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狗 城市与狗 8.6分

可怜颜色俱青春

玮玮要发光发亮

《惜花吟》

作者:鲍君徽

枝上花,花下人,可怜颜色俱青春。

昨日看花花灼灼,今朝看花花欲落。

不如尽此花下欢,莫待春风总吹却。

莺歌蝶舞韶光长,红炉煮茗松花香。

妆成罢吟恣游后,独把芳枝归洞房。

“枝上花,花下人,可怜颜色俱青春”,这是我们普通人的青春。我们在青春中奋斗,在青春中前进,并在青春结束后回味。即使是荒唐的青春,也能在过后笑叹,“鲜衣怒马少年时”、“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但也有一种青春,苦涩晦暗。矛盾、虚伪、压抑,“我曾经有过二十岁。我不同意任何人说那是最美好的年华。”

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在拉丁美洲文学爆炸时期所作的《城市与狗》便是这样一部作品。《城市与狗》以位于秘鲁首都利马的莱昂西奥·普拉多军事学校校园与扰攘的利马市为舞台,围绕着几个中心人物-军校5年1班的同班同学:“美洲豹”、“奴隶”,里卡多·阿拉纳,“诗人”,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博阿(“美洲豹”、博阿、山里人、卡瓦、鲁罗斯是班级地下组织团体的4大主将);甘博亚中尉(负责带他们5年1班的军官);核心女角——特莱莎(校外姑娘,“奴隶”的邻居和暗恋对象;“...

显示全文

《惜花吟》

作者:鲍君徽

枝上花,花下人,可怜颜色俱青春。

昨日看花花灼灼,今朝看花花欲落。

不如尽此花下欢,莫待春风总吹却。

莺歌蝶舞韶光长,红炉煮茗松花香。

妆成罢吟恣游后,独把芳枝归洞房。

“枝上花,花下人,可怜颜色俱青春”,这是我们普通人的青春。我们在青春中奋斗,在青春中前进,并在青春结束后回味。即使是荒唐的青春,也能在过后笑叹,“鲜衣怒马少年时”、“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但也有一种青春,苦涩晦暗。矛盾、虚伪、压抑,“我曾经有过二十岁。我不同意任何人说那是最美好的年华。”

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在拉丁美洲文学爆炸时期所作的《城市与狗》便是这样一部作品。《城市与狗》以位于秘鲁首都利马的莱昂西奥·普拉多军事学校校园与扰攘的利马市为舞台,围绕着几个中心人物-军校5年1班的同班同学:“美洲豹”、“奴隶”,里卡多·阿拉纳,“诗人”,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博阿(“美洲豹”、博阿、山里人、卡瓦、鲁罗斯是班级地下组织团体的4大主将);甘博亚中尉(负责带他们5年1班的军官);核心女角——特莱莎(校外姑娘,“奴隶”的邻居和暗恋对象;“诗人”的情人;“美洲豹”小时的邻居和好学伴(后来成为他的妻子),与3大男主角“美洲豹”、“奴隶”、“诗人”有着关键性的连结)等展开铺陈。

在这部群像的作品里,层层缠绕的丝线将这些人勾结在一起,不同的经历与故事让各位年轻人在军事学院相遇。各有各不同的发展线,不变的是,全部都是不幸的。

而这部作品的作者巴尔加斯·略萨,幼年在国外长大,青春期就读军校,年青时做过银行职员、新闻记者、编辑、特约撰稿、图书馆编目员等工作。并深刻接触秘鲁国内政治,情感亦是丰富。这部作品,一定程度上是略萨的自我经历投射。

I文学略萨

《城市与狗》,是略萨苦涩少年回忆录。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是一个颇具传奇性的人物,也是讨论拉美文学与政治绕不开的人物。捆绑在他身上的,有文学,有情色,也有政治。略萨拥有秘鲁与西班牙双重国籍的作家及诗人。创作小说、剧本、散文随笔、诗、文学评论、政论杂文,也曾导演舞台剧、电影和主持广播电视节目及从政。诡谲瑰奇的小说技法与丰富多样而深刻的内容为他带来“结构写实主义大师”的称号。

略萨在文学上的造诣是颇深的,《城市与狗》便是略萨在1962年所作,这一年也被称为拉美文学爆炸元年。有评论认为《城市与狗》、《阿尔特米奥·克罗斯之死》(墨西哥卡洛斯·富恩特斯著,1962年)、《跳房子》(阿根廷胡利奥·科塔萨尔著,1963年)、《百年孤独》(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著,1967年)是标志拉丁美洲文学爆炸(或译“勃发”)时期展开的4部里程碑小说,并将巴尔加斯·略萨在内的4位作家称为主将。

