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古代文学下结束

十九
2017-01-02 看过

两天就是三个朝代, 元、明、清在翻书的指尖, 哗哗地不甘流淌。 关汉卿拉着关羽、窦娥奔过, 云长拿着把单刀开了场什么会? 怎只听到一声声的凄切: “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 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王实甫撺掇着张生跳了墙 惊了月下莺莺的花容,啊啊啊 “普天下痴情的不似你这个傻角!” 有场梧桐雨还在滴漏断, 墙头马上都难寻往日汉宫秋, 琵琶记中也只剩着泪多行。 罗贯中教诸葛亮学了些魔术 刘备、曹操带着脸谱来作托儿, 战争场面张张驰驰甚恢宏啊! 隋唐演义也热烈,水浒英雄不甘后, “忠义”悲歌声声犹不绝, 哼,“招安招安,招甚鸟安”! 前途叹恨,更有妖魔多肆虐, 痴儿啊!难道没听见那猴子在说: “只要你见性志诚, 念念回首处,即是灵山。” 牡丹亭边,梅香遗落了金瓶。 聊斋先生说书树下,竟拾得 旧日故人桃花扇,不知何处寄, 叹,红楼梦中哪有影留踪? “悲凉之霾,遍被华林” 呼吸领会之间,不由摇头罢。 出了儒林,盼什么镜中花缘? 姑且只看一场高台戏, 三庆、四喜、春台、合春, 到底是春将至,便欢欢喜喜 将这年节儿闹腾腾过!

(再翻看是何时?)

——2017.01.02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文学史 四卷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文学史 四卷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