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 江城 9.0分

river town 愿你我共行程

钱幸
1996年,我背着印着小熊的粉红色书包走进校园上一年级,在课堂上,两个胳膊板板正正地搁在肘关节处,老师提问,右上臂顺时针打开90度,像个奥特曼一样地举手等待点名。

那年是我们实施九五计划的第一年,台海局面牵动天下,国有企业照着“三个有利于”的标准着手改革,香港将在一年后正式回归阔别已久的祖国母亲之怀抱,那个不朽的老人——邓小平将在一年后彻底离开我们——很多人因了他才能够重新健康又满含希望地活在阳光下。

电视里响着任贤齐的《心太软》,千家万户的晚上被《宰相刘罗锅》逗笑。

1996年8月,作为“中美友好志愿者”美国人彼得(中文名:何伟)来到中国教书,他没有选择成都或是重庆市区,而是在地形崎岖、相对较为落后的涪陵,他认为这里可以找到最原生态的中国,事实上,那的确反映了我们最真实也最不堪的一段过往。在他眼里的中国人既是用梯田改造着土地的伟大耕种者,也是十五分钟路程鸣345次喇叭的无耐心患者。棒棒军在陡峭的阶梯前等活儿;牙医在小巷里无消毒设备的当街拔牙;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别着呼机、带着手表,说话高声大气,嗓门嘹亮;逢节日或升迁或修缮就要聚会喝酒,并不醉不休;三峡大坝展开全国的升级讨论,而...
显示全文
1996年,我背着印着小熊的粉红色书包走进校园上一年级,在课堂上,两个胳膊板板正正地搁在肘关节处,老师提问,右上臂顺时针打开90度,像个奥特曼一样地举手等待点名。

那年是我们实施九五计划的第一年,台海局面牵动天下,国有企业照着“三个有利于”的标准着手改革,香港将在一年后正式回归阔别已久的祖国母亲之怀抱,那个不朽的老人——邓小平将在一年后彻底离开我们——很多人因了他才能够重新健康又满含希望地活在阳光下。

电视里响着任贤齐的《心太软》,千家万户的晚上被《宰相刘罗锅》逗笑。

1996年8月,作为“中美友好志愿者”美国人彼得(中文名:何伟)来到中国教书,他没有选择成都或是重庆市区,而是在地形崎岖、相对较为落后的涪陵,他认为这里可以找到最原生态的中国,事实上,那的确反映了我们最真实也最不堪的一段过往。在他眼里的中国人既是用梯田改造着土地的伟大耕种者,也是十五分钟路程鸣345次喇叭的无耐心患者。棒棒军在陡峭的阶梯前等活儿;牙医在小巷里无消毒设备的当街拔牙;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别着呼机、带着手表,说话高声大气,嗓门嘹亮;逢节日或升迁或修缮就要聚会喝酒,并不醉不休;三峡大坝展开全国的升级讨论,而老百姓们不闻不问;高层要求其他老师们不要跟外教打交道,并不允许他们唱圣诞颂歌,说那是传播宗教思想;噪声、煤灰、鼻窦炎、随时拔地而起的烂尾的建筑工程跟看到外国人就要大呼小叫的涪陵人……

是的,我们的祖国曾经就这样真实的贫穷过沧桑过脆弱过,我们热爱着这个像只雄鸡般的大地,我们不断地吐槽着祖国,偶尔互相攻讦着同胞们,但是我们的吐槽是带着撒娇气儿的,想让祖国母亲再强大一点,再包容一点;我们的攻讦是不带隔阂,一旦遇到外敌,立刻就一抱成团的;我们热爱这个大地上形形色色的人和不断改头换面的城市,我们热爱着这里的美食和一切无限可能的“发展中”。

彼得不能看到的是,这短短20年间,我们的时光同他们的时光其密度如此不同,以至于产生了不同的纹理,我们总算是走出了一条竭尽全力的发展道路,一年就可能将过去淘汰,一个小时就可能有亿万个独立思想。

总的来说,从一个外国人的角度去看待、思考我们的国家和我们自己,这是一种难得的旅程,我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了祖国的岁月感——她的瑕疵、她的美好、她的无法替代,在这种被陌生感推进的了解中,越发热爱中国。只是这种热爱,像多数父母辈的人表达情感那样,我们如此含蓄、如此羞于启齿。

我要读他所有写中国的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江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江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