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丞相二三事

雨夜闲潭梦落花

我对三国演义虽不如【追风筝的人】有那么复杂的感情,但这本书与我的成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提到三国不得不提诸葛亮,其实我的中学时代甚至整个青春期,都一直在他的“伴随”下成长,我和这位历史名人可谓"恩怨”不断。 其实最开始,我对三国并无多大兴趣,因为以一个五年级女孩子的眼光,三国就是一群讲大男人彼此斗争的枯躁故事,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看【鲁滨逊漂流记】这种有趣的书。还好当年有田连元(也可能是别的谁)的评书,他精彩的讲评,细致的解说,让我捧起了这本“枯躁”书,也认识了这个在演义中近乎完美的军师,他是我心中“智”的化身,使我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有了“偶像”这个概念。 我的家长成长于一个灰色的年代,经历过文割的洗礼对我的教育堪称保守又变态,比如“周末补课必须穿校服裤子去”、“不允许上网和与同学打电话”“不允许与学习不好的同学在一起”“我最多一周洗一次头发”“头发必须剪成比男孩子略长一点的板登头”等,在这种家教下,我日渐变得沉默寡言,性格古怪。 中学时期,这种家教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我成绩一般,外表丑陋,形象邋遢,性格怪诞,被老师讨厌,被同学嫌弃,在最虚荣的年纪一无所有,在最需要陪伴的年纪孤身一人...

