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北朝关中地区造像记整理与研究》

文在兹

南北朝造像记现存应该有2000篇左右,但除了马长寿、刘淑芬、侯旭东等少数几位学者外,还缺乏让人耳目一新的研究路径出现,可以说是魏晋南北朝史领域难得的有待开垦的荒地。最基本的一条,关于造像记的汇总和整理工作,目前虽然不能说是一塌糊涂,但也称得上一地鸡毛。 理想的造像记的整理应该是什么样的?我想至少应该包括如下几项:造像各面的照片;造像各面的拓片或线描图;造像的物理信息;造像的地点;历代著录和研究情况;造像记的录文。理想的整理者则应具备如下的素质:有条件搜集或接触大量拓片;有条件寻访原石;有高超的识别魏碑异体字的能力;熟悉佛道教教义名词。可以说,南北朝造像记因为所在分散,保存不良,字体俚俗,宗教性强等等原因,对它的整理可能是古文献整理工作最难的领域之一。限于条件,现在的整理工作偏于两端:有条件接触拓片或原石的,喜欢刊布拓片或图录,但识字能力多不大行,或不太懂文献整理的规范;识字能力还可以的呢,多是书斋学...

显示全文

南北朝造像记现存应该有2000篇左右,但除了马长寿、刘淑芬、侯旭东等少数几位学者外,还缺乏让人耳目一新的研究路径出现,可以说是魏晋南北朝史领域难得的有待开垦的荒地。最基本的一条,关于造像记的汇总和整理工作,目前虽然不能说是一塌糊涂,但也称得上一地鸡毛。 理想的造像记的整理应该是什么样的?我想至少应该包括如下几项:造像各面的照片;造像各面的拓片或线描图;造像的物理信息;造像的地点;历代著录和研究情况;造像记的录文。理想的整理者则应具备如下的素质:有条件搜集或接触大量拓片;有条件寻访原石;有高超的识别魏碑异体字的能力;熟悉佛道教教义名词。可以说,南北朝造像记因为所在分散,保存不良,字体俚俗,宗教性强等等原因,对它的整理可能是古文献整理工作最难的领域之一。限于条件,现在的整理工作偏于两端:有条件接触拓片或原石的,喜欢刊布拓片或图录,但识字能力多不大行,或不太懂文献整理的规范;识字能力还可以的呢,多是书斋学者,见不到许多拓片,喜欢比对诸家录文,出版录文集。其弊皆显而易见。 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近年,出版了几部以汇编造像记录文为宗旨的著作,最为重要的(已正式出版的)可能就是《北朝纪年造像记汇编》(2014)和本书《北朝关中地区造像记整理与研究》(虽然书名里有“研究”二字,其实只是指三十页的前言,没什么意思)。 前书共收北朝造像记1300余种,虽然大都是转抄别家录文,但收集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易,况且还有一大批是作者自己识录的。以一人之力完成此书,确实应该点个赞。但缺点也非常明显,因为每篇造像记基本只有录文和出处两个信息项。所以有些基本的学术需求也无法保证,例如:不著录石刻所在地点,有些长篇的题名直接省略不录。更要命的是,认错的字太多了,几乎是短篇小错,长篇大错,完全没办法用,只能当作资料索引来使。 本书《北朝关中地区造像记整理与研究》大约收了350种左右北朝的,还有100种左右隋代的,在数量上不是很多。这主要是书名可见的限定词的缘故:只收陕西、甘肃地区的(虽然山西、河南一些地方的造像无论从风格上还是辖区上都不该与之分开);只收北朝的(虽然不太理解为什么这个限定没把隋代撇出去);只收能确定地点在关中的(即便带有西魏北周年号)。不过让人欣喜的是,这350种北朝造像中,有大约1/2强是《北朝纪年造像记汇编》未收的。可见造像记的搜集工作潜力多么巨大。 除此之外,本书的优点还包括:1.每种造像记都列举了造像的地点以及历代著录和研究情况(虽然非常不全);2.录文是繁体字的(虽然在异体字方面很不一律);3.有一些札记似的注释(虽然有些很无益,或很啰嗦)。当然最重要的,本书的录文质量有所提高,不再如前书一般不堪卒读。这主要是因为作者采取了一种进步一些的整理方式:用不同的录文版本进行互校(虽然没有校勘记),而不是抓住一份直接抄录。但是毕竟不是以拓片为中心的整理工作,所以错误还是非常之多,距离可供读者直接引用的程度尚有不少步之遥(如果有兴趣对照拓片的话,我觉得绝大部分都能找出错字)。而且还有很多前后失于照应的地方,让人觉得书出得有些太急了。 例如 p229王褒《京师突厥寺碑》(从《艺文类聚》来),p329《张僧妙法师碑》完全不是造像记,收入是自乱体例。有些如郭始孙造像,如稍微研究一下,就知道那不是关中的造像。还有一些如p85陈囗造像记,如果认真比对,就知道其实就是《鲁迅辑校手稿》里面的陈子良造像。 p322景昙和造像,标题缺了“和”字。p30“杨阿绍”造像记录文第一行就写成了“杨向绍”。p62郭昙胜造像第一行、p97锜麻仁第三行都漏了“年”字。p244“五色神播”显是“神幡”。如此之类,都是非常刺眼的低级错误。至于把“寂”认成“家”之类,更是有个算个。 大型的错误,比如p300“北周天和五年造像”,明明就是两页之前的那个“普屯康造像”。只是因为两份录文来源不同,差异太大,就没认出来,结果一个下面说“今不知所在”,一个说“在蓝田蔡文姬纪念馆”。其实查查民国修《蓝田县志》,就能了解这块大造像的发现过程。 注释有时候有点儿“言多必失”。比如p103茹氏合邑造像记注释说“本碑属于佛道合刻造像,但供养人题名中没有出现道民、道士等表明宗教身份的词语”云云,显示出作者还没搞懂题名里那几个“箓生”的意思,肯定没认真读自己罗列的那几篇文章。 再比如p120庞氏造像记说题名中的“‘始律’、‘拔匿’其确切含义有待进一步研究”。我觉得即便没有相关佛教知识的话,录入那么多造像记,也能看出端倪。难道看到p233、313题名中的“治律”,猜不出“始律”是啥东西?至于“拔匿”,看到p81的“败匿”应该也能想出这是“呗匿”的音译,顺便还能将p81没释出的“囗区”、“囗匿”都认出是“败匿”。 以上也许有些吹毛求疵。因为挑冰箱容易,自己制冷很难。不过作为读者,真心希望有哪位老师能申请个大项目,把南北朝的造像记都好好的整理一下。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推荐北朝关中地区造像记整理与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