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歌 青春之歌 6.9分

变老后,我们都成了余永泽

MoCo

前些日子,忽然动了重读《青春之歌》的念头,应是有所见,有所感,和有所思吧?在与人接触、交谈中,常常碰到一个话题:革命,以及可能的动荡。不少人都表示,无论如何,还是别乱吧!便想起过去小说和电影中的中间人物。按评论的说法,这些人都不是坏人,却对革命不理解,愚昧,落后,自私……在革命者的感召下,有的开始转化,有的则冥顽不化。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是怕乱的,也是不折不扣的中间人物。这一刻,余永泽的名字,自动从脑海里跳出来了。 《青春之歌》,一言以蔽之,是青年学生的革命道路之歌,是主人公林道静投身革命的全纪录。小说的第一部,写林和余的相识、相恋及分手。我是在大一读这小说的,时隔近40年重读,没了青春的热血,飞扬的情愫,只有平静、漠然和无动于衷。读完后不得不说,杨沫写这书,用的是“革命+恋爱”的招数,艺术上实在乏善可陈。 我发现,书中大多数人物和情节的设置,似乎都用来证明,林道静革命道路之正确。中学好友陈蔚如,毕业后嫁给银行副理,当上阔少奶,有了可爱的孩子,丈夫每天回家,不会像别的男人那样去找舞女。然而这只是假像。陈最终的结局是,在得知丈夫有了新欢后,以安眠药结束生命。“恋爱专家”白莉苹...

