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3分

一个带有歧视色彩天才的“群体恐惧症”

找找找蠢鱼
我对心理学一窍不通,所以三次拜读《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才敢写这篇读后感。本书对于大众心理学的研究的细致和对于研究成果浅显易懂的阐释让人读起来很舒服理解起来没多大难度。就我理解的层面来看,我对这本书的研究成果中对群体性特征过于消极的阐释保留意见。幸而除了罗斯和麦克道格尔这样的拥护者之外,这本书也存在弗洛伊德和帕克这样的大师的反对性意见。这让我稍后的阐述稍微有理可循,不至于太像一个门外汉的班门弄斧。
美国心理学大师奥尔波特(Gorodon W.Allport)曾断言“在社会心理学这个领域已经写出的著作当中,最有影响者,也许要算勒庞的《乌合之众》了。”但这本书的身份一直存在争议,当然也应该争议,尤其是在其的观点被指出出现错误以及同生年代处于大师辈出的时刻。但就是这样一本书,经久不衰,成为了群众行为的研究者不可不读的文献。也就是说,哪怕像佛洛依德这样的反对者,在研究群众行为过程中也不可能对它(《乌合之众》)视而不见。因为其敏锐的研究问题的本领和其研究本身确实有可取之处(这段总结来自霍尔姆斯),也因为群体化现象是我们人类社会发展永远无法避开的问题。
首先,就全书的部分言论而言。如“群体的某些特点,如...
显示全文
我对心理学一窍不通,所以三次拜读《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才敢写这篇读后感。本书对于大众心理学的研究的细致和对于研究成果浅显易懂的阐释让人读起来很舒服理解起来没多大难度。就我理解的层面来看,我对这本书的研究成果中对群体性特征过于消极的阐释保留意见。幸而除了罗斯和麦克道格尔这样的拥护者之外,这本书也存在弗洛伊德和帕克这样的大师的反对性意见。这让我稍后的阐述稍微有理可循,不至于太像一个门外汉的班门弄斧。
美国心理学大师奥尔波特(Gorodon W.Allport)曾断言“在社会心理学这个领域已经写出的著作当中,最有影响者,也许要算勒庞的《乌合之众》了。”但这本书的身份一直存在争议,当然也应该争议,尤其是在其的观点被指出出现错误以及同生年代处于大师辈出的时刻。但就是这样一本书,经久不衰,成为了群众行为的研究者不可不读的文献。也就是说,哪怕像佛洛依德这样的反对者,在研究群众行为过程中也不可能对它(《乌合之众》)视而不见。因为其敏锐的研究问题的本领和其研究本身确实有可取之处(这段总结来自霍尔姆斯),也因为群体化现象是我们人类社会发展永远无法避开的问题。
首先,就全书的部分言论而言。如“群体的某些特点,如冲动、急躁、缺乏理性、没有判断力和批判精神、夸大感情等等,几乎总是可以在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中看到,例如妇女、野蛮人和儿童。”(摘自《乌合之众》第二章 第二自然段),“产生这种误认的经常是妇女和儿童——即最没有主见的人”(摘自《乌合之众》第二章观点2中的阐述),“它就像女人一样,一下子变会陷入极端”(摘自《乌合之众》第二章观点3中的阐述)……类似这样具有明显女性歧视色彩的句子。对于女性的偏见确实是作者生活时代的主流观点,直至二战后的西方,女性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政见发言权。将言论放进生活背景中,作者的言论确实也无可厚非,所以这并不是我在标题中指出作者是一个带有歧视色彩的人的主要依据。读完全文不难发现,作者将人的深层意识产生归结于“种族遗传”,这本也具有依据性,但后文作者举例时通过自身推测就直接得出“盎格鲁-撒克逊人比拉丁民族更严谨理性”的结论,作者也直指“拉丁民族是比较荒唐和愚昧的”,这不禁不让人认为作者是一个带有歧视和偏见的人了。
 其次,书中对群体特征总结为“冲动、急躁、缺乏理性、没有判断力和批判精神、夸大感情等等。”此观点的支撑依据是群体所具有的感染力和在群体中的个人行为受非理性控制易受到暗示。作者认为,在群体中,个人精神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存在,它受到群体精神统一定律的支配。也就是说,个人在群体中“有意识的人格消失的无影无踪,意志和辨别力也不复存在。”(摘自《乌合之众》第一章 第十九自然段倒数第二句)。我个人的理解是作者认为个人意识会被群体意识所同化,表现出一种与群体意识相同的意识反应(哪怕这与之前的个人意识相违背)。但我个人认为,群体意识的感染力确实强大,但个人主观判断性却无法实际消失,也就是说,个人意识会受到群体意识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绝对非同小可,但是绝不可能出现个人意识完全不复存在的状况。以传销集会的“洗脑”为例。为了达到传销目的,传销组织会以集会方式进行所谓的“洗脑”活动。这个行为就是充分抓住了群体状态下感染力扩大,个人意识减弱的规律,但我们发现,无论传销者说的多么天花乱坠,将产品宣传的如何绝无仅有,第一个上台买的永远不会是真正的宣传受众,而是传销组织自己的“托”。也就是说,这种状态下,个人依然存在意识,仍具备“买不买,该不该买的”判断。至于“托”上台后受众开始购买的心理活动,大部分是出于“就算被骗也不止我一个人被骗”的心理,这也属于个人意识范畴,与群体意识无关。所以就我个人观点,我认为个人意识确实会在群体中被削弱,但绝不存在“对使自己失去人格意识的暗示者唯命是从”(摘自《乌合之众》第一章观点)的毫无个人意识的状态。
 最后,作者书中较为强调群众的低劣性和野蛮性。其中原因也可以归结到其创作的思想史背景:19世纪后半叶的欧洲大陆出现一种政治学和哲学意义上的浪漫主义思潮(有时它也表现为一种意志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形态)。书中为证明其论点列举了历史上一系列的民众暴动行为,如攻占巴士底狱等。用语直接体现了作者对于当时的“暴动”(这里暂时称之为暴动)行为和对这种“失控”(作者总结为群体性意识下的理性失控行为)的恐惧。时至今日,无数学者已经证明群体性行为和群体意识对人的影响并非只有作者所说的较为消极和失控的状态。也就是说,群体对于人的意识行为影响应该存在消极、积极两个方面。所以我认为在作者写作的背景条件下,无疑群众性活动让作者产生了一种“群体恐惧”心态。
 综上,我将作者定义为一个带有歧视色彩且具有“群体恐惧症”的人,但是无可非议,作者全书对于群体心态的研究方向(作者推翻了我固有的认为人多即为群体的观念)以及作者对于其研究背景下群众心态的准确分析和预测无疑证明了作者是一个心理学“天才”。时间的推移并没有撼动此书在心理学界的地位也再一次力证了此书中作者研究的可取性和价值性。
向经典致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