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关于人生意义的博弈

阿铷
在书店随便逛逛,偶然发现了这本书。先是被它的名字吸引住,拿起来看一看,只见背面封皮上写着“皮埃尔安东离开了学校。就是在他发现无所事事也是有意义,因此也就没什么事情值得去做的那一天。”喝!!!这不就是我吗?大二下学期我常常自己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胡思乱想,围绕着人生的意义纠缠在自我矛盾中,甚至一度想辍学去体味多样的人生。最后自己痛苦到一个人痛哭,大家都劝我,“别想太多了”“有些事是要慢慢领悟的”...然后我也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些,投入学习,投入生活,渐渐地这场多人生意义的质疑也被我淡忘,但是心里总是有个结一样,偶尔也会小小的纠结。就这样,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本书,说不定它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呢。
       故事很短,两个小时就读完了。
       皮埃尔安东是智慧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是虚无的。他就像那些参透世事的人,那些理解了万物归一,理解了一切皆空的人。当他喊出“一切都是无所谓的”这些真相时,孩子们是害怕的。怕什么?他们不敢承认。这些自认为“应该要有所作为”的孩子们,是你,是我,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们上学,工作,我们学...
显示全文
在书店随便逛逛,偶然发现了这本书。先是被它的名字吸引住,拿起来看一看,只见背面封皮上写着“皮埃尔安东离开了学校。就是在他发现无所事事也是有意义,因此也就没什么事情值得去做的那一天。”喝!!!这不就是我吗?大二下学期我常常自己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胡思乱想,围绕着人生的意义纠缠在自我矛盾中,甚至一度想辍学去体味多样的人生。最后自己痛苦到一个人痛哭,大家都劝我,“别想太多了”“有些事是要慢慢领悟的”...然后我也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些,投入学习,投入生活,渐渐地这场多人生意义的质疑也被我淡忘,但是心里总是有个结一样,偶尔也会小小的纠结。就这样,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本书,说不定它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呢。
       故事很短,两个小时就读完了。
       皮埃尔安东是智慧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是虚无的。他就像那些参透世事的人,那些理解了万物归一,理解了一切皆空的人。当他喊出“一切都是无所谓的”这些真相时,孩子们是害怕的。怕什么?他们不敢承认。这些自认为“应该要有所作为”的孩子们,是你,是我,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们上学,工作,我们学习更多的知识,赚更多的钱,可我们在这浩瀚的宇宙中渺小如尘埃,在时间的长河中稍纵即逝。我们这些孩子害怕承认自己的努力奋斗,自己所珍视的一切终归于虚无。所以孩子们要向皮埃尔安东证明,“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有意义的事情的”,我们所珍视的东西是有意义的!
       这是一场关于人生意义的博弈。
       孩子们开始收集有意义的东西,最初是一些没什么特殊意义的玩意:布娃娃,旧歌集,发卡以及走街串户要来的东西。这些东西对孩子们本身就没什么特殊的意义,也不是他们所珍视的东西。显然,这些对自己都不在乎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
       于是孩子们开始交出更有意义的东西:百看不厌的漫画书,最喜欢的凉鞋,宠物小仓鼠,引以为傲的国旗,收养证明,弟弟的棺材,马尾辫,礼拜毯,女孩的贞操,十字架上的耶稣,狗头,男孩的一根手指。孩子们交出自己“有意义的东西”时几乎都是哭着的,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或是喜爱,或是信仰,或是身体的一部分,都是构成他们生命的一部分。他们知道了,这些东西是有意义的,但是这样他们就可以证明给皮埃尔安东了么?“你们那些破烂儿根本就没有意义!”这就是皮埃尔安东的答案。不只是在皮埃尔安东眼里这些东西没有意义,在每一个不知情的其他人眼里,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在你眼里,在我眼里,在其他所有人眼里,破旧的锯木厂里对着的一堆破烂就是没有意义。可我们也知道,这些东西意义非凡。怎么会既没有意义,又意义非凡?明明意义非凡的东西怎么就不能证明给皮埃尔安东呢?因为这些东西离开了孩子们就没有了意义。它们的意义在于孩子们,也仅仅是对于孩子们。丹尼斯最喜欢的漫画书,格尔达最喜欢的小仓鼠...这些东西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当他们把它交出去,放到锯木厂的物品堆中时,这些东西离开了他们的生命,它们的意义也随之消逝。当爱丽丝剪下马尾辫时,残断马尾辫便失去了意义;当苏菲交出自己的贞操时,手绢上的血迹没了意义;当简约翰砍下手指时,那段带血的手指也没了意义。
       最后作者还不忘把“名人”的意义一并消灭掉。孩子们靠着这些有艺术性的东西成为了名人,全球的媒体争相采访,这样就有意义了吗?不出三个月的时间,一切都烟消云散。即使一月份许许多多的人支持这要好好保护这堆有意义的物品,到三月份这些人也早就把这事抛在脑后。人们的支持其实是虚无的,不能给那堆物品增添一丝一毫的意义。最终还是皮埃尔安东赢了,孩子们真真切切的认识到堆在锯木厂的那堆东西早就没了意义。他们剩下的只有仇恨,因为是他们毁了那些东西的意义,是他们把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交了出去。他们恨自己,也互相怨恨,更恨皮埃尔安东。
      故事越向后发展越血腥和暴力。孩子们互相殴打,最后一同打死了皮埃尔安东,并以一场大火结束了这一切。其实正是皮埃尔安东教会了孩子们什么是真正的意义,他们好好保存着那些留下的灰烬,因为这提醒他们什么是意义,这使他们明白了那些对自己意义非凡的东西是不能交出去的,那些构成自己生命的东西是不能卖掉的,正如作者所说“是不能拿意义这件事开玩笑的”。
      意义是相对的,人们可相信生活,可相信虚无,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度过一生。这个故事更像是作者自己思想上的拉扯,在两者之间寻找答案,最终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没有对错,只是一种选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李子树上的男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李子树上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