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宗本纪》、《绍宗本纪》37处疑问

墳的前面
2017-01-19 看过

钱海岳先生《南明史》一书中所谓“三帝一王”五卷本纪(其中《昭宗本纪》有一、二之分),我从二〇一六年七月一日开始读起,断断续续,至今方过三遍。第一遍是把五卷大略浏览一番,把其中人名、地名、官名等依中华书局原体例,用黑线划出,并把其中年号纪年以及干支纪日推算成公历纪年、纪日。第二遍则是在细读每卷做笔记之前浏览的一遍,以总其大概。第三遍则是细读并做笔记了。 钱先生此书,引用书目三千余种,前后编撰近四十年,资料着实详赡,考证着实认真,不少史学家对其评价甚高,特别是一代史学大师顾颉刚对其格外看重(据传此书2006年能够出版,也是因为之前顾颉刚的推荐)。该书《出版说明》称“一九七一年四月,顾颉刚承周总理命主持‘二十四史’整理工作,……,曰:‘钱海岳独竭数十年的精力,编成纪传体的《南明史》百数十卷,足备一带文献。’……。‘如能觅得,应置《明史》之后。’”。南明史大家谢国桢也称钱海岳先生“治学之勤,老而弥笃;修订史稿,用力不辍。”以上皆略可见钱先生此书的价值。 但是,毕竟钱海岳先生是一个人在努力,那么多记载纷杂、矛盾重重的南明史料需要钩稽爬疏,所以钱海岳先生不出一丁点细节问题是不可能的。中华书局的这次校定标点,虽然对于此书出版功不可没,但是也有很多问题。这些,都是难免的,需要我们读者自己去认真思考,认真总结。以下列开的部分,就是我在阅读本书时发现的一些问题之处。 1、标点前后不一,混淆乱用非常多。如 “庚子,王瀠佥都御史,巡抚登、莱、东江、备兵援辽,恢复金、复、海、盖。”(页23) “庚午,……。总兵王遵坦屯登莱”(页27) 此两处“登莱”指的都是“登州府”和“莱州府”。23页处标点是“登、莱”,27页却又作“登莱”了。 庙号: “甲辰,追赠开国功臣、武熹忠谏诸臣封谥。”(页24) 此处“武熹”二字意指明武宗和明熹宗,其间也宜加“、”为妥。 以上随举两例对比,后面此类问题,除了我认为的重大标点错误,均从省。 2、官职多次相同封擢。如: “庚子,……。詹尔选、李长春、成勇、李日辅、张煊御史。”(页5) “庚辰,……。成勇御史,姚思孝大理少卿,李模、张煊、杨一俊御史。”(页21) 以上两条记载可见,成勇和张煊这两位,在两个不同时间点都被授予了御史一职。 此类问题书中也特别特别多,后面暂从略。 3,同一地来回被清兵攻占。如: “庚午,……。清兵陷海州”(页27) “甲午,清兵陷赣榆,都司王有年等死之;陷海州。”(页29) 海州时隔二十四天,两次陷于清兵。 此类问题,书中也甚多。后面从略。 4,“丁未,尚书张慎言疏荐旧辅吴甡尚书,郑三俊、王重文选郎中,姜应甲都给事中。”(页7) 此处标点有大误。其中“旧辅”一词指的是“吴甡”,而“尚书”指的是“郑三俊”,所以此处当标为“尚书张慎言疏荐旧辅吴甡、尚书郑三俊,王重文选郎中”。 5,“癸酉,大理左丞詹北恒进《钦定逆案》。”(页13) “戊子,……。詹北恒大理少卿。”(页22) 此二处“詹北恒”均误,应为“詹兆恒”。 6,“甲辰,给事中陈子龙疏纠漕道庄应会,革职。诸生杨三杰疏劾大学士马世英,下狱。”(页17) 此处两句指意不甚明了。到底是谁被革职,谁被下狱,虽然从后文可以看出,但是此处却有歧义。 7,“庚子,王瀠佥都御史,巡抚登、莱、东江、备兵援辽,恢复金、复、海、盖。”(页23) “巡抚登、莱、东江、备兵援辽”应该是“巡抚登、莱、东江,备兵援辽”。 8,“壬午,……。刘安行佥都御史提督浙、直屯田市舶鱼盐,兼理海防;刘若金佥都御史,提督闽、广屯田、市舶、鱼盐桥税珠池,兼理海防。”(页28) 此句似应标点为“刘安行佥都御史,提督浙、直屯田、市舶、鱼盐,兼理海防;刘若金佥都御史,提督闽、广屯田、市舶、鱼盐、桥税、珠池,兼理海防”较妥。 9,“癸未,大白星昼见。”