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艺 诗艺 9.0分

收放自如的诗艺六讲

十九君

今天下午去逛了一下搬迁后的精典书店,相比以前在解放碑的温馨与历史感(图二),南滨路的新书店则更高端大气上档次(图三),虽然这样形容一个书店显得有点low,但是足以表达我的震撼(目测以后会经常去蹭书看了,毕竟近[偷笑])。上学期在各个书店逛来逛去(蹭来蹭去),大概看完了博尔赫斯全集第一辑(共16册)的前7本,每一本都看的很带感,那种掌握新知识、迈入新世界的狂喜我相信你会懂的。今天还是老样子,找了《诗艺》来看(每天抄诗就是找感觉啊[偷乐])。

乍一看书名,让我想到了朱光潜先生的《诗论》,前几天几个书友还在议论这本书。直到看完全书,我才发现,这本书更类似卡尔维诺的《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都是演讲集,而且都是诺顿讲座的演讲集。

一九六七年秋,博尔赫斯应哈佛大学诺顿讲座之邀,就诗的地位、隐喻模式、小说与诗、音韵与翻译等展开六讲。讲座录音带在图书馆尘封三十多年后,由时任西安大略大学现代语言文学系副教授的凯林–安德•米海列司库整理出版。全集广征博引,涉及从古至今诸多文学现象,又有着口语化文本的不拘形式感,娓娓道来,收放自如。米海列司库在结尾的《论收放自如的诗艺》一文中这样评价道:“《诗艺》是...

显示全文

今天下午去逛了一下搬迁后的精典书店,相比以前在解放碑的温馨与历史感(图二),南滨路的新书店则更高端大气上档次(图三),虽然这样形容一个书店显得有点low,但是足以表达我的震撼(目测以后会经常去蹭书看了,毕竟近[偷笑])。上学期在各个书店逛来逛去(蹭来蹭去),大概看完了博尔赫斯全集第一辑(共16册)的前7本,每一本都看的很带感,那种掌握新知识、迈入新世界的狂喜我相信你会懂的。今天还是老样子,找了《诗艺》来看(每天抄诗就是找感觉啊[偷乐])。

乍一看书名,让我想到了朱光潜先生的《诗论》,前几天几个书友还在议论这本书。直到看完全书,我才发现,这本书更类似卡尔维诺的《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都是演讲集,而且都是诺顿讲座的演讲集。

一九六七年秋,博尔赫斯应哈佛大学诺顿讲座之邀,就诗的地位、隐喻模式、小说与诗、音韵与翻译等展开六讲。讲座录音带在图书馆尘封三十多年后,由时任西安大略大学现代语言文学系副教授的凯林–安德•米海列司库整理出版。全集广征博引,涉及从古至今诸多文学现象,又有着口语化文本的不拘形式感,娓娓道来,收放自如。米海列司库在结尾的《论收放自如的诗艺》一文中这样评价道:“《诗艺》是一本介绍文学、介绍品位,也介绍博尔赫斯本人的书……博尔赫斯跟历代的作家与文本展开对话,而这些题材即使是一再反复引述讨论也总还是显得津津有味。”

全书共分为六讲,第一讲——《诗之谜》:博尔赫斯在这段演讲中试图给诗歌解谜,他告诉读者有些东西我们能感受到它的存在,然而却无法给它一个精准的定义,诗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第二讲——《隐喻》:相比钱钟书身为英语系教授的严谨和周密,博尔赫斯的才气则显得更生活化和艺术化。这篇演讲的主题是隐喻。作为一篇演讲,这里的语言是通俗易懂的,而且行文思路也特别清晰,从“眼睛”的隐喻讲到战争,最后得出结论,没有对听众的知识结构提出要求。相比《小径分岔的花园》里的艰涩,这几篇演讲真的是作者福利啊!不过,博尔赫斯要是能够更幽默点就好了。

