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而不立,空剩虚无

渤海郡守
2017-02-02 看过
破而不立,空剩虚无——《历史的辉格解释》读后感
关于《历史的辉格解释》这本书第一次接触是在读舒斯特的《科学史与科学哲学导论》时看到的。一瞥之下,惊为天人。于是买来原书拜读。可是读完之后的感受就如同参观了圆明园遗址一般,满眼繁华皆尽崩塌,剩下“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原书并不厚,只有78页(商务印书馆的版本),两天也就读完了。如果说核心的内容,其实两章也就交代完了,后面的内容更多地是在与对手论战,包括反对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反对阿克顿勋爵对于历史学家可以进行道德裁判的史学立场。
作者在一开篇就对历史学家的主要任务进行了定位:阐明过去与现在的不同,通过这种方式而成为当代和过往世代的中介人。即历史学家的视角应该聚焦于过去与现在的不同,而不是为了各种目的而在过去的时间中寻找现在的影子,并从中得出过去因为某人、某事而产生了现在的某种结果。历史中因果关系的做出对于一位严肃的历史学家来说应该非常小心而谨慎,必须抵抗简化处理、直接关联的引诱。
既然全书是作者对于“辉格史观”的批判,那么首先什么是辉格史观?通过作者的批判,我们可以看到辉格史观的一些特征:
1、采用“为了当下而研究过去”的思维方式,更关注和突出历史上与现在相似的一方与现代观念的相似性,从而忽视了实际上历史中矛盾双方的共同之处比双方与我们的共同之处更大。从而对历史发展过程进行简化。
2、以当下为准绳和参照来研究过去,从而将历史人物和事件划分为进步或者反动,为历史人物和事件下道德判断,将历史描述为正义战胜邪恶的过程,将历时过分戏剧化。
3、将现在所处的时代视为历史发展中的顶峰,将现在发展的结果视为之前历史人物或事件的目的,全然不顾这个结果距离之前的目的已经面目全非了。
4、对能动因素感兴趣,而不是对历史过程感兴趣,英雄史观。
5、希望得出一个可由历史证明其真理性的普遍命题,这一命题可以脱离当时的历史条件而成立。
6、用事先设定好的角度和观点来看待问题,并且得出与前提假设相一致的结论,从而陷入循环论证的误区。
既然作者认为辉格史观错误,那么作者眼中正确的史观又应该如何呢?总结起来包含以下几点:
1、从过去的角度来理解过去,因此历史学家提出的应该是关于过去的问题,而不是关于现在的问题。
2、理解过去的行为需要复原这个行为与其他事物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应保留历史的复杂性。
3、历史学家对于历史的记录和观察应该是描述性的,应该是客观的,不偏不倚的,不应加上自己的主观想法,不应做价值判断或道德判断。
可是作者提出来的正确史观却也是有问题的。
首先是关于客观。绝对的客观并不存在,所有的“事实”都是被“主观”渗透过的。没有主观,我们甚至连我们要看什么材料,研究什么问题都无法决定。所谓的不偏不倚是不存在的。这就让历史学家的记录与观察无从下手。
其次是关于因果。虽然作者也承认过去是现在的因,现在是过去的果,但是 “实质上,他(历史学家)能够做到的唯一解释,就是向人们具体地展示整个情节,并且通过具体地讲述,揭示其全部复杂性。”一旦我们不得不用整部中国史乃至世界史来作为现在中国社会某一个现象的原因的话,那么我们距离不可知论也就不远了。正如书中作者有几次使用了“天意”的概念,这种大而无用的因果关系恐怕最终只能得到“天意使然”这种宿命论式的结论了。虽然这种论调可以确保我们的观点绝对正确,却对于我们理解历史没有什么帮助。正如那句笑话说的:保持长寿德秘诀在于保持呼吸,不要中断。这些都只能归类为正确的废话了。
但是这种强调历史因果关系的复杂性也为历史学家们提了一个醒,即历史的因果关系是复杂的,曲折的,迷宫式的,任何对于历史因果的简化和演绎都必须慎之又慎。
再次是关于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书中价值判断指的是从历史中总结出规律、真理,用来回答问题和解决疑难。而道德判断则是对历史人物和事件做出裁决,认定其对或错,正义或邪恶。作者认为历史学家不应该做这些判断。诚然,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都是为现在服务的,都是问了一个关于现在的问题,而不是问的关于过去的问题。但是作为一门学科而言,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难道不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吗?我们无法想象一门学科不需要认识世界就能改造世界,也无法想象在充分认识了世界之后,却不用它来指导我们未来的行为。如果我们承认过去与现在有因果关系,难道我们就不能或不应从这些因果关系中总结出些什么吗?
而道德判断对于中国历史而言更有着重要的意义,所谓“微言大义”、“春秋笔法”都是中国历史中道德判断的典型做法。而道德判断在中国历史中更重要的意义便是扮演着对皇权进行“舆论监督”的角色。可以说,失去了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的历史观,也就近乎于抛弃了历史这门学科的作用与意义。
但是作者对于历史中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的批判是非常深刻的。因为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的标准本身就是主观的,每一个时代、阶层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标准,这一标准本身就是变化的,多元的。正所谓“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毛泽东选集》。”再加上时代的烙印,历史的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已经面目全非了。这也是作者为何一再反对为历史人物贴上正义或反动的标签,反对各种美化和抹黑的原因。因为这些判断大都是以现在的标准所做出的。因此作者才在文中说到:“他(历史学家)将过去的特定情境翻译成我们今天可以理解的情况。在这个意义上说,必然总是要从今天的观点来撰写历史,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每一代人都不得不重新书写历史。”
因此,完全“非辉格史观”的历史并不存在,而我们需要注意和区分的是历史学家传递给我们的历史信息中,哪些其实是历史学家的“私货”。
综上所述,全书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对辉格史观进行了充分揭示与批判,正是本书在史学界中创立了“辉格史观”这一名词,并充分揭示了这一史观在历史研究中存在的谬误。因此“破”是本书的核心所在。要求历史学家在历史研究中更加小心和谨慎。但是作者的“立”却完成的不尽人意。作者所提倡的正确史观以绝对的“客观”为基础,进而演绎出历史在问题上应该是描述性的,历史学家应该是不偏不倚的。而这一切的基础,即“绝对客观”的史实却根本不存在。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的所谓正确的史观也就瞬间崩塌了。
旧的史观已经崩塌,新的史观却未建立,破而不立,空剩虚无。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的辉格解释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的辉格解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