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的球状闪电——记一个中国科幻迷的幸与不幸

2017-01-25 看过

如果我的记忆准确,2004年是作为科幻迷们印象深刻的一年,因为在那一年,作为中国科幻主要阵地的《科幻世界》杂志社联合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发行了以国内科幻作家为主体的《星云》系列,标示着即将来临的中国科幻单行本时代,从那以后,市面上关于科幻的小说,评论集,理论研究书籍如雨后春笋一般,在经历了多次寒潮洗礼之后,中国科幻总算迈出了从小众到大众的关键一步。大刘的《球状闪电》也在同年被选入《星云2》独立发行,印象里这是大刘小说第一次以单行本出现在读者视野。

那一年我初二,还没从《天意》(星云1)架空历史所带来的震撼中缓过神来,《球状闪电》又将我拉入了另一个时空,正如大刘在后记里描述的那样:“但就在这灰色的现实世界之中,不为人注意的漂浮着这么一个超现实的小东西,仿佛梦之乡溢出的一粒灰尘,暗示着宇宙的博大和神秘,暗示着这宇宙中可能存在的与我们的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其他世界······”这个想法令我着迷,心理学家说这世界存在偏执狂,我想科幻群体里的偏执狂占了绝大部分,在幻想的世界里,我们可以将一个观点推向极致,再围绕这个极限,创造一个栩栩如生的世界,而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人类思维随着改造世界的深入而不断拓宽,这个极限也将不断被突破。

大刘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纵观大刘的小说,从最初将一个点扩展成面,”黑暗森林”宇宙社会学理论的提出,多次获得银河奖,再到去年《三体》获得雨果奖,对于一个自己跟了十余年的作者,这本评论随笔集的出版也确实给了科幻迷一个了解作者本人思想演变的途径。编者有心,无论文章,出处和备注都比较全面;以时间为线,更准确地反映了大刘创作思路的转变和发展。

读罢本书,大体可以分出三个大类,第一类是关于影视,小说,科普书籍,对同行的推荐或作序,以及自己写的小说的后记;第二类是访谈,发言的记录;第三类同时也是篇幅最多的,对某些观点的阐述,总结和延伸,其中包含了科幻写作的诸多方面。这三大类几乎覆盖了大刘创作生涯的方方面面,作为典型的技术主义者和狂热的军事迷,在读者与自我之间,在冷冰冰的技术外壳与诗意语言创造的意境之间,大刘找到了那个平衡点,读大刘的小说,读者既能感受到技术所带来的震撼也能体会到浓重的人文关怀,既能找到本土特色的根基又能发现链接国际的纽带。

科幻对于中国的意义绝不仅仅止于拍出叫好叫座的电影,不止于写出能拿到国际奖项的科幻作品,不止于做出好评如潮的幻想类游戏,这只是将过去科幻黄金时代走过的路再走一遍。很幸运我们能生活在这个日渐融合,多元开放的时代,不幸的是这个时代对于科幻的偏见始终存在,科幻低龄化的事实还在眼前,科幻等于无意义幻想的等式对于大多数人仍然成立。一个将科学与幻想纳入文化体系的国家,其国民整体必定是更加强大,宽容和富有远见和创造力的。

2004年大刘埋下的球状闪电如一颗种子,如今开出的量子玫瑰绝不只大刘一朵,还有更多的玫瑰等待着更多的观察者。

PS.有幸于2010年11月《三体3》签售会上见到了大刘本人,轮到我的时候,千言万语也只是对他说了声谢谢,看到后面的妹子和大刘合影,后悔惨了,希望下次有机会。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