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觉得这故事挺矫揉造作的。

Rachel.瑞
看到娱乐版消息宣布陈坤主演著名女性权斗小说男主角,对原著比较好奇便翻来看了。但一路看下来,实在谈不上喜爱啊。
古风文一味地重文辞轻剧情这是很多作品的通病了,写人物怎么美、心情怎么伤这些地方大段地堆砌华丽文藻,而对人物的成长转折处理则太生硬了。比如韶宁公主男扮女装在学院求学时,才出场还一副娇蛮直肠直说杀马,但后边就没什么着墨了,回朝后除了写她单恋魏知,其他方面的长进也是只字不提,但胞兄死后便立马开始心思细密了,能使出奸计毒害宁弈、还怕一计不成再在刀和水里再补一计;讲二世祖们的改变也是跳跃的,前期还是飞扬跋扈被魏知废了手掌的,后边儿在书院就跟着魏知赌了次钱出了段时间操莫名不计恩仇死心塌地了。
中间陆续还看到一些想吐槽的点,比如宁弈失明后和女主落难山间频遇险情,二人手写传递信息还能那么长篇大论,太失真;而且宁弈失明期间还能看机密情报,还能在档案里的关键人名下掐个指甲印给女主划重点,这眼睛到底是瞎还是不瞎?
更别说二人有些私密戏份也是看得满头问号,有个场景讲凤知微转身欲离开宁弈,宁弈脚一勾,她便倒入宁弈怀里然后那啥那啥啥了,但通常一人背对着离开时,被背后那人脚勾一下(勾这个动作通常是...
显示全文
看到娱乐版消息宣布陈坤主演著名女性权斗小说男主角,对原著比较好奇便翻来看了。但一路看下来,实在谈不上喜爱啊。
古风文一味地重文辞轻剧情这是很多作品的通病了,写人物怎么美、心情怎么伤这些地方大段地堆砌华丽文藻,而对人物的成长转折处理则太生硬了。比如韶宁公主男扮女装在学院求学时,才出场还一副娇蛮直肠直说杀马,但后边就没什么着墨了,回朝后除了写她单恋魏知,其他方面的长进也是只字不提,但胞兄死后便立马开始心思细密了,能使出奸计毒害宁弈、还怕一计不成再在刀和水里再补一计;讲二世祖们的改变也是跳跃的,前期还是飞扬跋扈被魏知废了手掌的,后边儿在书院就跟着魏知赌了次钱出了段时间操莫名不计恩仇死心塌地了。
中间陆续还看到一些想吐槽的点,比如宁弈失明后和女主落难山间频遇险情,二人手写传递信息还能那么长篇大论,太失真;而且宁弈失明期间还能看机密情报,还能在档案里的关键人名下掐个指甲印给女主划重点,这眼睛到底是瞎还是不瞎?
更别说二人有些私密戏份也是看得满头问号,有个场景讲凤知微转身欲离开宁弈,宁弈脚一勾,她便倒入宁弈怀里然后那啥那啥啥了,但通常一人背对着离开时,被背后那人脚勾一下(勾这个动作通常是从外往自己身边勾的),那被勾的那人出于惯性明显应该前倒扑地啊!会什么会倒在后边那人怀里?太无视物理法则了~
还有常讲凤知微被宁弈带到澡盆里了,最后不欢而散,宁弈便自行出盆去睡了,然后凤知微就出屋和顾南衣幕天席地睡了一晚上,所以女主这身湿衣服湿头发一点儿不交代了
常贵妃寿辰,凤之微莫名其妙为了躲雨爬到井底(堂堂皇宫内是没有其他屋檐儿了么?躲雨要往地下爬),而且爬到秘道的时间刚刚好,就那么巧能看到宁弈拜母。
为了写顾南衣的出尘,一直写他带面纱,所以一个带着面纱的丫头,高高个头大跟在凤之微旁边;一个带着面纱的保镖,高高个头跟在魏知旁边,居然没有人想到共通点?更别说还能带着面纱站在天盛帝旁边护驾?可不管是不是架空的朝代,只要是个皇帝,没有谁能面圣还带面纱的!
至于宁弈喜欢凤知微、顾男衣喜欢凤知微、郝连铮喜欢凤知微,男123都喜欢女主,简直玛丽苏文的标志大旗。
时不时的这文有些让我想起猫腻的《庆余年》,也是讲小人物逐步争权逆天的故事,猫腻笔下的男主一向有萝莉养成癖好,直男癌的莫名趣味,我也挺讨厌的。但猫腻的行文、故事构架和大部分的人物塑造还是有合理交待的。同样是少言蒙布武功悍强的主人公随身保镖,五竹的风韵就比顾南衣强。
还有些不太喜欢的地方,不一一列举了,还没看完,目前看到凤知微掌军奇袭晋什么羽的大营被擒,各方人马都想救她。但后边的颇有些想弃文了。也许是觉得陈坤能签的合同,原著应该挺不错吧,期望太高了所以失望较大。打发时间看看尚可,但网络评价这文为大IP,实在不认可。
9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8)

查看更多回应(8)

凰权(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凰权(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