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万朵 山河万朵 评分人数不足

剑气琴心看中国——梦亦非评《山河万朵》

流的水
近日,作家白郎在其名作《中国地脉》的基础上,重新加工演绎的新作《山河万朵——中国人文地脉》正式出版。这是一个关于中国人文地理的新概念读本,深度挖掘梳理了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十个区域文化。作为一个学历史专业出身的作家,白郎用丰富的历史资料、人文叙述,向读者展现了中国历史文化的根脉和深境。全新推出的两卷本著作《中国人文地脉》,依地脉而从人文的角度,建构了一个作家眼中的中国:重述、解读、感叹……

地脉的力量

  《中国人文地脉》的写作雄心是如此的巨大,它勾画了一幅中国的人文地图:燕赵、齐鲁、西北、中原、陕西、江南、湖湘、川渝、岭南、云贵……选取这些文化底蕴深厚的或者曾深刻地影响过中国进程的区域,组成一幅文化中国的立体地图。如果就人文而言,这幅地图正是中国数千年历史的博弈与叠加的地层图,而这些人文事件的出现,则与地脉有关系,甚至被地脉所决定。法国美学家泰纳有“三元素说”,认为决定文化的是种族、环境、时代。《英国文明史》作者巴克尔则认为有四个元素决定人们的生活:气候、食物、土壤、地形。而在白郎眼中,决定中国文化发展的最重要因素,无疑是地理。
  历史的有趣之处,在于你可以从任何...
显示全文
近日,作家白郎在其名作《中国地脉》的基础上,重新加工演绎的新作《山河万朵——中国人文地脉》正式出版。这是一个关于中国人文地理的新概念读本,深度挖掘梳理了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十个区域文化。作为一个学历史专业出身的作家,白郎用丰富的历史资料、人文叙述,向读者展现了中国历史文化的根脉和深境。全新推出的两卷本著作《中国人文地脉》,依地脉而从人文的角度,建构了一个作家眼中的中国:重述、解读、感叹……

地脉的力量

  《中国人文地脉》的写作雄心是如此的巨大,它勾画了一幅中国的人文地图:燕赵、齐鲁、西北、中原、陕西、江南、湖湘、川渝、岭南、云贵……选取这些文化底蕴深厚的或者曾深刻地影响过中国进程的区域,组成一幅文化中国的立体地图。如果就人文而言,这幅地图正是中国数千年历史的博弈与叠加的地层图,而这些人文事件的出现,则与地脉有关系,甚至被地脉所决定。法国美学家泰纳有“三元素说”,认为决定文化的是种族、环境、时代。《英国文明史》作者巴克尔则认为有四个元素决定人们的生活:气候、食物、土壤、地形。而在白郎眼中,决定中国文化发展的最重要因素,无疑是地理。
  历史的有趣之处,在于你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切进去,从任何视角去考察,都可以得出有说服力的结论。历史是那头大象,而我们不同的研究者只是不同部分的摸象人。白郎认为地理决定文化:“若以区域文化详细划分中国文化的话,可以划分出很多,主要类型有燕赵文化、三秦文化、三晋文化、吴越文化、齐鲁文化、关东文化、荆楚文化、草原文化、岭南文化、青藏文化、巴蜀文化、滇云文化、西域文化、台湾文化等。本书对其中典型性板块的经典细部进行了深度挖掘,想要在综罗百代与广博细微之间找到一扇散发着微香的‘月亮门’。”在不同的摸象人中间,有些人摸到的是大象的主要部位,白郎从地脉文化的角度去“摸”,可能更接近历史的真相,如果历史果真有真相的话。
在勾画了中国文化地图的轮廓之后,白郎对这张地图的局部进行了“深度挖掘”,由细节构成整体,让整张文化地图立体、复杂起来。诸如在《秦中自古帝王乡》一篇中,先整体勾画出陕西地形与文化,再详论其山川河流、陕西人性格、陕西女人、陕西音乐、陕西食物、长安城、宫阙、与陕西有关的人物……无论在论述地理、人物还是文化事物,白郎有一个原则:决不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般去客观冷静地描述,而是通过历史典籍的角度去叙述与议论,这就是“人文地脉”之所以“人文”的原因。如在论及关中时,白郎并不亲自出面讲关中如何如何,而是借前人的话语来谈,“古人从战略的角度把关中这个地方称为‘百二河山’,意思是秦地险固,仅两万人就可挡住东面诸侯百万人的进攻。这句话未免有夸大之嫌,但关中的战略地位也由此可见一斑。郭子仪就曾说:‘雍州这地,古称天府,右控陇蜀,左扼崤函,前有终南、太华之险,后有清渭、浊河之固,神明之奥,王者所都……’”透过去人文的镜片,地脉显得更为清晰,让“地理的历史”在苍茫的时间中浮现出来。