显示全文

我对三国演义虽不如【追风筝的人】有那么复杂的感情,但这本书与我的成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提到三国不得不提诸葛亮,其实我的中学时代甚至整个青春期,都一直在他的“伴随”下成长,我和这位历史名人可谓"恩怨”不断。 其实最开始,我对三国并无多大兴趣,因为以一个五年级女孩子的眼光,三国就是一群讲大男人彼此斗争的枯躁故事,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看【鲁滨逊漂流记】这种有趣的书。还好当年有田连元(也可能是别的谁)的评书,他精彩的讲评,细致的解说,让我捧起了这本“枯躁”书,也认识了这个在演义中近乎完美的军师,他是我心中“智”的化身,使我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有了“偶像”这个概念。 我的家长成长于一个灰色的年代,经历过文割的洗礼对我的教育堪称保守又变态,比如“周末补课必须穿校服裤子去”、“不允许上网和与同学打电话”“不允许与学习不好的同学在一起”“我最多一周洗一次头发”“头发必须剪成比男孩子略长一点的板登头”等,在这种家教下,我日渐变得沉默寡言,性格古怪。 中学时期,这种家教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我成绩一般,外表丑陋,形象邋遢,性格怪诞,被老师讨厌,被同学嫌弃,在最虚荣的年纪一无所有,在最需要陪伴的年纪孤身一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孔明那句流芳千古的“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不知给了我多少勇气,从此他彻底成了我的信仰,我精神唯一的依靠。 那些年,我是亮粉,很极端的亮粉,他在我心里比任何人都完美,羽扇纶巾,风度翩翩,恍若神人。甚至在我最初尝试写的古风小说中,都会在男主的身上找到他的影子。我也因此自命清高过,我鄙视那些追星的女生,感觉她们肤浅,却不停的对我妈报虚帐,说高练习册的价格,想每次骗几块钱攒着去买把羽扇和一些其他的有关诸葛亮的东西,如今想来,我和她们又有什么区别?一样都是疯狂的喜欢一个想象中的完美形象,只不过我喜欢的人原型是个古人。 有一次,老师找让我们找一句话做座右铭,我就把这句“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贴在桌子上,写在洗的发白的校服上,放在一切能看的到的地方。那个时候我姑姑问我“你以后想干什么?”我想到了三顾茅庐,就答到“我要做文人,读一辈子书”我妈当时就生气了,大骂我不孝没志气并告诉我别人家孩子都想当官。现在此事距今已经过去很多年,我的价值观也有所改变,为了生存不得不对一些世俗规矩让步。但我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想当文人比想当官更有志气。 如果不是当年那个亮黑历史老师,我或许永远都不会明白正史和演义的区别,更不会发现我对历史有兴趣,可能现在还处在那种愚蠢的崇拜中。 当一个人在你心中的地位高到无以复加,他就必须完美无瑕,当打开【三国志】的那一刻,我的信仰受到了挑战, 我转粉为黑,在生活上也开始出现反抗情绪,我开始反抗我变态的家教,想打破一切枷锁活的和同龄人一样。 我开始软磨硬泡身边的人教我上网,报虚帐攒钱买和她们一样的衣服,尽量把头型弄的好看一点。在网上我接触到了更多的亮黑,渐渐的连诸葛亮身上优秀的品质,也在我心上被蒙上了一层灰。 就是这些当今看来无可厚非,甚至有助未来的行为,全被我妈看做大逆不道,于是我们开始了长久的战争,最惨的一次,她几乎用针把我的手扎成蜂窝。终于在挨了无数个巴掌之后,她放松了对我的限制,我开始表现的变得像正常的中学生,也更明目张胆的上网进行我的黑亮事业。曾经我一直觉得我是游离在世俗之外的,直到后来我才发现我读三国志那几年三国史特热,就像后来我在其他方面发生的情况,原来我一直没有远离这个世界,只是家庭教育让我过分自闭了。说实话,我感谢当初少年轻狂的自己,如果不是当初的死不低头的勇气,我如今会成为一个怎样的怪人?或许早就迫于压力自杀了。 我开始有了朋友,开始受老师青睐,开始快乐,也坚定信念去黑亮,因为当年不是他做的那个宁静致远的“假”榜样早就觉醒反抗了,而且过多的黑亮文里,他也非宁静致远,而是一个试图篡位的野心家,我觉的他欺骗了我,我拒绝相信他是美好的。 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了高中中后期。 高二下学期,学习压力繁重,我却被各种俗事所累,以至心绪繁杂,学不进半分,我开始想回归简单,苦寻方法无果,我又想起了那句“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虽然我是个亮黑,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句话曾经让我“宁静”过。只是我当了太久亮黑的我,习惯了自己的身份,每天拾人牙慧往他身上泼脏水,几乎不太敢相信这句话出自真情实感,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了对同一本书,两种几乎完全相反的书评,我才领略到主观意识的影响有多大。 我回去捧起我早已生疏的【三国志】我尽量持客观的看法,希望从中找到我想要的答案,就这样诸葛亮在我心中的印象又一次发生了改变。 简单来说,现在他在我心中,不是神不是佞臣,只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或许没有演义中那么出色的军事才能却在治国理政上做出过贡献的,或许他也有野心只是他的重情重义超过了他的野心,这样一个去掉神化光环的人并未因此有过多的矮化,而是变得更加亲切,可敬可爱。 从他身上我认识到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人的主观看法很重要,角度不同结论亦不同,从此我再也没过偶像,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也是从青年变成了成熟稳重的中老年,因为正是他在后期的尽职尽责让我肃然起敬。 曾经我也想过描述一下我对诸葛亮的看法,本以为会下笔千言,却总是在中途卡住,郁结于心。最终那篇【我看诸葛亮】写的不知所云,只好删行去列简单处理为堆砌史料的低级科普文,上面一色的“书云”“诗曰”唯独没有我的看法,现在那篇失败的文章还放在中古吧的某角落见证着我寂寞的年华。或许是因为这个人涉及到我的青葱岁月吧,所以感情犹为复杂,即无法用一个完美的方式表达还是让它留在心底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时我也想过年少时的我,实属太过无聊,竟和一个最已入土的古人较劲,尽管我的看法一变再变,可诸葛亮仍是诸葛亮呀,他藏身在史书中任由后世评说。世间一切如流沙转瞬即逝,唯青史悠悠,流过千年岁月仍不改其容颜。 就像乔布斯所说:“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我也多想在有生之年与这位令人尊敬的古人会一次面,一壶清茶,笑谈古今。但这毕竟只是一个空想,只能但愿我有机会能亲自去武候祠祭拜,表达我的尊敬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国演义(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国演义(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