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要给《山河袈裟》配一支主题曲,我姑且选择莫里康内那首《Un Amico》

大其心
2016-12-29 看过
全在这本书里了:即使世界是冷酷绝境,也要心热眼明。踏过黑暗王国,曾经的那些焦虑、羞愧、悲恸,那些失魂落魄、痛心疾首、妄念迷障,最终负负得正,凝聚为琥珀一般的存在,经得起时光通体照射。非如此不可,方能排毒、脱险、涅槃,然后奔赴下一处人生。因此,《山河袈裟》可说是一组心灵史碎片,是经历肉身煎熬灵魂拷问、行遍万水千山得来的第一手经验,入骨切肤,又柔情万端,是为坦白之书。

在我看来,这条路也是值得文艺青年郑重端视的人间正道。于后来者而言,不啻当头棒喝:人生去路太多,如果没有父兄扶持,极易走入歧途。或者被文艺作品教坏心性,耽于欢愉,满目只见聪明讥诮与华丽颓靡,更有甚者,习得刻薄毒舌与翻脸无情,最终活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于我而言,记忆里的修文,讲话声调从未提高过半度,更未红过一次脸,只是有意无意提醒过一两回,大意是切莫成为凉薄之人。因其精简,所以记得。

对照《山河袈裟》的记载,在他的苦行途中,俯仰皆是写满了诺言与情义、屈辱与反抗的人世风景,还有鞑靼荒漠上放声高歌的小弟兄,用夹生汉语说着“我看见我的命了”的年轻喇嘛,唱着“郎对花姐对花”的陪酒女子,以及阿克塞的白杨树,月光下待宰的羔羊,异乡兄弟在大年初一清晨端来的一碗白酒……

他是用自己流派的方式去爱人爱天地万物,“先站直了,再谦卑地去看去听”。而那些走马灯一般掠过的世间风景,最终以微弱光亮聚焰成火,于天与地的罅隙之间照亮前行之路。他说,还要在余生里继续膜拜这两座神祇:人民与美。

崇高的东西在现代未必全然无力。修文以亲身示范来作答,“这一场人间生涯之所以值得一过,不只是因为攻城夺寨,还因为持续的失败,以及失败中的安静”,“这安静视失败为当然的前提,却对世界仍然抱有发自肺腑和正大光明的渴望”。

如果真要给《山河袈裟》配一支主题曲,我姑且选择莫里康内那首《Un Amico》。来自意大利电影《转轮手枪》,后来还出现在昆汀的电影里。

金刚怒目与菩萨慈悲,来日大难与渡尽劫波,命运的复明复暗,以及对人生的贞观与正信,都在其中。
13 有用
0 没用
山河袈裟 山河袈裟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山河袈裟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河袈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