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薄命,薄命红颜

晓茉

看《中国才女的红尘旧梦》,张爱玲,三毛,萧红,庐隐,苏雪林,陆小曼,林徽因,冰心,丁玲。越看越不耐烦,在读这本书之前,只对张爱玲和三毛有兴趣,读过之后,还是只对她们俩有感情。我如此钟爱着残缺的人生,钟爱着用泪水与痛苦铺就的路,钟爱着在感情世界里颠沛流离寻不到归属的女人······我欣赏的是脱离于时事烟火,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浮的人。诚然,我们离不开环境,离不开社会,离不开动荡与安宁,我们要爱国,要忧国忧民,要有济世救民的仁心,这是从小书本上学的,老师们教的。可是,我偏偏就沉迷于张爱玲的旧日繁华与苍凉。我宁愿记得那些丝绸衣服的花纹与式样,我宁愿看到一场场爱情腐朽成尘,我不愿看到“新时代女性”、“脱离封建时代黑暗的牢笼”诸如此类的字眼。我如此痴迷于那个压抑荒凉的年代,痴迷于那些凄凄挣扎的魂灵,痛的美比喜悦的美更能带给我强烈的冲击。张爱玲始终游离于那个大时代之外,那个激昂的时代有太多太多东西去歌颂,去愤慨,可是,她始终选择在金粉回忆里编织遥远的荒凉的梦。三毛亦是,在那个叫撒哈拉的地方,在漫天烟尘里,六年疯狂绚烂的年华,然后,用一生去追忆,遗忘。

一直不喜欢鲁迅,连带着一群左翼作家一起...

显示全文

看《中国才女的红尘旧梦》,张爱玲,三毛,萧红,庐隐,苏雪林,陆小曼,林徽因,冰心,丁玲。越看越不耐烦,在读这本书之前,只对张爱玲和三毛有兴趣,读过之后,还是只对她们俩有感情。我如此钟爱着残缺的人生,钟爱着用泪水与痛苦铺就的路,钟爱着在感情世界里颠沛流离寻不到归属的女人······我欣赏的是脱离于时事烟火,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浮的人。诚然,我们离不开环境,离不开社会,离不开动荡与安宁,我们要爱国,要忧国忧民,要有济世救民的仁心,这是从小书本上学的,老师们教的。可是,我偏偏就沉迷于张爱玲的旧日繁华与苍凉。我宁愿记得那些丝绸衣服的花纹与式样,我宁愿看到一场场爱情腐朽成尘,我不愿看到“新时代女性”、“脱离封建时代黑暗的牢笼”诸如此类的字眼。我如此痴迷于那个压抑荒凉的年代,痴迷于那些凄凄挣扎的魂灵,痛的美比喜悦的美更能带给我强烈的冲击。张爱玲始终游离于那个大时代之外,那个激昂的时代有太多太多东西去歌颂,去愤慨,可是,她始终选择在金粉回忆里编织遥远的荒凉的梦。三毛亦是,在那个叫撒哈拉的地方,在漫天烟尘里,六年疯狂绚烂的年华,然后,用一生去追忆,遗忘。

一直不喜欢鲁迅,连带着一群左翼作家一起讨厌。曾经还会为冯德英等人的小说感慨唏嘘,典型一爱党爱国的乖小孩儿,而今,跑到图书馆,看到这类书就退避三舍了。如果说一切都是历史的注定,都是命运的注定,那些愤慨与激昂,恕我愚昧,我读不懂。谁对谁错,哪有那么容易分得清。这世界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太多,而是好人坏人分不清。如果一切都像电视电影里演的那样,坏人就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好人就是一尘不染的好人,倒也安闲清净。可问题是,哪有那么多坏人,又哪有那么多好人,又哪有那么多值得为之抛却一切的政权?都是浮云,浮云······

鲁迅的杂文,说到底,不就是时评吗?不过是行使一下话语权而已,如果不是共产党执政,鲁迅有多大市场?

扯远了,扯回那几个女人,我爱的,依旧是张和三罢了。我要的,回肠荡气的人生,平平淡淡的人生;我要的,一生的行走与寻找。冰心大爱,抱歉,那种清新雅致让我厌倦;萧红、丁玲、苏雪林、庐隐本身的作品我就无亲近之心;陆小曼在徐志摩死之后做再多又有何用,人已逝,你的改变只是自己解脱的借口;林徽因太过幸运,招人疼,就算是嫉妒吧,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好吧,言语恶毒了些。

也许,真的红颜定薄命,薄命尽红颜,读罢此书,想起那些女子,心底也是一片凄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才女的红尘旧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才女的红尘旧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