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鼠疫 8.8分

与鼠疫无关之评

柏拉图的背叛
2017-02-15 看过
第一次听到《鼠疫》这本书,是从一个朋友那里。这位朋友非常喜欢加缪的作品,自己还有个小号的网名,叫局外人。说到这里,了解这位朋友的其他朋友们肯定知道,我说的是如此兄。如此兄的才华远胜于我,他爱读的书的逼格也远高于我。我记得他曾写过一篇叫《诺贝尔文学奖一百单八将》的文章,相当有水准。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那些得主和各自的作品是相当熟悉的。我也喜欢诺贝尔文学奖,大学期间还装模做样的买了一套极厚的《诺贝尔文学奖大系》,可惜的是,直到今天我还没有怎么看过。
《鼠疫》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缪的力作,相当有水准,绝对的名著。我不止一次听也不过如此给我提起《鼠疫》,他也不止一次地建议我去看看《鼠疫》。不过我深知自己的水平,一直不敢也不想去翻看这本《鼠疫》,直到最近,我终于从图书馆里专门借了这本书,拿回家来研读。
实话实说,我虽然将这本名著跌跌撞撞地读完了,但是并未能完全体会这部大作。没有办法,这就是名著的特点,读一遍恐怕很难体会,你只有不断地读,不断地去想,才能多明白一点。当然了,这也跟我的文化层次有关系。尽管我是本科生,但我却是理科生,我能看懂《代数数论》这样的专业书籍,但是面对

...
显示全文
第一次听到《鼠疫》这本书,是从一个朋友那里。这位朋友非常喜欢加缪的作品,自己还有个小号的网名,叫局外人。说到这里,了解这位朋友的其他朋友们肯定知道,我说的是如此兄。如此兄的才华远胜于我,他爱读的书的逼格也远高于我。我记得他曾写过一篇叫《诺贝尔文学奖一百单八将》的文章,相当有水准。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那些得主和各自的作品是相当熟悉的。我也喜欢诺贝尔文学奖,大学期间还装模做样的买了一套极厚的《诺贝尔文学奖大系》,可惜的是,直到今天我还没有怎么看过。
《鼠疫》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缪的力作,相当有水准,绝对的名著。我不止一次听也不过如此给我提起《鼠疫》,他也不止一次地建议我去看看《鼠疫》。不过我深知自己的水平,一直不敢也不想去翻看这本《鼠疫》,直到最近,我终于从图书馆里专门借了这本书,拿回家来研读。
实话实说,我虽然将这本名著跌跌撞撞地读完了,但是并未能完全体会这部大作。没有办法,这就是名著的特点,读一遍恐怕很难体会,你只有不断地读,不断地去想,才能多明白一点。当然了,这也跟我的文化层次有关系。尽管我是本科生,但我却是理科生,我能看懂《代数数论》这样的专业书籍,但是面对这些诺贝尔文学奖的大作时,它们其实也是我专业之外的专业书籍。在这一点上,我就十分地佩服也不过如此。他也不是中文专业科班出身,但是文学水平却是相当深厚。他不仅仅是爱读这些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而且还读透了这些作品,要不然也绝对不会写出有关诺贝尔文学奖一百单八将的文章。
我之所以读这本《鼠疫》,就是为了纪念我永远的朋友,也不过如此。他走了快一年了,我不时会想起他。我和他的命运有些相似,颇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不过我比他幸运得多,但他却比我坚韧得多。尽管命运颇为不公,但他却从不怨天尤人,反倒是坦然面对这残酷的现实。用他的原话,就是这一切也不过如此。就是这样,简简单单地五个字,代表了他内心深处的遗憾、痛苦和挣扎,同时也是力量、信仰和勇敢。他很平凡,但也很伟大。
记得有一次,有一本心灵鸡汤类的书在约评,我申请到了,问也不过如此,他要不要看,要的话我寄给他。他对我讲,这种心灵鸡汤类的书他向来是忽略的。听到这句话,我没再问。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浅薄。如果我真的需要励志,寻找内心深处的力量,哪里又用得着去书中找,摆在身边就有现成的教材。从那一天起,我也不喜欢看心灵鸡汤类的书了,也从来没有再约过。
名义上这是一篇《鼠疫》的书评,其实是我想借《鼠疫》的宝地来宣泄对如此的怀念。也许有人觉得,这是对大文豪的不敬,但我却认为这是对我的朋友也不过如此最好的礼物。在他生前,我一直没有机会看这本《鼠疫》,来和自己的朋友一起讨论他最爱的作品,这是我的一个遗憾。现在他走了,才了此夙愿,真的是晚了。
黄金万两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虽然我和也不过如此没有见过面,仅仅是在微信中听过对方的声音,在群相册里欣赏过对方的英姿,但是大家却聊得很开心。我三十岁那年认识了他,现在我本命年,六年的时光里,我们聊了很多很多,一直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可是如此,相见恨晚之后又多了个相别恨早了。
翻看着我们的聊天记录,断断续续地写完此文。纵使我还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讲与他听了。
谨以此文献给我永远的朋友——也不过如此。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