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突然明白基督信仰在美国南部的地位了

卡住窄门的小苗
2017-01-19 看过

看完这本书就想给它起个副标题:Louisiana, Where Theories of Class Conflicts failed to Explain the Econo-environmental Victims

觉得自己有责任去投票的人,都有一种对good society的vision,有的甚至是Vision。在社会理论方面,欧洲长期关注于阶级,而北美方面则关注于种族/身份。自1960年代的社运开始,各种各样的边缘人群迅速打破往常白人一统天下的常态,变成了这本书里一个比喻:美国梦路上的插队者。

当底层白人男性这群人终于通过川普的狂欢重拾了他们自1960年代就不曾被定义的身份,这是不是意味着北美终于可以和欧洲一样,更多地使用阶级理论来分析社会问题了呢?毕竟用阶级理论来分析为何底层白人男性(如同其他族裔的蓝领一样)越来越孱弱,一切都一目了然哪(除非你又给我说什么白人也分英法后裔爱尔兰后裔德国后裔意大利后裔,各个都有自己的cluster或隐形的diaspora,一谈阶级就模糊掉隐形的白人内部的种族歧视)。然而,用阶级来分析,还是有一点无法理解,就是这群人无论如何都拒绝承认自己是经济全球化+自由市场的“牺牲品”。

这个拒绝承认的态度,应该就是基督信仰在这群人的deep story self中的切入口了吧?也就是书中变着法子描述的那个great paradox:一边眼看自己美国梦无望,一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无规范资本主义的牺牲品;一边对环境破坏深恶痛绝,一边欢迎石油公司进驻并减少规范。

在基督信仰的价值观里,这群人在基督眼中,不分贵贱轻重的大小工作满足了他们的荣誉感(因此对工薪的理解停留在做好自己蓝领的份内事,并且不理会石油公司榨取的剩余价值的程度上);也从不可停止的教会聚会中享受到了社区的温情(红州的教会担负了许多重要的社区功能,这一点连作者都赞不绝口,还要左派们学习学习。而在蓝州,这种社区功能是围绕工作岗位形成的,比如Google的一日三餐食堂),而更多的规范会导致工作机会流失(仅仅是直接的工作机会,而他们完全忽略了治理环境带来的更多的公共领域工作机会),接着那个建立在这些蓝领工薪之上的温情社区也要岌岌可危。

工作荣誉感和社区温情感间接构成了他们世界观不可缺少的支柱,以至于一切(可能或臆想)威胁到这两者的东西,包括吃福利的闲人、少数族裔、各级政府等等,在参杂进南方种植园历史遗留想象力的情况下,都成了敌人。茶党诞生。

题外话:神对环境保护者的祝福还是很明显的,书后面的附录里包括了一些fact sheet之类的东西,包括地区环境政策越严格,市场上工作越多,经济越繁荣等等。

再题外话:作者的人品真是太好了,唯有那么好的人品才做得了定性研究,因为感觉她在采访过程中一直在调动所有的同理心去安抚受访对象,连提出不同意见的方式都很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她的关于探索deep story self的方式其实很有启发性,今年准备模仿一下。

1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的更多书评

推荐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