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爱,不等于喜欢

Miwa
2017-02-10 看过
短短的假期不告而别,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我又来到了没有房产的北京。我喜欢假期倒不是因为我懒散,只是偏爱那多一点的自由。被束缚的人迟早是要造反的,还好给我放了假。我决定抛开那些毫无兴致可言的必读书目,好好的做一回自己的主人。
早就知道龙应台的三本书,卖的好又感人至深,所以拿过来看看。在家里陪着父母,当然要入乡随俗看一些有关情感和治愈的小文字。这三本书真的就是一段段小文字,时而张牙舞爪时而温柔缱绻。没看过的人总会认为它是温情漫漫却缺乏深度的“下里巴人”,不,其实称之为“阳春白雪”也不为过。
《孩子,你慢慢来》是以记录孩子(安安)成长的方式展开,看罢你会觉得做母亲是一件幸福的事,无上快乐,毕竟孩子可爱又纯真。但从作者展现的写作视野来讲,远不如另一本。《亲爱的安德烈》是通过书信的方式展开,有龙应台写的,也有安德烈和他弟弟(名字我忘了)的书信。很多人认为这三十多封书信,涉及“亲子”之间隔阂与冲突,可以为读者弭平代沟、跨越文化阻隔、两代人沟通交流带来了全新的思维和方法。其实我认为,它是为我们传达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给我们一种更自由、快乐的选择。《目送》还没看,我决定放到合适的时机。


印象最深的有这几种观念。一、父母让孩子认真读书是究竟是为了什么?老实讲,从小父母就对我说:“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小孩子不懂为什么要优秀,为何要自讨苦吃。可当我看到那些对我来说太耀眼,太遥不可及的选择时,我会考虑吃苦是否也不是无源之水。龙应台对孩子说:“我担心的不是你职业的贵贱、金钱的多寡、地位的高低,而是,你的工作能给你多少自由?“性、爱、摇滚乐”是少年清狂时的自由概念,一种反叛的手势;走进人生的丛林之后,自由却往往要看你被迫花多少时间在闪避道上荆棘。”
小孩子是不懂这些的,所以现在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在忙于养家糊口,不言其他。有人说,这是生活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区别。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孩子必然奢侈,有大把时间去享受高品质待遇。其实不是的,心态与金钱多寡无关。你可以在破旧农房里览尽天下好书,也可以在金屋银屋里多愁善感,晃晃度日。父母是过来人,很多话都没错。在有机会能抓住更多给自己保障的资本面前,千万不要半路逃跑,不然你一辈子都会负债累累。
第二点有关“Kitsch”,我特意查了字典,是“廉价粗俗的东西,庸俗的作品”的意思。读起来尖酸又拗口,每念一次我就多了一份鄙夷。龙应台在书中问安德烈,他认为什么是Kitsch。安德烈给了十几个回答,比如被限制在某个时代的甜腻歌剧,比如趋之若鹜的流行乐,又比如母爱,母爱是最Kitsch的了。对于这个单词,我是陌生的,但对这个词的外延却有身临其境之感。
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充斥着大众媒体的世界,有人说我们成为一个有高度选择权的人,但大多数被塑造的媒介形象,却在潜移默化中“异化”着我们那敏感又善变的强心脏。比如形形色色、真真假假的朋友圈,比如那似有若无、光怪陆离的摄影展、画展、见面会,又比如那人头攒动、趋之若鹜的大卖场营销。但这就是生活,生活充满Kitsch,所以从不缺乏自娱自乐,也不吝啬其乐融融。不入流才最可怕。


最后一句印象深刻的话是这样的:“爱,不等于喜欢,爱,不等于认识。爱,其实是很多不喜欢,不认识,不沟通的借口。因为爱,所以正常的沟通也不必了。”我记得当时把这句话读了好多遍,反反复复,出声的那种。那时父母坐在客厅看电视,我瘫在床上像个智障一般的抱着书,乐不可支。太多的时间我给了自己,想要的自由,年轻人觉得有趣事、有品位的行当,可在父母之爱面前却幡然崩塌。
我辛辛苦苦,咬牙跺脚坚持的价值观,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与父母从不缺乏沟通,也从不遮掩,只是会不耐烦,我的好脾气都哪里去了?他们的不安和无尽焦虑也都被我的坏情绪打压了,换成了一次次小心翼翼的试探和借口似的关怀。性格使然,你们懂,只是最好的尝试总在下一次。像安德烈一样,大多数孩子,在学会走路的瞬间就想快点挣脱父母的怀抱。挣扎着,挣扎着,父母就老了。在他们张开双臂的瞬间,明明知道孩子已经长大、长高,抱不动,也抱不过来了。可,至少,回头看一眼,我的安德烈。
简言之这三本书,在自我修养,父母教养,社会思潮等等维度都有展开,而且是很舒服的循序渐进。看的时候不会想放下,看完不会感到沉重,过一段时间还会偶尔记起。不然,我这种健忘又痴傻的性格,早就把它们统统丢在离家的前一夜了。但我没有,也不能。还有一点舍不得,幸好,还留了一本。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亲爱的安德烈的更多书评

推荐亲爱的安德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