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的焦虑

blueblood
主要是把内容做了一下摘要和总结~~~
我们为什么追求显耀的身份?为财为名。 而我们心里渴望的却是爱。获取他人的爱,意味着我能感到被关注,有人会注意到我出现,记住我的名字,倾听我的意见,关注我的动态,宽宥我的过失……而这些就是我们想要从一切行为中得到的价值。

为什么我们想要获得爱?因为我们的自我判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不确定性,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别人对我们的看法,也许我们能够更坚强一点,固守自己的底线,也有可能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感到岌岌可危。未成年的时候,好像一切都是简单美好的,我们不需要做什么就可以享受到他人的宠爱,是周围的人关注的中心。而成年以后,我们获得的爱取决于我们的成就。在学校我们需要彬彬有礼、成绩优异,在社会上又要获得一定的地位和声望,如果人生可以复制模板,这应该就是标准了吧。我们的努力无非是在摄图找到我们儿时那种充分的无条件的宠爱。

“怎样才算足够?”每次问这个问题,都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因为我们的判断是和那些和我们差不多的人来进行的,如果我们比照的群体更加优越我们就会感到自己应该要有更多的成就,焦虑随着而来。“我们并不会妒忌那些胜过我们千百倍的人,却常...
显示全文
主要是把内容做了一下摘要和总结~~~
我们为什么追求显耀的身份?为财为名。 而我们心里渴望的却是爱。获取他人的爱,意味着我能感到被关注,有人会注意到我出现,记住我的名字,倾听我的意见,关注我的动态,宽宥我的过失……而这些就是我们想要从一切行为中得到的价值。

为什么我们想要获得爱?因为我们的自我判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不确定性,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别人对我们的看法,也许我们能够更坚强一点,固守自己的底线,也有可能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感到岌岌可危。未成年的时候,好像一切都是简单美好的,我们不需要做什么就可以享受到他人的宠爱,是周围的人关注的中心。而成年以后,我们获得的爱取决于我们的成就。在学校我们需要彬彬有礼、成绩优异,在社会上又要获得一定的地位和声望,如果人生可以复制模板,这应该就是标准了吧。我们的努力无非是在摄图找到我们儿时那种充分的无条件的宠爱。

“怎样才算足够?”每次问这个问题,都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因为我们的判断是和那些和我们差不多的人来进行的,如果我们比照的群体更加优越我们就会感到自己应该要有更多的成就,焦虑随着而来。“我们并不会妒忌那些胜过我们千百倍的人,却常常因为亲近的朋友的成功感到不安。产生这种妒忌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和他人之间的远远不成比例,反而是我们的互相接近。”《人性论》里是这样说的。

那什么时候才会感到羞愧?某件事情我们不仅尽力了而且在一开始就觉得这件事情设计我们的自尊和成就感的时候,结果却还做砸了的时候。因为我们的目标决定了我们队成功和失败的解读。我们对自己的期望高一些,我们遭受羞辱的可能性也增加一份。解决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降低对自己的期望,另一个是努力取得更高的成就。然而社会的风标总催促我们拥有更多的事情,如果过度的抬高了自己的期望,可能足够的自尊将永远无法实现。

卢梭认为,任何时刻不管我们占有的财物多么丰富,只要我们还在追求某种不可能得到的东西,我们就谈不上富有。只有两种途径来使人变得富有:很多的钱或者克制欲望。也许我们不能成为一条更大的鱼,全神贯注使自己不比周围的鱼儿小也能消除我们的心头之患。也正是因为我们永远都不能安于现状,永远都有尚未企及的梦想,才有挥之不去的焦虑。

我们无法稳妥地保持自己的身份:因为才能变幻无常,运气时好时坏,雇主和盈利原则紧紧制约,经济周期周而复始。因此我们的焦虑也随着身份的变化持续不断。解决方法主要从哲学、艺术、政治、基督教和波西米亚这些常识创建的新的身份等级来分析,提供了富有说服力和复位能力的事例告诉我们,每个时代都有一些人无法或者不愿意温顺地服从关于上层身份的主流挂念,但他们有资格拥有更好地称呼,而不是被残忍地称为失败者或者小角色。

小说里让我们看到了那些和外在条件无关的内在的灵魂,悲剧故事折射出人性的黑暗,带领我们探索那些失败的原因,讽刺作品是另一种反对狂妄自大、冷酷无情、华而不实的抗议,幽默帮我们缓和身份的焦虑。

通过政治斗争,不同群体都在试图摆脱既有体系利益既得者的统治以为自己获得尊严。像《富裕社会》里说的“一个人的收入明显低于周围人,即使对生存而言已绰绰有余,,但他依然为贫穷所困扰,他们缺乏社会所规定的最低的体面要求,因为它们不能完全逃脱被社会定义为不体面的命运。”有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有的人看到一个挣扎着生活的穷苦人会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财富和贫穷为什么会作为道德水平的依据。作者说挣钱的过程需要治理、体力、合作精神等优秀的品质,挣钱越多,要求越高。关于这个问题我持精英反对者一样的观念,真正的有点是一些难以捉摸且复杂异常的素质。我们队他们进行判断之前,先把财富和美德的联系断开,尽力确保把自己脚上的高跷去了。

死亡向我们解释我们妄图通过身份获得的意图都是极为脆弱、或者毫无价值的。我们注定要在无助中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我们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在能经受我们身份变化腐蚀的人际关系的人身上的原因。对死亡的预见能够使我们追求我们心中最渴望的生活方式,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糟糕,屋顶会塌陷、银行会变成废墟、我们将会死去、每一个我们所爱的人都会离世,我们所有的成就都会深埋地底,那现在的你,想要的是什么?

基督教告诉我们,我们同他人实际上并无二致,认识到这点才是一个人最高贵的人生和最完整的个人的基础。

不管我们思想多么独立,我们实际上可能并不理解自己的需要。我们的灵魂极易受到外界声音的干扰,内心的一点点声音常常被淹没在噪声之中,我们也容易受到误导,偏离了对自己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情的谨慎而艰苦的求索。我们以为自己一旦攀登到顶峰,就可以一直享受幸福的生活,却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一旦到达顶点,我们就会被唤回谷底,重新处于焦虑和欲望的洼地中。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去代替另一种焦虑,用一种欲望去代替另一种欲望的过程。很多我们关注的都与自己的需求无关,而过多去关注那些可能都不会出现在自己葬礼的人的看法,一旦我们停止嫉妒他人,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居然用来这么多时间来羡慕那些错误的东西, 把我们短暂的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破坏殆尽。
 
他不能走路是因为他长着一对庞大的翅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身份的焦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份的焦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