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给予我们的是面对狂涛怒浪时的勇气和智慧

achowes
2017-01-02 看过
战后的世界
    1944年,战后的世界亟待复苏,成立了一个双挂钩体系,即布雷顿森林体系。该体系在成立之初发挥良好,全世界一片废墟,都牟足劲想要发展经济,稳定的汇率来指导生产和贸易必不可少。
    有贸易与资金流动,必然产生国际收支不平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的存在也能让逆差国家获得融资,维持发展。

内生不稳定性
   世界经济发展需要更多的货币,但是黄金的开采量受限。世界需要更多美元,但是美元囿于与黄金的固定比价,不得增发。
    美国承担发行货币的责任,这需要自律性;当货币政策与国内需求(赤字、就业、政治周期)冲突时的抉择,通常国内需求优于国际责任考虑。
    1960年,出现第一次黄金危机,美元对黄金贬值,但在干预下保持稳定。
    为防止资金流动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约翰逊政府加强管制、加强税收。但因实际执行难以达到理想效果,寻找浮动汇率改革的可能性。

浮动汇率改革推行
   为维持国际收支平衡,美元希望一次性贬值, 日、德因贸易等原因,不得不接受相应的升值条款。但美国国内通胀难以治理,美元寻求第二次贬值。石油价格上涨(第一次石油价格冲击),日本作为资源进口国,本币再次升值有利于资源进口,国内反对声音小。
    全球经济缺乏新的增长点,美国呼吁德国、日本开展刺激,形成火车头战略。
    第二次石油价格冲击,美国通胀难以忍受,卡特政府实施反通胀计划,经济衰退。高利率、低通胀,产生了极高的实际利息,美元升值。
    通胀得到抑制,资源价格开始下降,墨西哥、巴西等资源出口国的高负债率暴露,难以偿债,金融危机。
    美元寻求再次贬值,广场协议签订。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存在割裂,各国难以达成统一协定。

日、德处境与当今中国处境的分析
    相似处:1、出口导向 2、贸易保护倾向升温 3、GDP增速下台阶
    不同处:1、日、德没有争夺世界霸权的基础和想法 2、从行天丰雄的视角来看,日本面对与美国谈判时,是乐于做为一个“被推动者”的角色的。

个人随想
    之前想来,政府在保汇率还是保资产价格的选择题上,毫无疑问选择保资产。
        原因一:国内的杠杆加在居民身上,贷款大多以房产为抵押。中小企业能获得的低价贷款,多数以房产为抵押。房产价格的下跌,会产生连锁反应,导致链条式崩溃。这里又不得不说到农地了,不像城市中的住宅、商业地产、工业地产,农地集体所有,农民是基本不可能贷到款。
        原因二:中国作为出口导向的国家,当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贬值能够促出口,维持GDP增速。
    但是现在看来,让人民币继续贬值是个很难实现的任务。首先川普之前就表态中国政府蓄意扭曲汇率,使人民币低估。虽然川普是个大嘴巴,但是也不妨视为一种表态:中国若是维持这种态度的话,贸易保护政策的出台难以避免。其次从历史经验看来,世界上并没有如此大的市场,创造出一个能吸收13亿富裕梦的需求。
    眼看资产不保,在这里漫想,如何才能让泡沫的破裂能够忍受。在我看来房产是现在泡沫最严重的资产了,为了减缓破裂的速度,最近增加了不少管制,房产限购、外汇限售。若要说解决方法,大概只有经济持续增长,吸引足够多的资金进入中国。资金是逐利的,只有让它看见回报才能够吸引。
    为了保增长,促进国内消费是一个大家都乐见其成的方案。里根政策,减税减福利,导致储蓄下降、消费增加。从政策来说,减税也是最容易达成的改革。乐观的说,企业方面统一营改增就是在为税收的变革做准备;关税下降就是和国际做个“ 你好我也好 ”的交易,不会让人揪着人民币低估的辫子不放。按照之前中央与地方政府税收的分成来看,统一改为增值税会使地方政府脆弱的财政再受打击,此时分权是个很好的解决办法。改革需要钱,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再分配问题,那钱从哪里来呢?结合最近的新闻看,央企减少、国企混改来说,还是需要出售国有资产,发行国债来获得最为靠谱。从美国的一系列发展经历看,对外发债并没有这么可怕,货币成为信用货币后,为之背书的不再是资产,而是信用了。
    以上接为按路径阻力最小的发展情况的臆想,到底会如何发展,还需静待观察。最后引用一句trustno1的话“ 当我们阅读这些前人的历史档案,我想,我们需要寻找的显然不是,前人地图上圈出来的几处旧锚地,历经数十年,避风港可能早已是危机四伏的魔鬼之角。我们需要寻找的恰恰是他们当年面对狂涛怒浪时的勇气和智慧。 ”
1 有用
0 没用
时运变迁 时运变迁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时运变迁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运变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