第三讲——《说故事》:我们总说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这也是外国人感到奇怪的地方。博尔赫斯说:“我们不能真的完全相信快乐与成功的结局。或许这就是我们时代的悲哀吧!”没有宗教并不代表没有信仰,在这个多元的现代社会,人人都是神,人人也都不信神,不信任何的一切。幸好,博尔赫斯是有信仰的艺术家:“我不相信人们对于说故事或是听故事会觉得厌烦。我相信诗人将再度成为创造者。诗人除了会说故事之外,也会把故事吟唱出来。”

第四讲——《文字——音韵与翻译》:博尔赫斯批判一个我最头疼的论点,不可知论。每次我兴高采烈和某些人分享我的读书心得,他们就会说你又没在国外待过你怎么能体会到主人公的“真实”感情?那么久远的历史了,你怎么可能还原当时人物的“真实”想法啊?更有甚者,有人会说小说写的不都是假的吗?还有人说一门外语你一个外国人欣赏不了的!古文的那些意思要变了还看什么看!想必说这些话的人是永远不需要看书也不需要写作的,他们更不需要沟通,因为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你永远无法理解别人嘛!我不能解决百分之百,可那百分之零点一就让我产生共鸣了呢?我就是被打动了呢?你说我是假的?我自作多情?还好,博尔赫斯为我说了话:“许多人普遍抱有一种迷信,认为所有翻译的作品都会背弃独一无二的原著。”这,是一种迷信!我相信一种永恒,我相信一种必然,我相信一种普遍性!至少,我选择相信。

第五讲——《诗与思潮》:到底什么是真正的诗歌标准?作诗真的有什么原则可以遵循吗?比方说,“平淡朴实”地写或者“精心雕琢”地写?不是的。诗人才是决定诗歌价值的尺度!“文章很奇怪,但这些感情也都是真实的”。

第六讲——《诗人的信条》:在这一讲里博尔赫斯既用诗人的信条把他自己与其它的诗人区别开来。同时又间接点明用诗人的信条来给诗人分类会更加可靠。博尔赫斯一九六零年时双眼已接近全盲,他把自己和荷马、弥尔顿当成一类诗人。因而他的信条就是“忠于自己的记忆,细心聆听其启示”(这也许是其之所以热爱史诗的原因,历史就是记忆)。另外,由于在博尔赫斯的记忆中最丰富厚实的是他曾用心阅读的和创作过的书,所以他说,他的记忆不但有作为一个作者的,也有作为一个读者的,也就是说,他的诗也就可以这样分为两类和存在这两种意境或这两种题材并有奇妙的结合。

最后,博尔赫斯以他的一首《斯宾诺莎》作为本次讲座的结尾,这是他的一首非常特殊的诗,在这首诗里,博尔赫斯既作为《斯宾诺莎》的作者又作为《斯宾诺莎》的读者与《斯宾诺莎》同在,一切完美的合二为一,并因而具有永恒的喻意。

PS:【科普】诺顿讲座,始创于1925年,是由哈佛大学查尔斯·艾略特·诺顿诗学教席的受聘教授发表的年度系列讲座。以前艺术教授的名字命名,主题为“最广泛意义上的诗学”,即艺术。这个系列讲座通常为6讲,邀请建筑、音乐、绘画等艺术领域最杰出的创作者和学者授讲,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是文学家,包括T·S艾略特、博尔赫斯、卡尔维诺、艾柯和帕慕克等,音乐领域有斯特拉文斯基、约翰·凯奇,以及建筑史学家吉迪翁,建筑师查尔斯·伊姆斯,极少主义艺术家弗兰克·斯特拉,艺术史学家高居翰等。讲座水准之高,以至于通常讲座结束之后,讲稿直接出版成书。

其中艾略特的《诗的效用与批评的效用》,博尔赫斯的《诗艺》,切斯瓦夫·米沃什的《诗的见证》、卡尔维诺的《美国讲稿》(即《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安贝托·艾柯的《悠游小说林》、乔治·史太纳的《大师与门徒》, 奥尔罕·帕慕克的《天真的和感伤的小说家》,建筑史经典吉迪翁的《空间·时间·建筑》,批评家莱昂内尔·特里林的《诚与真》以及艺术史家高居翰的《气势撼人:十七世纪中国绘画中的自然与风格》均已出版中文版本。

欢迎扫码关注“南山往事”(sjj-book)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艺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