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女子,也是雪人

红衣狼藉

这本书的宣传页上讲了一段关于雪人的故事,正是它引起我的注意,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雪人还想再往南走,却遇上了再继续前进身体就会融化的两难局面。雪人中止了旅行,准备回到原先的寒冷国度。回去的路上,他路过一户人家,透过窗户朝屋里一看,只见一家人正围着暖炉,满脸幸福地谈天说地。“屋外一片冰天雪地,才更能感受到屋里温暖的可贵啊!”这真是他们谈论的话题。

本书附赠的拼图,也是描绘了这个场景:

图片来自新经典

而书籍的封面,却变成了一位女子——她站在和雪人同样的角度,呆呆望着透出光亮的一扇窗。

我不禁要问,这女子和雪人有什么关系?吸引她驻足凝望的那扇窗里,那个男人又是谁?

在读到正文中出现“雪人故事”的地方后,我终于获得了答案——其实雪人就是女子的隐喻。而这名站在窗外的女子,即是凶手绫音,又是自杀者润子;窗内...



显示全文

这本书的宣传页上讲了一段关于雪人的故事,正是它引起我的注意,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雪人还想再往南走,却遇上了再继续前进身体就会融化的两难局面。雪人中止了旅行,准备回到原先的寒冷国度。回去的路上,他路过一户人家,透过窗户朝屋里一看,只见一家人正围着暖炉,满脸幸福地谈天说地。“屋外一片冰天雪地,才更能感受到屋里温暖的可贵啊!”这真是他们谈论的话题。

本书附赠的拼图,也是描绘了这个场景:

图片来自新经典

而书籍的封面,却变成了一位女子——她站在和雪人同样的角度,呆呆望着透出光亮的一扇窗。

我不禁要问,这女子和雪人有什么关系?吸引她驻足凝望的那扇窗里,那个男人又是谁?

在读到正文中出现“雪人故事”的地方后,我终于获得了答案——其实雪人就是女子的隐喻。而这名站在窗外的女子,即是凶手绫音,又是自杀者润子;窗内的男人便是她们都爱过人——义孝。

义孝独特的婚姻观“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是温暖小屋和它散发出的昏黄光芒。但绫音和润子却是因为自身特质不能靠近温暖地带的雪人。当雪人对温暖地带心生情愫,想要靠近那本不属于它的地方,该怎么办?

润子选择飞蛾扑火,将自己融化。只能祝福她下辈子不做雪人,或者做一个热爱寒冷的雪人。

绫音则不同,润子的融化也对她发出了警告。她本想就这么保持距离地望着,望着,但屋里的人却吝啬到连窗帘都要拉上、看都不准她看。她只好用自己的寒气去熄灭了屋里的炉火——既然如此,就请你和我一样得不到温暖。


这本书其他版本的封面,有用书中提到的拼布的、三色堇的,也有十字架的、女人剪影、头像的,还有不着边际的城市鸟瞰的。

还是这一版的“女子/雪人凝望”最得我心。

感谢插画家传神的表达(封面和拼图不是同一人画的),感谢挑出了这一段“故事中故事”的编辑,感谢写出这一情节的大作家本人。


那些满脸幸福的人围着暖炉,在温暖的屋子里谈天说地。

你也想加入,和他们一样。

那你是不是雪人呢?

拼图原画,作者:少年吴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圣女的救济的更多书评

推荐圣女的救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