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 8.4分

摘录

FH
“人间失格”
回首前尘,尽是可耻的过往。

当女人像这样突然涕泪纵横时,只要给她们一些甜食,她们吃过之后便能转换心情。

要吩咐女人办事,绝不能泼她们冷水,而且受男人请托办事,女人反而很开心,这我最清楚不过了。

有一种同是穷人的亲近感涌上心头。

世上每个人的说话方式,总是如此复杂模糊,总带有一种微妙而又不负责任的复杂性。

我开始拥有一种“所谓的世人,不就是个人吗”的观念。
自从开始认为“世人就是个人”之后,比起过去,我已稍微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借用静子的话来说,我变得有些任性,不再那么战战兢兢。另外借用屈木的话,我变得小气许多。再借用茂子的话,我已不太疼爱茂子。
世人。看来,我似乎也隐约明白什么是世人了。它是个人与个人之争,而且是现场之争,只要现场能战胜即可。人绝不服从他人,即便是奴隶,也会以奴隶的方式展开卑屈的反噬。所以人们除了借由现场一诀胜负外,没有其他生存之道。

过往我的恐惧,就像是被科学迷信恐吓一般。

屈木与我。
彼此轻视,却又互相往来,使得彼此越来越无趣。若将这视为世上所谓的交友,那我和屈木之间一定就是朋友的关系。

...
显示全文
“人间失格”
回首前尘,尽是可耻的过往。

当女人像这样突然涕泪纵横时,只要给她们一些甜食,她们吃过之后便能转换心情。

要吩咐女人办事,绝不能泼她们冷水,而且受男人请托办事,女人反而很开心,这我最清楚不过了。

有一种同是穷人的亲近感涌上心头。

世上每个人的说话方式,总是如此复杂模糊,总带有一种微妙而又不负责任的复杂性。

我开始拥有一种“所谓的世人,不就是个人吗”的观念。
自从开始认为“世人就是个人”之后,比起过去,我已稍微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借用静子的话来说,我变得有些任性,不再那么战战兢兢。另外借用屈木的话,我变得小气许多。再借用茂子的话,我已不太疼爱茂子。
世人。看来,我似乎也隐约明白什么是世人了。它是个人与个人之争,而且是现场之争,只要现场能战胜即可。人绝不服从他人,即便是奴隶,也会以奴隶的方式展开卑屈的反噬。所以人们除了借由现场一诀胜负外,没有其他生存之道。

过往我的恐惧,就像是被科学迷信恐吓一般。

屈木与我。
彼此轻视,却又互相往来,使得彼此越来越无趣。若将这视为世上所谓的交友,那我和屈木之间一定就是朋友的关系。

难道纯洁无暇的信赖之心是罪恶的泉源吗?
纯洁无暇的信赖之心也是一种罪过吗?

不幸。这世上有形形色色的不幸之人,不,就算说全是不幸之人也绝不夸张。然而,他们的不幸可以正大光明地向世人提出抗议,而世人也能轻易了解他们的抗议,并寄予同情。可我的不幸,全是出于自己的罪恶,无从向人抗议,若是我结结巴巴地说出一句类似抗议的话语,肯定所有世人都会对此大为震惊,会认为“你竟然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我现在别说是罪人了,甚至还成了疯人。不,我绝对没发疯。我从来没有片刻发疯过。不过,听说大部分的疯子都会这样说自己。换言之,关进这家医院里的人是疯子,没被关进这里的人,则是正常人。

父亲已不在了,我觉得自己装满苦恼的心顿时变得空无一物。

一切都将就此流逝。
我今年将满二十七岁。



“奔跑吧!梅勒斯”
就是因为他信任我,我才要跑下去。这不是来得及来不及的问题。也不是他还有命没命的问题。我感觉自己是在为更加恐惧/更加巨大的事物而奔跑。

打我一拳吧,使足劲儿打我吧。我在路上做了个噩梦。如果你打我的话,那我就没有资格拥抱你了。打吧!

梅勒斯,你打我吧,声音要像刚才我打你那拳一样亮响。在这三天里,我曾经稍稍对你起过一个疑心。这是我出生以来,头一次怀疑你。如果你不打我的话,那我也没资格拥抱你了。




“斜阳”
社会法则,说到底维护的还是法则本身,其中并没有对生者之爱。

艺术家这种人,不论年纪多大,都会做出这种孩子气的事情来吧。

那可真有趣。如果是贴着标签,反而给人一种安全又可靠的感觉呢。就好比脖子上挂着铃铛的小猫,那真是可爱。反而是没贴标签的坏人更可怕呢。

我们再见一面吧,到时候,要是不喜欢我,请明说。我心中的火焰是您点燃的,也请你把它熄灭。凭我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让这火焰熄灭。

人在看不起别人的同时也看不起自己。

“朋友们都在玩乐,就我一个人努力的话会觉得很不好意思,也很害怕。所以即便不想玩,也只能强迫自己加入他们。”
“你这就是贵族气质,换成我看见别人玩,会觉得如果自己不玩那就吃亏了,所以也拼命地玩。”




“道化之花”
我之前也说过了,他们的交谈与其说是谈心,不如说是为了让气氛更加和谐,所以基本上没有人会说实话。但继续听下去,会发现居然还有可取之处。他们那些装腔作势的词句,偶尔也会发出令人诧异的真诚之声。



“美男子与香烟”
我素来自诩是独自一人奋战至今的,但如今,却感觉自己随时可能败下阵来,因而感到忧心忡忡。但是到如今,我也不可能再去低头,向那些对我嗤之以鼻的人认错,恳求让我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除了一边独自灌着劣等的酒,一边坚持奋战之外,我已别无选择。
属于我的战斗。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那就是:一场与陈旧事物之间的战斗,一场与那种人们已经司空见惯的矫情的战斗,一场与不言而喻的阿谀奉承之间的战斗,一场与小气之人、与悭吝之人之间的战斗。
因循守旧之人是如此卑劣无耻。不管碰上什么事,他们都会厚颜无耻地摆出一堆陈腐不堪的文学论或艺术论来,借此来践踏那些正努力萌芽的新兴幼苗。不仅如此,他们竟然还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这实在是让我自叹弗如。任由你风吹雨打,他们都不会有分毫的动摇,只是一味地吝惜生命与金钱,为了出人头地取悦妻小而拉帮结派,团结一致地欺凌孤军奋战之人。

整天自以为是,不管别人说什么,都觉得自己才是对的,而浑然梦醒之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地道的一隅中,不再是人。仅仅只是从地道里匆匆走过,我便已真切地感受到了那种颤栗。



"候鸟"
汝之沉默,令吾不战自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失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失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