(页28) 查资料,未见“太白星”名“大白星”的,“大白星”定是“太白星”误。 10,“壬寅,……。都给事中张希夏疏请诸臣当以光复故土为大,翻案、荡灭虏寇为真报仇。”(页36) 此处标点有大错。应为“都给事中张希夏疏请诸臣当以光复故土为大翻案,荡灭虏寇为真报仇。” 11,“是月,……。大学士王应熊、总督樊一蘅督、总兵甘良臣复叙州。”(页44) 此处“总督樊一蘅督、总兵甘良臣”的“、”应删去,或作“总督樊一蘅,督总兵甘良臣”更妥。 12,“是月,……。总兵高勋自山西畔降於清。”(页38) “是月,……。总兵高勋自山西畔降於清。”(页52) 此高勋,应是同一人。前“是月”为正月,后“是月”为五月,相隔四月,一人两次投降,且文字无一字之差。 13,“丁未,……。季长倩太僕少卿。”(页66) “庚午,……。尚书孝长倩疏陈三事。”(页94) 此两处“季长倩”、“孝长倩”均是李长倩之误校。校勘者犯这种错误,实是粗心。 14,“甲寅,……。王景亮御史太僕少卿,监军恢复南京,巡按金、衢。”(页71) “王景亮御史太僕少卿”一句,似添一“加”字为“王景亮御史加太僕少卿”更妥。 15,“癸亥,……。张国维兵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辅敕命监国亲藩鲁王督师浙江。”(页80) “甲子,……。其衔宜曰‘敕辅钦命监国亲藩鲁王福京行在东阁大学士兵部尚书张国维’。”(页82) 此处张国维职称有变动。前称“文渊阁大学士”,后称“东阁大学士”。此中不同之因,或与鲁王封张国维官职有关,后再细究。 16,“甲午,清兵陷常熟,百户王道焕等死之。”(页68) “癸亥,清兵陷常熟,百户王道焕等死之。”(页79) 常熟王道焕,阵亡两次。 17,“丙辰,……。高陞败绩盐城,死之。魏用通败绩白驹场,死之。招讨巡抚酆报国等攻兴化,死之。武进士王翘林及缪鼎吉败绩海安,死之。缪鼎言败绩十三里巷,死之。清兵陷如皋,陈君悦等死之;陷通州,总兵苏如辙等死之。”(页78) “癸酉,……。高陞等败绩盐城,死之。魏用通败绩白驹场,死之。招讨巡抚酆报国等攻兴化,死之。武进士王翘林败绩海安,死之。如皋陷,陈君悦等死之。通州陷,总兵马如辙等死之。”(页83) 此处,高陞两死盐城,魏用通两死白驹场,酆报国两死兴化,王翘林两死海安,陈君悦两死如皋。苏如辙两死通州,且83页误为“马如辙”。 18,“癸酉,……。副总兵贺珍复宝鸡、凤翔、郿县、镇安同州。”(页83) “镇安同州”为不同的两个地名,所以应加标点为“镇安、同州”。 19,“甲午,……。佥事钱棅起兵嘉善,死之。”(页68) “癸卯,……。佥事钱棅败绩震泽,死之。”(页86) 钱棅牺牲两次。 20,“戊申,……。封郑遵谦靖夷伯,督理浙、直义师。”(页87) “戊申,……。封……,郑遵谦兴明伯。”(页87) 此处郑遵谦封爵问题甚多。 21,“丁未,……。主事艾南英疏陈十可忧。”(页66) “甲寅,……。刘湘客、詹尔选、艾南英、罗国、徐养心、郑友玄、徐之垣、余日新、王国翰御史。”(页71) “辛酉,……。主事艾南英疏陈十可忧,擢御史。”(页89) 此处记载混乱。一者,艾南英疏陈“十可忧”两次,其内容不同则可;若同,即钱海岳先生记成两次。二者,71页已提拔为御史,89页何又因“十可忧”复加提拔? 22,“甲寅,……。徐健吾等攻通州,死之。”(页88) “癸酉,……。徐健吾等攻通州,死之。”(页89) 徐健吾攻通州,阵亡两次。 23,“甲子,……。中书舍人李大载等奉敕祭谒祖陵,死之。”(页82) “辛丑,……。中书舍人李大载等奉命瞻奉祖陵,行至姚村死之。”(页92) 李大载均是在拜祭明祖陵的路上被害,凡两次。 24,“甲申,……。总兵韩文反正。安陆总兵王宠等复吉水。”(页95) 此处标点大误。安陆是地名,在今湖北孝感;吉水则在今江西吉安,两地相隔一千余华里。应为“总兵韩文反正安陆。总兵王宠等复吉水”。 25,“甲申,……。