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暂时性失败和民主的永久性胜利

亲爱的林XX
2016-12-24 看过
一、 全书综述
全书从与现代所谓“民主”可能相关的现实谈起,引出由难以称为“民主”的“民主政体”到今日认可的“民主”概念产生,以时间为线索呈现了世界“民主”(最初也许不能直接称为今日通称的“民主”)政治的发展进程。通过举证民主对人类社会至今仍让人叹为观止的重要影响和由于不完善不健全而带来的悖理、偏差的斗争;民主的暂时胜利与暂时失败之间往复交替、民主力量不断壮大自身概念不断成长以及最终民主成为通行全球的政治权威的结局的事实,给人们解释了民主发展的历程、阐释了民主发展的意义和其最终可以被承认为普通意义上的胜利的原因。

鉴于全书由多位大家分章完成,前后叙述历史跨度巨大,故本书评着重于第四章 意大利城市共和国,针对该章核心问题进行思考,以求得以较为深入的感受“民主”之于该阶段的特点、引申概念,暂时的失败和永久的对后世的重大影响。


二、 重点理解与延伸
I. 城市共和国为何兴起
依据原序共通地说明民主的「强大、诱人」是因为「它许诺给它自身所向往、所选择的东西,是人类共享的社会与政治存在,变为一种意图明确的共同行动结构」。「民主制度底下决定未来行动的,是它的人民,是组成它的人们;由此,他们牢牢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在于一种自制的观念,及应当听由个人自由的选择」。对应此说明,我们再去寻找具体的意大利城市共和国产生的原因。
1046年,亨利三世来到意大利,将随身的一位志在改革的德国人任为教皇,此后一系列改革派人士连续任职教皇。为了增强法令条例执行力,他们不断强调其作为主教的权威性和精神领袖的不容置疑的地位,革命性地于1059年确立教皇选举制度。此后新的教皇必经由红衣主教任命,从而杜绝了罗马贵族或德国皇帝加以干涉的可能,这项变革在很大程度上隔绝了宗教与君主间协同专制统治的可能;11世纪中期至12世纪中后期,教廷的势力着重运用于经济成果的剥削和土地资源的占有。根据上述实际可以大胆假设,宗教在这一时期一定程度上放松了对分散城市政治权力的控制。
到了13世纪中期,借助着良好的地理地域优势,远航贸易的顺利开展使意大利顺当地完成了高水平高收益的资本累积,一个新的贵族阶层因此而兴起——资产阶级迅速膨胀,甚至横空出世了金融信贷雏形的创举;先进地区在13世纪还废除了农奴制,生产力迅速发展 。资本基数大幅扩张,生产扩大而便利,经济加速发展。随着平民的财富累积等级边界有着重大淡化,新兴市民阶级——他们拥有着金融的技能与知识,他们因为所从事的行业而博学,他们对城市的富足十分关键!——对政治权利的诉求也有极大增加。
这是我推测的意大利市镇得以自行任命“执政官”、建立“统治委员会”产生“最高执政官”并最终使市镇获得城市共和国的地位的一些原因和需求——为了“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听由个人自由的选择”,为了维护丰富起来的财产以及争取更多支配它们、支配自己的权利——而斗争。
斗争,以争取政治来维护“我”的主体创造的经济。如果可能,“我”希望只受制于“我”,如果不行,那“我”要求受制于同我有相同利益诉求具有最大可能为“我”着想——选举、更了解实情更了解“自己”更了解“我”——自治,的管理者。

II. 城市共和国为何衰灭
城市共和国的尝试最终走向衰灭,(事物应当终究有衰灭的一日,在没有生命力或被强大外力侵袭时。也许民主最终也有那样一天,但之后迎来的新的政体或是可能将是没有政体的状态都是世界做出的值得嘉许的尝试和挑战。)我找到以下三个原因:
首先,「不稳定根源在于大多数最高执政官由贵族指定或推荐,而这些贵族从一开始就掌握了统治委员会的大小事务。」无论如何,贵族并非空头的身份标识,充足的土地所有量和土地上的人力持有保障了其经济收入不逊于蓬勃发展的某个阶级,个人能力与魅力的突出都可能成为“麻痹”其余阶级的利器(当然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这不能算是麻痹而只是单纯的人格上征服了其他阶级)。等级制度虽然不如西欧陆地上根深蒂固但并不是易于消除的(事实上直至意大利各城市共和国接连衰灭,阶级差异仍是明显的鸿沟),这是我推测的根源形成的大致过程,自然,选举被架空则“自治”也无从谈起了。

