暗”的世界,通过回归女性本身,来实现对女权主义的阐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通过女性这个本源来探讨世界从而逼近女权主义的本质,而非如今更为盛行的通过女权主义来分析世界。

通过对9为女性的精神分析,罗丝向我们展示了女性的坚韧。即使她们在牢狱之中,在死亡威胁下,在重重迷雾之中,她们都不放弃,不屈服,而是勇敢地在坚持,在表达自己的真知灼见和内心伤痛,在争取自己的生存权力和空间。也是通过这9位女性,罗丝向我们展示了女性特有的价值。她们以自己特有的经历和特有的视角,向世界展示不同于男性的观点,提醒人们关注“文明”世界的黑暗角落,警告人们关于世界的非理性判断,也告知我们女权主义的本质在于“呈现”而非“刻意地对抗”。(完)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黑暗时代的她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暗时代的她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