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盗 长安盗 6.1分

不用金钱衡量的是什么

十六君
这是一本“非典型海岩”。

名字不海岩。海岩写惯了生死别恋,再配以警匪侦缉故事,怎么突然写古代了?打开书页才知道,哦,原来讲的是盗墓案件。换言之,这是一篇公安部门为了引起世人对于国宝盗窃的关注而给海岩布置的命题作业。

故事也不够海岩。男女主人公的爱情线弱化,女一号赵红雨的人物性格不算可爱,能力强却任性,随意辞掉警察工作,屡遭后妈毒手都没有察觉。男主人公邵宽城同理,作为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除了英语好,其他的都很平庸,连长相都稚嫩,在警队做着档案工作。就这样一对看似如此平凡的青梅竹马,然而海岩对于他们的吝啬不只是如此,更是让女主赵红雨在小说中后半段便早早下线。

熟悉海岩的人都知道,海岩对于男女纯情向来热情讴歌。《永不瞑目》,《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玉观音》……每一部的感情都是炽热的,他们对于感情的追逐,超脱于名利,忘却于生死。曾经的浪荡公子,曾经的任性千金,在经历风雨后还拥有一颗至诚互爱之心,这些人都是可爱的,但这部新作,很显然,随着女主下线过早,讴歌爱情不是主题。

或许,连海岩自己都困惑,这个“拜金时代”,还有他笔下的爱情吗?

或许海岩觉得没有,所...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非典型海岩”。

名字不海岩。海岩写惯了生死别恋,再配以警匪侦缉故事,怎么突然写古代了?打开书页才知道,哦,原来讲的是盗墓案件。换言之,这是一篇公安部门为了引起世人对于国宝盗窃的关注而给海岩布置的命题作业。

故事也不够海岩。男女主人公的爱情线弱化,女一号赵红雨的人物性格不算可爱,能力强却任性,随意辞掉警察工作,屡遭后妈毒手都没有察觉。男主人公邵宽城同理,作为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除了英语好,其他的都很平庸,连长相都稚嫩,在警队做着档案工作。就这样一对看似如此平凡的青梅竹马,然而海岩对于他们的吝啬不只是如此,更是让女主赵红雨在小说中后半段便早早下线。

熟悉海岩的人都知道,海岩对于男女纯情向来热情讴歌。《永不瞑目》,《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玉观音》……每一部的感情都是炽热的,他们对于感情的追逐,超脱于名利,忘却于生死。曾经的浪荡公子,曾经的任性千金,在经历风雨后还拥有一颗至诚互爱之心,这些人都是可爱的,但这部新作,很显然,随着女主下线过早,讴歌爱情不是主题。

或许,连海岩自己都困惑,这个“拜金时代”,还有他笔下的爱情吗?

或许海岩觉得没有,所以他把目光投向古代。又恰巧公安部门破的盗墓案和他想写的唐代故事有关,才促成了这个故事。“我以为,今天的人与过去的人相比,最无趣之处就是爱已消亡,爱情因人类进入拜金时代而灭绝殆尽。于是,当我的笔触仍然试图留住爱情的时候,我的目光就不得不转向历史。于是,决定去写古装。”这是海岩对于爱情的呐喊。

或许海岩在写这部书时,心里想的是批判,即使公安的目的在于引起人们对于国宝盗窃的重视,但海岩却“夹带私心”地鞭挞这个荒唐的时代,所以在整个盗墓团队连环案件中,披露的人性才会这么丑陋。万家的每一个人,内心都是丑陋无比的!

万教授的老婆林白玉,保姆小刘,著名历史学者万教授,这三个同一屋檐下的人,表面看起来光鲜无比,实质上骨子里腐朽如蛆虫。林白玉和人私通,贩卖国宝。小刘阴狠市侩,万教授利欲熏心,每一个住在万家别墅的人都寄生在阴暗之中。他们表面光明,却在背地里吸取黑暗为食。即使成就已到教授级别,业界学者,众人敬仰的地步,欲望还在一步一步吞噬着他们。

你能说万教授不爱她的女儿吗?不能,要不然他不会亲自把女儿找回来共享天伦,想让她继承自己的产业,甚至送给她那只价值百万的唐代玉环。可是最终杀了自己女儿的还是他自己。那一枪葬送了女儿的性命,也葬送了他自己的人性。

武惠妃为什么一定要除掉三王?
因为利益。

“古往今来,太多的利益未必让人幸福。”
“多半让人不幸”。

万教授从年轻时为了利益地位抛弃红雨与红雨的母亲,再到功成名就时为了巩固自己的利益地位不惜杀了红雨。拥有的越多,欲望越大,身边的危险,嫉妒,贪婪也越多。

地位崇高至万教授,地位低下如保姆小刘。万教授为了巩固,小刘则为了得到。

小刘为了得到林白玉给的一点好处就敢串通杀人。在红雨死后,万家被封之前还能将骨灰盒中的玉环偷出贩卖。这只与武惠妃和杨玉环都颇有渊源的玉环,被小刘偷带到老家贩卖,售出价:六千八百元!

只要自己能够生存,杀人放火也在所不辞。她是这个社会的底层人,家庭告诉她她需要找个人结婚,得到的彩礼给她哥治病。这样一个可怜人,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钱才能救她!她只需要钱!与她无冤无仇的红雨,在与她见第一面时便有敌意,她“理所应当”地感觉到红雨是来抢财产的,无论抢谁的财产,只要与钱有关,都是敌人。甚至在林白玉答应只要小刘在红雨饭食里下毒,她便能得到好处时,毫不犹豫地答应。她是可怜人,但同时她可恨,她的处境可怜,可她的心却与剥削她的人一般丑陋。金钱吞噬了她,钱才是她的上帝!

还有诸如杨锏之流的盗墓犯,他们不会理会这些文物的历史,这些文物的家。在他们眼里,唐代帝后石樽只有用金钱交易时,才是他的价值。无论买手是哪国人,无论最终文物是何用途,无论文物会不会被破坏。

案件告破之后,记者向公安问话,玉环的价格成了记者与公安争论的导火索。记者说,这是商业时代,什么都可以以金钱衡量。公安说,那正义,历史,忠诚,祖先,奉献,牺牲……都是不交易的,是无价的!

听说这段争执确确实实存在。但无论如今的时代多么“拜金”,但总有不能用金钱衡量的东西。就像做人得有底线,无论是道德还是法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安盗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安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