这部作品迅速为略萨赢得了国际性声誉,但也遭到了秘鲁当局的查禁,并将1000册以上的该书在书中故事的主要场景莱昂西奥·普拉多军事学校广场焚毁。

略萨的作品获得世界文坛的认可,并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众多读者,也不断摘得国际性奖项。并于201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II政治略萨

《城市与狗》中,“奴隶”被“美洲豹”在演习时蓄意谋杀,从背后放冷枪杀害后,阿尔贝托(也就是“诗人”,原型就是略萨本人)经受不住良心的谴责,向上级甘博亚揭发,并坚持要严惩凶手“美洲豹”。但在这所军校里,从下到上,没有人想听他说话,即使他的话是真相。从下到上,都在争取堵住阿尔贝托的嘴,以免闹到军事法庭,时各级领导官衔不稳。而对阿尔贝托提供援助的年级长甘博亚,最终被调到一个遥远的高山哨所上,远离权力中心。

作家以创作揭露现实乃至介入社会现实,是拉美文学的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如果说在发达国家,作家更关心如何与权力保持距离,如何让文艺创作保持独立自主的地位,那么在不发达国家,真正的作家往往以挑战权力、改变不公正的现实为己任。略萨以及与他同辈的一批拉美知名作家,也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涉足政治。

略萨借着《城市与狗》这本回忆录,重申了他的政治经济主张:反对政府干预市场,尽量发展私有制,鼓励竞争和个人创业,在国民心态上去除一切依赖国家的思想,把经济生活的责任委托给文明的社会和市场。对于略萨来说,这是秘鲁实现现代化所必要经历的过程,而对于秘鲁国内政客而言,这是殖民主义的新形式。

略萨读大学时参加秘鲁共产党组织的共产主义学习小组(台湾常称共产主义读书会),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等思想家的著作,还担任过指导员,并短期加入秘鲁共产党。1960年代,略萨曾经热切的支持过古巴革命。

1987年巴尔加斯·略萨回到秘鲁组新政党Frente Democratico(简称Fredemo,暂译“自由运动组织”或“民主阵线”简称“民阵”)投入政治,并于1987年8月的第1届全国代表大会上获推为1任4年的政党主席。立场已然右倾,反对时任总统阿兰·加西亚(已于2006年再度当选秘鲁总统)的银行国有化等政策,主张国营事业私有化(民营化)和全面开放的自由市场经济。

1989年在出生地亚雷基帕市正式宣布投入总统选战,角逐1任5年的秘鲁总统大位,1990年的总统大选中,他一度为声望最高的候选人(当时他和后来专政10年的藤森谦也都是首度参选总统),并在1990年4月8日的第1轮投票中得到相对多数的最高票(得票率37%),与名列第2的总统候选人藤森谦也(得票率25%)进入第2轮投票对决,1990年6月10日,藤森谦也以57%的比数胜出(这是藤森谦也首度当选秘鲁总统,于同年7月28日宣誓就任)。

这是略萨投入政治的一些尝试,尝试虽然失败,他却把这些历程写入其作品。政治上的不得意,反而为其文学增加了谈资。

III情色略萨

《城市与狗》这本书中,有当之无愧的第一女主角——特莱莎。她是“奴隶”的邻居和暗恋对象,是“诗人”阿尔贝托(以略萨为原型)的情人以及到最后也放不下的人,也是“美洲豹”后来的妻子。在这纷繁的感情线中,略萨游刃有余,将每个人的心理都描写到,无论是对纯洁感情的向往,还是将婚姻作为筹码以物易物的算计。

能写出这么细腻的感情,略萨的感情生活也不会逊色。拥有着奇特的婚恋,跟大10岁的姨妈结婚,离婚后又跟表妹结婚。2016年7月,略萨向65岁的西班牙社交名媛伊莎贝·普瑞斯勒求婚。在英国查尔斯王子举办的慈善晚宴上,伊莎贝与略萨以情侣正式出席,并接受了西班牙著名的娱乐杂志《 Hola!》 的独家专访,并登上了杂志的7月号封面。

对一个作家来说,他经历的一切都是写作资源。这一点对于略萨尤为合适。在这部回忆少时经历的作品中,不仅有虚伪压抑的秘鲁政坛,有摧残人性的军校制度,更有略萨的苦涩晦暗青春。“可怜颜色俱青春”,少年是何样,何种状况下度过,都是我们不可重来的经历,并在时间的包容下,将我们由沙砾变成珍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城市与狗的更多书评

推荐城市与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