  透过典籍看地脉

  歌德在1780年向夏洛特•冯•施泰因透露自己正计划写“一部关于宇宙的小说”,但他最终并没有写成。反而是福楼拜试尝了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作品,就是《布瓦尔和佩库歇》,为了写作此书,福楼拜读了大量的书,包括农业、园艺学、化学、解剖学、医学、地理学、神学、教育学……1880年他写道:“你知道我为了那两个可敬的朋友,读了多少书吗?超过一千五百本。”
  要写作一本关于整体的作品,必然准备大量的知识,这本身就是对写作的一种挑战。而在《中国人文地脉》一书中,便出现了对这种“不可能的任务”的挑战。白郎阅读、化用了大量的典籍,包括中国传统经典、民间传说、诗词、历史著作、地理著作、西方人论及中国的著作、人类学、社会学……与众多同类著作中直接切入对象不同,白郎间接地接近对象,换不同的角度接近,并且是借前人的话语去接近,这就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在论盛产玉石的和田时,白郎借用了考古学的资料,“河南安阳市小屯村,1976年,一座商代古墓揭开了历史斑驳的纱幔,墓主是商王武丁的王妃妇好,考古人员发掘出了755件玉器,经鉴定,玉怪鸟饰、玉羊首饰等众多玉料是由新疆和田白玉制成的。”接下来,白郎又引了《千字文》,“《金字文》说,‘金生丽水,玉出昆岗’,这个‘昆岗’,指的就是昆仑山北坡的和田。”再引了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对玉的爱好,可以说是中国的文化特色之一,启迪着雕刻家、诗人、画家的无限灵感。”然后是孔子、《西京杂记》、《苏州府志》、历史数据等的引用,利用考古学、经典、府志、自然科学、社会学等共同搭建了一个“和田”,这不仅是大地上的和田,更是文化中的和田。本雅明就试图通过引文成就一部经典,这也是“不可能的任务”中的一种,《中国人文地脉》虽然没有全部通过引文,但种种学科与引文构成了一个脉络框架,让地脉脱离自然的冰冷,获得人文的体温。
  新历史主义认为,历史体现为一种文本,历史并不一定有真相,不同的文本决定了历史的不同面貌,在对人文地理的写作中,直觉的直接发现是一种方式,通过引文的搭建、学科的缩合让人文地理呈现出另外一种模样,真实与虚构、矛盾与和合,都参与对历史的解读与重建之中,这也是一种做历史的方式,谁知道历史的鬼脸会在哪一种方式中显现呢?

  诗意苍茫处

  白郎是一个文化底蕴颇深的随笔作家,但更是一个诗人。学者在行文中讲究逻辑、证据、理性、冷静,多用说明性的行文去论述对象,而诗人不同,他在论述的时候敏感于文字本身。诗歌并不是对事物的歪曲,而是用一种陌生化的方式更深切地揭示出事物的本质。但在人文地理的著作之中,极少看到有人用诗的方式去行文,因为很少有人兼具学者与诗人的身份,也极少在进行学术写作时让诗的光芒散发出来。分享到:
  但白郎正是将学术与诗意结合得很好的写作者。
  阅读《中国人文地脉》的过程中,我一直惊讶于白郎充沛的中气,从头到尾,除了引文之外,都是它充满了诗意的行文,而那些行文如果分行排列,即是很好的诗歌。在论述燕赵文化时,白郎如是写:“1935年一个明月下微蓝的燕赵春夜,包裹在东方文化乡愁中的卡赞扎基斯沉醉在秘密的神香中。”、“燕赵之地深邃空旷,浓酽如酒。”、“而兴建起来的城市,也一次次毁于战乱,再一次次从废墟中矗立起来。其中最为惨痛的有两次,一次是中国第一形胜之地大金国的燕京,在狂飙突进的蒙古铁骑蹂躏之下被夷为平地;一次是‘聚万国之珍异,选九州之浓芬’的元大都——这座马可•波罗赞为当时世界上最宏大壮丽的‘汗八里城’,被皇觉寺小和尚出身的朱元璋扫荡得面目全非、满目疮痍。”一种硬朗的诗歌特质,叙述、陌生化、节制与激扬在这些句子中合为一体,成为全书丰满的肌腱。
  除此之外,在对《中国人文地脉》漫长的阅读中,这样的句子比比皆是,让阅读成为花团锦簇的旅程,“寒笳吹过,落下乡愁的果子。”、“像一只全身长满彩羽脑子飘飞幻象的怪鸟,杨广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皇帝。”……
  一般而言,煌煌近百万字的学术著作,很难保持一以贯之的中气,写着写着就软了下去,但《中国人文地脉》则不同,那种雄健之气、诗一样的句子从头到尾在低沉、在飞扬、在起伏。阅读这些语感极强的行文,在回肠荡气的长句与铿锵有力的短句间,在那些冷静的引述与激情的慨叹间,在那些冰冷的数据与温情的诗行间,让人看见了剑气琴心——气吞山河的剑气和令山河寂静的温婉的琴心。就在这语言的一挑一拨一起一按间,《中国人文地脉》慢慢浮现出了神州大地、千年历史。
    从剑气琴心中,读懂中国。
                                                                                                     文章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河万朵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