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而不糊涂

慕阿呆
2016-12-27 看过
透过胡适看见的那个时代,更似迷茫但还不算稀里糊涂。无论是想在中西思想间架起桥梁抑或贬抑某一方的,都明确这两种文化存在的巨大差异,至少,想寻求二者的结合点,就必须走过漫长的文化覆盖边际。而这是费时费力的艰巨任务,当求变的心情如此急切乃至让求变变成不可置疑的目标时,慢慢求索寻找良性互动的机会也就不存在了。彼时,只要能在所谓的腐朽身上切上一刀,哪种主义都无妨。而胡适,在中西两道上都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怀着殷殷切切的救扶心,却试图先看看问题究竟在哪里;对于一个知识积累愈多的人,其实愈难以抱有冲劲的行动力,因为对知识积累的动力已然暗示了他更相信思虑先于行动的重要。如作者所总结:在一种对追求知识总是赋予特殊意义的文化中,他是一名知识分子;在一个对教育家要给予特殊威望和责任的社会中,他是一名教育家;在中国人仍在热切地向国外寻求救国之方的时代中,他还是这项事业的代言人。但是,在一个温和的方案似乎已愈益不可行和不合理的时代,他也始终是温和方法的代言人。(p295)胡适经历中的种种矛盾纠结存在于当时许多知识分子身上,无论什么流派,只要他们的想法与行动都在增长着变迁,必与现实摩擦,这是其茫然;可正是这些不甘于顺从的思考,对新知的渴望与运用,至少不让那个时代稀里糊涂地过去。在开放社会中,剧烈的争吵会让人觉得有些轻浮,但毕竟争吵是身而为人的资格吧。不会有一个庞大到操控众人命运的东西,即使有了,也不会盲目到认为不论做什么都是对的地步。
    胡适在中西文化间找到的可能的是人本质上拥有的理性,滋养理性同时也是理性在其中运转的是民主。他把民主看作一种心态乃至一种观念,在当时多以民主为器,为王,为制度的氛围下是少见的,或许也是这种扎根更深的观念使得胡适在同代人中,思想始终比较一致,不见颠覆性的动摇。格里德在分析自由主义为何在中国行不通时解释道,或许是因为武力和革命淹没了理性。那么,这或也可解释胡适思想中不难察觉的杰出人物论,杰出人物的能力与勇敢,使其在抗衡武力中增长理性。杰出与平庸的差距不在乎理性多少,而在乎对反理性力量的消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胡适与中国的文艺复兴的更多书评

推荐胡适与中国的文艺复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