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沈从文人生后半段的文字发表

数数
2017-01-06 看过
国庆长假,逛三联书店,买得一本《花花朵朵 坛坛罐罐》。
沈从文的作品结集,老早就听说,一直没有看过。放在床头胡乱翻翻,一不小心就越过了新年,直到今天(2017年1月5日)才算翻完。

倘若非要正面总结的话,贯穿全书的基本观点之一,是力主要将实物与文献结合起来做相应研究,有时候正着说,有时候反着举例。还有一个基本立意在多篇结尾处都有体现:应该将历史文物研究服务于当下生产生活,比如各种绣品、织物图案的古为今用等。

其实我没有篇篇都仔细看。那些事无巨细的考证辨析,我还真不大看得进去。我比较关注的,一是弥漫于字里行间的情绪,二是好奇这一支一直以来写小说散文的散漫的笔,如何做这些需要认真、仔细的考证功夫,并要用文字以写实的方式表达出来。但实际上我(以及很多人,包括他的学生汪曾祺)多虑了。第一他能够花水磨工夫仔细研究问题,“我为什么始终不离开历史博物馆”一篇文革“检讨”写尽其中甘苦,第二他“能把抒情气质与科学条理完美结合起来,““𤫫瓟斝”和“点犀𥁢””(顺便考考你,这几个字读做什么,其中这个“𥁢“字,连《康熙字典》都没有给出读音)一篇堪称典范,借《红楼梦》“刘姥姥醉卧怡红院”一回,一面考证起居服用的器皿事物,一面评点其中人物尤其是妙玉的人物性格。最终形成自己创作的另一个高峰。

把全书46篇长长短短的文章排列一下,得到几组数据挺有意思,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

按年代分,4篇写作于1949年以前,然后50年代16篇、60年代13篇、80年代4篇,年代不详者9篇。由此不难发现,50、60年代是专业创作的高峰期,可以预见如果不是文革造成的断裂,我们会看到更多文章传世。

按发表方式分,有18篇没有刊出信息,4篇作为书的序跋出现,余下24篇发表在各种刊物上。按刊出刊物分,其中有6篇发表的《光明日报》,贯穿50、60年代,另有6篇发表在《装饰》杂志,此外还有《文物》2篇,以及《美术研究》、《新观察》、《新建设》、《羊城晚报》、《文汇报》,甚至还有一篇《人民文学》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花花朵朵 坛坛罐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