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8分

我懂,你的孤独

枕书

黑夜里,

你沉沉的睡着,

在这落满尘埃的角落,

安之一隅却难免固步自封。

阳光普照万物,

不过是形现而魂埋,

那一个个走着的人,

灵魂依然沉睡在漫漫黑夜,

连这景物看着也有些萧败荒凉了。

观之,荒凉满目谁可语。

思之,寂寞参透诉与谁。

念之,寒凉遍体生离意。

逃之,红颜薄命殁异乡。

萧红笔下的文字,就像一幅幅慢镜头,将普通平凡的人和事拉到我们面前,我们被强迫的看着镜头里清晰,细致到极致的画面,看着岁月交替,景色变换,看着一个个人的人生轨迹。常说岁月如梭,萧红的笔下,我们看到的,甚至深刻感受到的却是时间一点点的蠕动,岁月漫长到内心已荒凉,寂寞就像漫漫黑夜将人掩埋。

除了祖父,萧红一直像个局外人一样站在热闹的外围,不过是她早已参透了人性背后,那企图遮掩埋藏的让世人羞愧的悲凉。这群最早的吃瓜群众,终于找到乐子,围观在一起,仅仅是为了短暂的消除身体的寂寞,从而获得内心片刻的欢愉,之后便是早已麻木到灵魂深处的荒芜,继续铺陈在人生路上的前后,直至充满整个空间世界。却不知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的观着这群人,不是为了消除寂寞,因为...

显示全文

黑夜里,

你沉沉的睡着,

在这落满尘埃的角落,

安之一隅却难免固步自封。

阳光普照万物,

不过是形现而魂埋,

那一个个走着的人,

灵魂依然沉睡在漫漫黑夜,

连这景物看着也有些萧败荒凉了。

观之,荒凉满目谁可语。

思之,寂寞参透诉与谁。

念之,寒凉遍体生离意。

逃之,红颜薄命殁异乡。

萧红笔下的文字,就像一幅幅慢镜头,将普通平凡的人和事拉到我们面前,我们被强迫的看着镜头里清晰,细致到极致的画面,看着岁月交替,景色变换,看着一个个人的人生轨迹。常说岁月如梭,萧红的笔下,我们看到的,甚至深刻感受到的却是时间一点点的蠕动,岁月漫长到内心已荒凉,寂寞就像漫漫黑夜将人掩埋。

除了祖父,萧红一直像个局外人一样站在热闹的外围,不过是她早已参透了人性背后,那企图遮掩埋藏的让世人羞愧的悲凉。这群最早的吃瓜群众,终于找到乐子,围观在一起,仅仅是为了短暂的消除身体的寂寞,从而获得内心片刻的欢愉,之后便是早已麻木到灵魂深处的荒芜,继续铺陈在人生路上的前后,直至充满整个空间世界。却不知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的观着这群人,不是为了消除寂寞,因为她的寂寞已经刻在了灵魂里。

大泥坑事件已经慢慢勾勒出当时呼兰河人民的精神状态,甚至是到今天我们仍无法否认的人性劣根,我们习惯于推卸责任,习惯于先从别人的身上找原因。

小孩子掉水里的事件,有的说是校长诋毁龙王爷,有的说是小孩子不尊重龙王爷,这些在我们今天看来,也许是非常可笑的,觉得那个时候的人们愚昧无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那个时代的人们,很少接受过更多的教育,更遑论封闭的呼兰河小镇,从远古采集时代,就有对神明信奉,一些伟人的诞生,起事,一些大事件总伴随着神话的色彩,思想先进的人尚有不少迷信的,这些没有接受文化洗礼的人,还是像我们的祖先一样继续为事物披上牵强来的外加之力。

初读文章,便察觉到萧红描述的景象,有一种让人心惊的漠然,愚昧无知在那个时代的呼兰河充斥着。比如说泥坑子,吃瘟猪肉,人们怀着侥幸的心理,说不是瘟猪肉,但是出了事,又抱怨。在别人身上,在周遭的环境中找了那么多原因方法,却从没想过把坑填起来。王寡妇的孩子死了,而她的悲伤,别人感受不到,只是漠然的看着,然后过着自己的生活,而王寡妇,悲伤也只是短暂的,甚至那每日的哭一哭也变成了例行公事,他们像一个个没有思想灵魂的肉体,行走在世间。

读这本书,总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鲁迅的文章,鲁迅的文章是充满愤慨的,将现实血淋淋的剥离在世人面前。在这些麻木的众生中,还是有一些思想的人,站在外围看着,然后尽自己微薄之力,在闪闪的发光的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寂寞,荒凉这类词,萧红不仅是文字提了很多次,其实一个个普通景物,事件的背后无不透露着寂寞。荒凉的不是景色,而是人心。呼兰河的人找乐子是因为寂寞,而萧红则是因为看透了这人性,看透了这世情,寂寞到灵魂深处,所以最后才会出走吧。

团圆媳妇的事,尤其是她婆婆用稀松平常的语气说着对她的毒打,背后的冷漠,麻木无知,可见在那时是很普遍的现象,而这样的事在文中那些鸡毛蒜皮小事中比比皆是。正是在这些事物衬托下,作者看透了人性,所以才会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伤悲吧。

萧红的作品,让人想到《平凡的世界》,《活着》这一类作品,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大声的喧哗,大喊着那个时代多么的麻木冷漠。可是,平凡朴实的语句背后,所投射出来的当下现状,是从内心深处让人震撼,然后向外蔓延。大声的高呼,也许让我们的精神一时亢奋,激愤一闪而过,由外向内震撼人心,却像外力施加给我们,推着我们前进,一旦外力消失,那震撼终究淹没在华丽的喧嚣下。然而,平凡朴实的语句,却让我们不得不自己体味背后的意味,心脏一阵阵收缩,绵长的抽痛经久不衰。

文章的开头和结尾两次提到,柳条林的那边是什么?呼兰河的人不得而知。其实也透露了萧红离开的必然,逃荒,逃离这个荒凉的地方,逃离这里女人生生世世悲惨的命运。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