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是一种近乎必然的选择

绿色植物
近日重读吴思的《潜规则》一书,似乎感觉把这本书读厚了,因为字里行间放佛看到了更多的东西,但同时又觉得把这本书读薄了,洋洋洒洒的一本书,半页纸也可以给它来个总结。厚薄之间恍悟时光飞逝,是自己把自己的人生经历也掺杂在读书的过程中。

作者创造了好多精辟的词汇,比如潜规则、合法伤害权、第二等公平、名义工资等。潜规则是在讲一种选择和博弈,无论你处于那种位置,都要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活法,否则就要被淘汰出局,比如清官、作死的皇帝、上诉的刁民等。写作中,他也常常戛然而止,给读者以想象和思考的空间。

在复旦出版社出的新版里加入了潜规则的定义一章,其实,我觉得是画蛇添足的多余。因为整本书都在讲潜规则,这种定义最好是通过意会的,单独写定义反而觉得索然无味。在自序中,作者也早就点出何为潜规则——“一个不成文的又获得广泛认可的规矩,一种可以称之为内部章程的东西……支配着现实生活的运行。”

培根说过“读史使人明智”,唐太宗说过“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百家讲坛的火,明朝那些事儿的火,都说明人们的内心深处愿意阅读历史,并且相信历史可以对现实有所指导。作者吴思更是通过读史,才曲径通幽,发现了行走...
显示全文
近日重读吴思的《潜规则》一书,似乎感觉把这本书读厚了,因为字里行间放佛看到了更多的东西,但同时又觉得把这本书读薄了,洋洋洒洒的一本书,半页纸也可以给它来个总结。厚薄之间恍悟时光飞逝,是自己把自己的人生经历也掺杂在读书的过程中。

作者创造了好多精辟的词汇,比如潜规则、合法伤害权、第二等公平、名义工资等。潜规则是在讲一种选择和博弈,无论你处于那种位置,都要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活法,否则就要被淘汰出局,比如清官、作死的皇帝、上诉的刁民等。写作中,他也常常戛然而止,给读者以想象和思考的空间。

在复旦出版社出的新版里加入了潜规则的定义一章,其实,我觉得是画蛇添足的多余。因为整本书都在讲潜规则,这种定义最好是通过意会的,单独写定义反而觉得索然无味。在自序中,作者也早就点出何为潜规则——“一个不成文的又获得广泛认可的规矩,一种可以称之为内部章程的东西……支配着现实生活的运行。”

培根说过“读史使人明智”,唐太宗说过“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百家讲坛的火,明朝那些事儿的火,都说明人们的内心深处愿意阅读历史,并且相信历史可以对现实有所指导。作者吴思更是通过读史,才曲径通幽,发现了行走历史丛林的密钥。自序中作者梳理了本书的结构。如果说潜规则是看待历史的一副眼镜,那么关系二字则是看待潜规则的眼睛。统治者(特指皇帝)、官员和平头百姓三者彼此的关系决定着历史的走向。

官员是最重要的,这是我重读之后一个最大的感觉。官员在整个社会网格中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可以说官吏如何,这个社会就是如何。作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皇上是要步步受限的。这一点《万历十五年》和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都有精彩的反映。反而官员在这个关系中拥有最高的自由度,欺上瞒下,因此才可以身怀利器。谈到这个利器,让我想起电视剧《乔家大院》中乔致庸想要做税银汇兑时,孙茂才对其说的话,他说国之利器不可示人,意思国家税银是国家的命脉,你一个商人还想碰国家命脉,那你就活不长了。利器是国家机器赋予的,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官员本身就是国之利器。有那么多的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当官,就是要做利器。

印象最深的一章是“正义的边界总要老”。作者细致地描述了社会规则的移动,看了有种触目惊心之感。作者很明确地写道“随着年头的增加,某些行为边界总要朝着有利于官吏的方向移动。”官吏是规则的制定者、执行者和监督者,如此移动,只能说是必然。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负能量的自白(微信号:fnldzb),原创干货文章分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潜规则(修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潜规则(修订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