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一个异族

小默
没有想过重读这几本书是这么多年以后了。也没有想即使我对它们都已经这样熟悉,还是依旧被不断地感动到。第一次读完安德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很角色代入——即使知道不切实际,也总是觉得有一天自己会去到那个战斗学校里,经历类似的事情并在其中成长;安德的影子则是最能激发我情绪的那一本,直到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当年第一次读的时候,对于Bean不愿意好好做测试差点与学校失之交臂的焦虑,而今天又一次读到结尾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痛哭;而死者代言人则极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宗教和原则的态度,或者说是契合了我的价值观却又帮助我多思考了一点,我相信它,也希望真实社会能有类似的角色存在。

很久以前就想写这个系列的书评,却总是觉得内容过于浩瀚而无从下笔。从昨天晚上到今天重新读完这三本,仔细的又体会了一下为什么这个系列对我来说有这样大的触动。觉得恐怕至少有一点现在可以写,就是三本书的一个共同主题:即使只是一个异族,也希望终有一天能够为他人所看到和理解,这和你我他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世俗世界里,存粹而永恒的爱是不存在的。

《安德的游戏》一书的核心情节,是安德总是需要去彻底地击败他人。要实现这一点,安德需要真正理解对...
显示全文
没有想过重读这几本书是这么多年以后了。也没有想即使我对它们都已经这样熟悉,还是依旧被不断地感动到。第一次读完安德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很角色代入——即使知道不切实际,也总是觉得有一天自己会去到那个战斗学校里,经历类似的事情并在其中成长;安德的影子则是最能激发我情绪的那一本,直到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当年第一次读的时候,对于Bean不愿意好好做测试差点与学校失之交臂的焦虑,而今天又一次读到结尾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痛哭;而死者代言人则极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宗教和原则的态度,或者说是契合了我的价值观却又帮助我多思考了一点,我相信它,也希望真实社会能有类似的角色存在。

很久以前就想写这个系列的书评,却总是觉得内容过于浩瀚而无从下笔。从昨天晚上到今天重新读完这三本,仔细的又体会了一下为什么这个系列对我来说有这样大的触动。觉得恐怕至少有一点现在可以写,就是三本书的一个共同主题:即使只是一个异族,也希望终有一天能够为他人所看到和理解,这和你我他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世俗世界里,存粹而永恒的爱是不存在的。

《安德的游戏》一书的核心情节,是安德总是需要去彻底地击败他人。要实现这一点,安德需要真正理解对方;但每当他真正理解一个对象,在知己知彼之后,他即将彼此视为一体。从本质上来讲,这是一种爱。而彻底完败对方却意味着要强烈重创,甚至毁灭对方。所以即使安德知道做这些事情的理由都是正义的,也是必须的,这样做仍然也让安德承受了同样剧烈的痛苦。这样的过程不断循环和放大,直到安德灭绝了虫族。整整一个种族。

在这部书里,虫族是显性的异族,而安德自己则是隐性的——为了他的“成长”,他从一开始就被精神上隔离与孤立,而他也唯一能够理解虫族的那一位。整整一部书里,他都在渴求自己的痛苦被人看到,被理解和接纳,然而却一直都没有。格拉夫和马泽看到了,却认为自己不能表达,因为要避免安德产生依赖心理;华伦蒂看到也表达了,但与此同时也一再提醒安德要知道自己的责任,不能因为自己的痛苦的退缩;Bean也看到了,却没有什么机会和途径去表达。虽然他做了很多,安德却依然不知道,也从而无法得到安慰。

一个人为了所有的其他人全力以赴,至个人能力的极限,去承担极其巨大的责任,却永远没有办法拥有朋友,家人,或者爱人。这是何等孤独的境地。同样是英雄,安德比弗罗多更痛苦:霍比特人对抗的是真实的邪恶,安德面对的却只是一些有血有肉有犯错的普通“人”;安德身边有下属们,却总是隔着一定的心理距离,不会分享护戒小分队成员之间的亲密;毁灭魔戒是抽象性的,屠异和战斗却需要直面真正的死亡;佛罗多和山姆可以肩并肩地走,可以互相背负,而安德甚至不知道豆子就是他的山姆(他的影子从基因来讲,也是个地道的异族;))。虽然我坚定的认为,奥森的作品与托尔金作品的差距,就像是战斗学校里路人甲学员与安德的差距一样大(或者说是艾森豪威尔与拿破仑的区别);但可能是由于奥森更加简单粗暴直接,书中安德体验到的孤独与痛苦让我更能理解和体会。

所以当看到Bean最后被哥哥领回家,见到父母和嬷嬷团聚的时候,我都会觉得特别伤感。“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这样的话,安德永远听不到;而豆子得到了,就好像代替他们俩一起得到了一样——即使你只是一个异族,最终还是会发现,这个世界上你有人可以去信任,因为他们的的确确在爱你,希望接纳你,并且愿意陪伴你。

对这样一种绝对而存粹的爱的渴求,是贯穿我们世俗生活一个极为重要的主题。很多所作所为所想,都由此驱动。然而书里所描述的这个历经艰险而后能抵达,并且充满存粹之爱的归宿,并不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所以安德内心所面对的困境,是具有普遍性的。

还好奥森大叔在《安德的游戏》创造完安德这个未来战争世界里的西西弗斯之后,并没有停下笔来。反而是继续写,并给读者发了两颗糖。《安德的影子》里,豆子最后有了归宿,让我们的心得到了一些慰绩;而在《死者代言人》里,安德也有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人和孩子。读代言人这一本,也是我乐的最多的时候。生活在好几类异族(虫族,小个子,简),一家子叛经离道者,以及一群为了一只羔羊不惜选择和所有星星开战的权力拥有者(这种权力拥有者真的可能存在吗?)之间,安德简直算得上是一个正常人了。豆子有了一个家,而安德却拥有了一个星球。当然从作品的价值来讲,似乎皆大欢喜总是不如悲剧来得深刻。但是作为一个年纪渐长,知道自己永远没有机会去战斗学校的人来说,在书里看到一些表达希望和光明的内容,总是感觉愉快的。

虽然接触到安德的游戏,魔戒和哈利波特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对于我来讲,只有战斗学校是属于少年时代的自己的,而霍格沃兹和中土都是他们的。今天终于提笔写下了这样一些文字,虽然还是不甚满意,但也终究是开心满足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安德的影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德的影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