显示全文

前些日子,忽然动了重读《青春之歌》的念头,应是有所见,有所感,和有所思吧?在与人接触、交谈中,常常碰到一个话题:革命,以及可能的动荡。不少人都表示,无论如何,还是别乱吧!便想起过去小说和电影中的中间人物。按评论的说法,这些人都不是坏人,却对革命不理解,愚昧,落后,自私……在革命者的感召下,有的开始转化,有的则冥顽不化。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是怕乱的,也是不折不扣的中间人物。这一刻,余永泽的名字,自动从脑海里跳出来了。 《青春之歌》,一言以蔽之,是青年学生的革命道路之歌,是主人公林道静投身革命的全纪录。小说的第一部,写林和余的相识、相恋及分手。我是在大一读这小说的,时隔近40年重读,没了青春的热血,飞扬的情愫,只有平静、漠然和无动于衷。读完后不得不说,杨沫写这书,用的是“革命+恋爱”的招数,艺术上实在乏善可陈。 我发现,书中大多数人物和情节的设置,似乎都用来证明,林道静革命道路之正确。中学好友陈蔚如,毕业后嫁给银行副理,当上阔少奶,有了可爱的孩子,丈夫每天回家,不会像别的男人那样去找舞女。然而这只是假像。陈最终的结局是,在得知丈夫有了新欢后,以安眠药结束生命。“恋爱专家”白莉苹,一度参加革命,后来做演员,嫁给影片公司经理,做第二房太太,却常感空虚无聊,与潘秘书长鬼混,后者是个“瘾君子”……不革命,就都得遭遇不幸?即便生活中真有这样的例子,也只是个案吧?明眼人一看就知,作者在以他人的悲惨与堕落,反证林道静选择革命之英明。给陈蔚如安排的结局,更是近乎诅咒了。 最有意思的是大学生许宁。我都不记得,书中还有这样一个他。重读时发现,这是作者写得稍有血肉的人物。之所以这么说,是他身上体现了既革命又软弱的两面性。这是个小官员之子,父亲早逝,母亲依靠丈夫留下的薄产,把儿子抚养到上大学。他虽参加革命,一到紧要关头便退缩。当他因为害怕,未去送赴东北抗日的同学而回到家里时,特务上门了。他马上想到:“如果今天坚决地和他们一起走了,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吗?”不是说,这事不可能发生,而是这种“不革命也没有好果子吃”的逻辑,放在当时的背景下,实在缺乏说服力。他后来被判刑,坐监。出狱后,决定去陕北,在作者看来,成了真正的革命战士,从此前途一片光明。 余永泽是除林道静外,着墨最多的人物。现在大家知道,他的原型是张中行,被称作国学大师、散文大家。余是在林最困难时出现的。当时,林逃婚出走杨庄,投奔教书的表哥,表哥早被开除,林在此举目无亲,虽被校长挽留,发现是个圈套后投海自尽,被回村度假的大学生余救起。林嫁给余,并非全是报恩,因为余“思想丰富”,“对人生、艺术有许多见解”。婚后一段甜蜜,不久两人产生矛盾,根本分歧在于:一者要革命,一者不愿革命。一天,林要参加“三一八”纪念游行,邀余一起去。余不愿去,也反对林去,理由是:“我不能叫你盲人瞎马地去乱闯!”结果林还是去了。 导致两人分手的是卢嘉川。这是个革命者,是林的引路人。当时,卢被特务盯上,跑到林家中,请林给秘密联络员送个口信,并叫余晚点回来,因余一回来,自己就得走,而特务就在门外。两件事林都照做了。但林没有说服余,因余生了醋意:“原来你的男朋友在等你!”林确实爱上了卢,且卢自己也知道,但均只停留在精神层面。余回家,愤然指责卢,卢只好离开,出门后旋即被捕,在狱中被拷打致死。林终于明白:“不是走一条道路的‘伴侣’是没法生活在一起的。”再次离家出走。 那么,余是什么样的人呢?这是个“胡博士的信徒”。他的人生规划是:“自立一家学说”——学者——名流——创造优裕的生活条件……他对林有爱,也有社会责任感,承诺在当了家后,像托尔斯泰一样,把土地全部奉送给农民。他对爱国有自己的理解,认为光“喊喊空口号”是没有用的;作为学生,“整理国粹就是爱国”,“是采取自己的形式来救国的”。剔除作者强加的贬词,余至少是个有爱心、事业心和有见解的好青年。至于卢嘉川被捕,林将原因归结于余,这是不公平的:第一,不存在余告密;第二,卢在那种情况下,自己走出房门,无异自投罗网。 大概因为人物原型的关系,作者没有给余安排太难堪的结局。几年之后,林与余在街头偶遇。此时的余,长袍大褂,胳膊挽个女人,一见林主动打招呼,并介绍烫发红唇的新夫人。时余已任职北京图书馆,租了小房子安家。读到这里,我想起保尔与冬妮娅见面的情景:两个走上不同道路的人,交叉路口相逢,再见已是路人。不管怎么说,余得以善终,在他的身上,没再演绎“不革命也没有好果子吃”的逻辑。 林、余对革命的态度为何如此不同?可借用一度流行的阶级分析法。两人都出身大地主家庭,但林母是穷人的孩子,被林伯唐娶为N房姨太,生下林不久就疯了,后被撵出林家,最终跳河自尽。林自小受尽继母打骂,只因长得漂亮,为了“不赔本”才给念书。林中学快毕业时,林家破产,父亲带着姨太跑了,林成了继母“唯一的财产”。继母逼她嫁给阔佬局长。后来林对卢嘉川说:“黑暗的社会不叫我痛快的活,我宁可去死!……自从看了你们给我的那些革命的书,明白了真理,我就决心为真理去死。”相反,余就没有类似林的经历。鲁迅说: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未曾阔气的则渴望革命。不同的阶级(阶层)肯定作出不同的选择,此语不可不谓深刻。 我已忘记当年读《青春之歌》的感受,可以肯定的是,跟大多数同学一样褒林贬余。时至今日,我们对林、余的评价,还会跟以前一样么?会不会感觉林过于偏激、幼稚、冲动?反而觉得余平和、务实、理智?我们都曾经是林道静,或至少赞赏过林道静,如今变老后,怎么一多半变成了余永泽?不知不觉中,我们都走到自己的对立面!这是很有意思、很值得深思的。 更有意思的是,我看的这本《青春之歌》,书腰上标着“某某部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100种优秀图书”,不禁为之捏了一把汗。让青少年读这书目的何在?是让其爱党?还是爱革命?如前所述,小说中暗含一种“不革命也没有好果子吃”的逻辑,如果让青少年读懂这个逻辑,岂不是要坏事?当然,可以在党和革命间作一个切割,告诉青少年只爱党,不爱革命。但党不就是革命党吗?当年不就是因为革命,才获得拥护的吗?党和革命这种天然的关系,怎么可以说切割就切割呢?这,或许是推荐者始料不及的。

可扫码关注公众号,还有更多影评、书评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春之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青春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