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期幻觉:世界中心

奥德赛的暗流
2017-01-03 看过
(书内容不错,国内编辑改的标题减一星)

人类的婴儿在刚生下来的时候,会以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外界的一切都是围绕自己运行的,这种幻觉会随着自身的成长与更大范围世界的接触而慢慢消散。

文明的婴儿期也是如此,希腊人将亚历山大港画在他们海图的世界中心;对罗马人来说罗马即世界,罗马城即是世界的中心;自然,天朝上邦也以四方来朝的中央之国自居——这是所有人类都会经历的幻觉,也是所有文明都会经历的幻觉,根本上而言,它源自人类感知力的极度有限性,所以才不得不为自己已知的世界定义一个中心,让自己的认知有所归属,以求心安。

但它毕竟只是个幻觉。即使在这个人类文明已经被高速的交通网络和信息网络连成一体的二十一世纪,西方中心论也更多的是个文化意义上的概念,各地在政治和经济等诸多领域奋力抵抗以避免沦为全球化体系下附庸的势力依然层出不穷,甚至是蓬勃发展。

更何况是在千年之前——那时根本不存在什么世界中心,因为那时的人类文明根本尚未被近代的交通和通讯网络连成一体,对人类来说,世界并不是地球,而只是自己文明已经探索的的那一块局部地区,因此每个地区文明都以自己为世界中心,无论它的文化圈范围是渺小还是庞大,经济发展是凄惨还是繁荣,都不会影响这个基本状态——在那个时代,遥远国度的文化和资源干涉渺茫得如同神话传说,在抵达之前就已经被大量的中间环节重写、再包装,从而面目全非。

事实上,这本书中引用的史料恰恰充分地反映了这种幻觉和现实的碰撞,即使是被作者推崇为文明中心的国度所派遣出的外交使者,一旦离开自己文化圈的范围,立刻就变回了蹒跚学步的无知幼童。

而葡萄牙那些推行自己国家海上霸权的武装外交使团,在明王朝的朝贡政治圈内则会因为自以为是的“征服行动”,而被全部当做强盗吊死。

然而葡萄牙使团在亚洲的征服行动的滑稽结局也许能逗笑西方读者,作为中国人的我们,又何尝不知道曾经控制着广大疆域的天朝朝贡体系在未来是如何凄惨地土崩瓦解?

近代文明网络的构筑,那是作为婴儿的各地人类文明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婴儿床,来到幼儿园里开始正式的彼此接触,而在这幼儿园短短的三百年开园期间,幼儿们之间的权力分布也已经几经变迁。

未来的权力分布将会如何演变?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那些能够理解未来文明网络的脉络基础的人可以推测,而并非那些继续沉浸于襁褓期幻想的人所能回答。
1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极简亚洲千年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极简亚洲千年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