佥事王秉乾等起兵抚州,败绩,与总兵谢上达、蔡钦、金世任、陈祖恩、方重志、余时、张礼、沙孟志等死之。”(页91) “癸丑,……。总兵谢上达、萧陞等攻抚州,死之。”(页98) 谢上达阵亡两次。 26,“癸亥,……。李含初等起兵复九江、瑞昌,死之。”(页80) “戊申,……。诸生李含初复德安、瑞昌。”(页87) “己巳,……。诸生李含初等败绩朖山,死之。”(页89) 李含初牺牲的蹊跷。 27,“甲子,……。总兵茹略文败绩麻湖,死之。”(页93) “丙寅,……。总兵茹略文败绩麻湖,死之。”(页100) 茹略文牺牲两次,且文字分毫不差。 28,“壬寅,……。王斌起兵攻房县,死之。”(页96) “丙寅,……。元帅王斌攻房县,死之。”(页100) “壬辰,……。王斌起兵房县。”(页102) “癸丑,……。王斌等战房县,死之。”(页102) 王斌是我目前发现的最蹊跷的一个。 29,“戊寅,……。总兵洪本泰战绩溪,死之。”(页101) “戊申,……。总兵洪本泰起兵旌德,死之。”(页102) 洪本泰一死绩溪,一死旌德,二地倒是相邻。 30,“丙寅,……。奉新陷,副使徐文龙死之。”(页103) “甲申,……。副使徐文龙被执浏阳界首寨,死之。”(页105) 徐文龙两次。 31,“丁丑,……。夺威虏侯黄斌卿爵。”(页104) 此时黄斌卿尚未为威虏侯,只是肃虏伯。 32,“庚辰,万寿节。”(页105) 当月庚辰,为四月初四。而绍宗生日为万历三十年夏四月丙申,四月初五。二者相差一日。 33,“丙子,总督章旷督、副总兵覃裕春等大破清兵潼溪。”(页109) 此处标点误。章旷职位是总督,而非总督的名字为“章旷督”。应为“总督章旷,督副总兵覃裕春”。 34,“癸酉,……。吴任之奉瑞昌王议沥起兵宜兴,李訚宇等死之。”(页104) “癸卯,……。李訚宇等起兵宜兴,死之。”(页111) 李訚宇牺牲二次。 35,“癸丑,……。总兵谢上达、萧陞等攻抚州,死之。”(页98) “癸卯,……。南安陷,总兵罗荣、萧陞等死之。”(页111) 此处两“萧陞”,似为一人。 36,“癸卯,……。总兵陈辉等战贵溪,死之。”(页111) “是月,……。贵溪陷,总兵汪硕画、陈辉等死之。”(页114) 此处陈辉死于贵溪,癸卯为六月癸卯,“是月”则为八月。六月者知具体日期,八月则不确切。 37,“庚申,经略常尔韬攻南京,总兵朱君兆内应事泄,与万德华等死之。”(页98) “己酉,经略常尔韬起兵华山、龙潭,总兵朱君兆等死之。”(页115) 朱君兆时隔近八个月,竟死两次。另外,南京附近华山在何处,我真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只在溧水那里看到个小小的华山,离南京城又太远了。 (前三则涉及到的问题,书中众多。 标点前后规则不一,这个问题肯定是出自中华书局校定。 官职重复封擢,则是钱海岳先生考订的问题了,虽然或许可能是由于1、史料不一,故意保留;2、先提拔未从,再次提拔。或者还有其它原因。然而不管如何,总归这是一个问题。 同一地来回攻占,虽可用此地曾被明人收复为解释,但是《本纪》内并无此记载,所以实在也是个问题。) 以上所举,只是我读《安宗本纪》和《绍宗本纪》时注意到的问题,其它还有我没注意到的以及与本传相矛盾的地方肯定还是有的。由于我读的还不算多仔细,后面的“列传”也等于还没有读,所以暂时其它有问题的部分不列出。至于已列出的问题,特别是钱海岳先生文本的问题,其到底孰是孰非,虽有些从本传中能看出蛛丝马迹,但是暂时忖度的理由,多还是不予列出。(还有几处前已写过长篇,此处故略过不赘。)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南明史(全十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明史(全十四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