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之根与当下困境

书海冲浪者
当下的世界面临着诸多问题,全球性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气候变暖、能源枯竭正在将人类带向一个充满未知的凶险的未来。而自以为是当今世界主宰的人类,则正在被日益增多的种族屠杀、毒品泛滥、贫富不均和心理疾病等社会问题所困扰,毫无幸福可言。我们不禁要问,人类这是怎么了?难道非要在毁灭自己的同时与整个地球同归于尽吗?

在当代心理分析学家,曾任意大利心理分析学会主席、国际心理分析学会主席及道德委员会主席的鲁格·肇嘉看来,这些都是人类的原罪。他借助于历史、文化、神话及深度心理学,旁征博引,引经据典,通过梳理“限制”与“发展”这一对理念的历史发展,进而阐述了“限制”对于我们当代发展,对于我们每个人所具有的意义。他认为,一切的根源都在于人类欲望的无限拓展,以及人类对于自然的无尽索取,丧失了对自我行为的限制——人类文明颠覆了自身本能的层次结构,科学的追求没有止境,征服的欲望没有边界,人们对自然无所畏惧,相信自己无所不能,已经丧失或者扭曲了人类的自我调节机制。

作者提出这样一对概念,可能符合心理学家的口味,但却不符合人类发展的历史。为什么史前的人类会创造神话?会有诸多的清规戒律来给自己套上枷锁...
显示全文
当下的世界面临着诸多问题,全球性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气候变暖、能源枯竭正在将人类带向一个充满未知的凶险的未来。而自以为是当今世界主宰的人类,则正在被日益增多的种族屠杀、毒品泛滥、贫富不均和心理疾病等社会问题所困扰,毫无幸福可言。我们不禁要问,人类这是怎么了?难道非要在毁灭自己的同时与整个地球同归于尽吗?

在当代心理分析学家,曾任意大利心理分析学会主席、国际心理分析学会主席及道德委员会主席的鲁格·肇嘉看来,这些都是人类的原罪。他借助于历史、文化、神话及深度心理学,旁征博引,引经据典,通过梳理“限制”与“发展”这一对理念的历史发展,进而阐述了“限制”对于我们当代发展,对于我们每个人所具有的意义。他认为,一切的根源都在于人类欲望的无限拓展,以及人类对于自然的无尽索取,丧失了对自我行为的限制——人类文明颠覆了自身本能的层次结构,科学的追求没有止境,征服的欲望没有边界,人们对自然无所畏惧,相信自己无所不能,已经丧失或者扭曲了人类的自我调节机制。

作者提出这样一对概念,可能符合心理学家的口味,但却不符合人类发展的历史。为什么史前的人类会创造神话?会有诸多的清规戒律来给自己套上枷锁?那不是人类自己想要限制自己,而是因为人类自身的力量太过弱小,面对变化无端的大自然,面对那么多无法理解的现象,自然想要通过限制自己来顺应神灵,以避免触发那些自己无法控制、但又能够预见了的灾难。比如在神山面前不能大声说话,因为那会惊动了山神而引发山崩等等,都是如此。人类对于自我的限制来自于对自然力量的恐惧,是对外在环境的一种妥协与让步,而非人类心理自然而有的原理。所谓的发展,实质上就是人类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不断挣脱大自然加于其身的锁链,从自然母亲的怀抱中脱离的过程。所以说,在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实力不断壮大的今天,自信心的膨胀是今天人类行为失去限制的必然结果,人们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建造超级工程,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改造地球,又将探索的眼光投向了浩瀚的宇宙。时至今天,除了人类自己,大概已经没有什么事物能够再次限制人类了。

人类作为个体的境遇,其困境与人类作为整体的困境是截然不同的。在原始社会,一个部落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不但享有彼此的食物,而且还共同抵御外在威胁。而且即便不是一个部落,甚至彼此相互敌对,都还有可以共同敬奉相同的神灵,遵守相同的规则,传承相同的神话,以争夺大自然有限的赐予,个体必须融入整体,成为整体的一部分才能存活下去,这个整体是清晰可见的。如果说是原始的人受制于自然的话,而现代人则被囿于社会结构之中。而今,人不再面对险恶多变的自然,而是变化无端的人心,是人类自己。在地球已经变成一个地球村时,但人类社会却日益的原子化,个人在物质上、生活上越来越依赖他人,却越来越看不到他人,丧失了归属感,彼此间的感情沟通却越来越少,成为一个个孤岛。神话曾经是远古时代人类对未知的强大的自然的唯一联络,也是唯一解释,但这种心理遗存到现在还能有多少,上帝死了,我们该去信仰谁?心理疾病高发并非来自于对于自然界的压力,而是人与人关系的疏远与冷漠,让人类困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找到出口,这是负罪感的主要来源,也是现在心理疾病高发以及很多社会问题的根源。

然而,如果我们从另外一角度看,人类现在面临的困境,特别是人类精神上的困顿,并不算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很多只不过是因为人类自身的进化赶不上对这个世界改造的速度而引发的。从本质上,人类的发展,就是作为一个物种的整体力量在不断鼓胀强大,而作为个体在不断弱化衰弱的过程。人类从类人猿进化到史前人类耗费了数百万年,从采集狩猎到农耕时代农耕时代用去了几万年,进入蒸汽时代花了几千年,而从蒸汽时代进入信息时代则仅仅用了几百年,人类在与自然的对立对抗中成长起来的,自然对人类的压迫形成了许多固有的心理反应机制,这些机制对于当下的现代人来说未必就是全部合理与可靠的。拖着从原始社会带来的身体、情绪形成机制来适应当下的日渐原子化的社会,当然无所适从,产生这样那样的疾病也就再所难免,我们所要做的,无非就是慢下脚步,等一等我们已经不能适应这个时代的躯壳。

欲望的无尽生长是人类的本性之根,发展的当下困境只不过是人类历史上遭遇无数凶险的一个小小的浪花而已。人类作为一种具有强大自适应能力的物种,具有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但对于延续自己生物种类仍然是一种本能,人类的发展也可以看作是人类在寻找强化自身的方法和手段。但即便如此,现代人类对于一个衰弱不堪、日渐支离破碎的大自然,显然是无法高兴起来的,更多的是满负愧疚感而非洋洋自得?这种罪恶感可能会警示人类自我收敛,却对改变现状根本无所补益。发展中的问题是因为发展带来的,只能靠发展来解决。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放缓自己扩张的脚步,让欲望稍微等一等我们还在原始社会的身体,同时将人类放到整个自然、宇宙中来考察,而不是将自己置于自然的对立面,以自然万物的主人自居,狂妄而不可一世,那么将会在人类将在解决当前困境上有更大的胜算,可以更加从容不迫的走向未来,让人类的发展具有一种和谐的美。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发展与罪恶的更多书评

推荐发展与罪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