其次,「14世纪起,许多城市是开始以保护更大的实体和城市和平为名,剥夺或自愿的取消了自治政体,并把统治权交到世袭的"大公"手中。」与第一条同属本体的政治原因,且为近乎自杀的行为。但事实的一小部分是这样,小冰期导致了农业产出下滑,引发数次严重饥荒,而饥荒又被十四世纪初的人口快速增长恶化。英格兰和法兰西之间的百年战争打断了贯穿欧洲西北部的贸易路线;奥斯曼帝国开始扩张,随之发生的战争也打断了贸易路线。1345年,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抵赖债务,佛罗伦萨最大的两家银行——巴蒂(Bardi)家族银行和佩鲁齐(Peruzzi)家族银行宣告破产••••••经济层面上的威胁对象是庞大而野蛮的帝国、军事力量可刮目相看的后起资本聚敛狂徒,以及威胁生存的天灾。贸易在很大程度上消耗了累积的富余产品,虽然对生产水平的提高起的激励作用毋庸置疑但此时贸易扮演了削弱应灾基础水平、增大灾害直接损失(也许还有潜在威胁如:前后收益落差导致社会情绪剧烈波动引发暴乱等)的角色。“自治”无法解除内忧外患的夹击,难以维系的前途迫使城邦再次面对联合以渡过难关的选择并最终走向让渡统治权力以求基础实力提升并制定统一、宏观的规划。至少当时的人们选择了相信贵族们更具备那种广阔视角和规划能力。
对比强撑至崩塌结局的威尼斯留下的「自治只是产生混乱的政治处方,要维护公共秩序某种形式的强有力的君主统治必不可少」的灰暗教训,反倒是没有盲目而狂热地坚持“民主”,清醒地以既得和预期利益为导向,拯救了其余的城邦们。

最后,「管辖权和忠诚度的分化导致地方性的市民纷争与倾轧」。由于市民们经济利益的不同和家族仇杀的绵延不绝,大多数的城邦被内耗撕裂。(尽管在面对外部入侵时城邦内部能够团结对敌但一旦外患退去,它们自己又陷入无休止的混战之中。)与本部分第一节论证城市共和国其中一项产生原因完全一致——全新形态的经济发展方式——资本主义萌芽,既然在政治领域上都无比追求于权利的维护甚至是扩张,没理由在原属的经济领域上有所放松:争夺市场、原料、人力••••••一切资源——争端避无可避。
一样的利益追逐原因,先后作为产生和消亡的动因,这是政治体制专注于靠拢经济发展步迈但忽略了制约利益需求膨胀的悲剧。警示我们在民主发展的历程里,时刻不能忽视了人之自利性超乎预计、亘古不变的破坏力——此时确实会需要“暴力”、“强制”,对此进行遏制而非赋予平民“无限权力”、“任意权力”••••••武装力量和尽力完善的宪法也许可以依赖。


正如本节第一段类比“民主同样可能迎来的衰灭”相同,城市共和国衰灭的过程为世界政治实践的学术的发展都累积了经验,例如“市民社团”的抗争以及最终取得官方承认的胜利。无论怎样,历史上的人们都在为那种现代社会使用“民主”一词概括的政治体制状态斗争。“自治”,作为意大利城市共和国的创举和壮举,虽然在实际操作上不足够完善,但毋庸置疑引导着它的人民保持选择政体的理智、引导着历史重视人性中自利的本色、引导着世界向着“自身所向往、所选择的东西”、向着“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迈进了一大步。

III. “它”,是或不是“民主”
「不公正的而且由大多数人控制的政体」、「结果使全体人民都沦为某种暴君」(Aquinas 1959:6),这是阿奎那对“民主”的论述。如同前三章对古希腊“民主”与现代情状差异的阐释,先哲们说明了古老的体制并非“现代民主制的直接源头”甚至自身以完全对立的态度看待自身。
由于意大利城市共和国时期的思想家们主要灵感来自希腊城邦时期的智者,最终,政治制度因没有能对大规模领土进行构想尝试而没有摆脱局限于作用在小规模市镇(即使发展为城邦相对于通常言论下“国家”概念仍是极小的范围了)上的事实。「旨在维护穷人利益而非公共利益的政体形式」,这是摩尔贝克的翻译词汇对“民主”的释义,终究也不能算是公允的、确实吻合“人民的统治”概念的释义。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合理地来谈论城市共和国对于现代民主理论与实践的历史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它(像希腊做的那样)在遥远的历史跨度里早早地告知我们:一、选举和规定任期是谋求符合普遍意愿的最有效服务和公共福利的充分必要条件,官僚制可能因此建立,授权行政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行政效率、专业性和普遍公正。同时,保障了权力受限且不出现政治地位上新的阶级分化。这指向「由城市自己统治」 ,和符合人民申诉的法律制定及对其遵守。二、监督审查的重要的制约、管理、控制作用。三、公民参与是创造性而富有挑战的构想,实际的落实更是伟大的尝试。对于使最广泛丰富的信息和观点纳入讨论、权衡、决策的范围之中,参与型政治功不可没;并且理论家们认为这样的公共讨论具有使人变得宽容的效应。四、自由!「当人们相信自己可以自由地享用他所获得的东西时,他就变得乐于增加自己的所有物和获取更多的产品。所以在相互间的竞争中,人们不仅考虑自身的利益,也考虑公共的利益,结果是双方的利益都开始取得长足的进展」 。如果公共福利足够优渥且有维持基本平均分配的权威,则增加公共财产为城市团体的利益做出努力会成为每个城市人间接谋求个人利益的自发行动。——最终导致城市的光荣!

不过同时可窥见其似乎直至今日也无法避免的弱点:
一、最终无法避免在数量上体现为少数的群体的利益无法得以满足。不过这是迄今没有政体可以解决的问题因为当人们形成团体后,没有任何机制可以保证团体与个体之间不存在分歧差异。二、如果渴求更大程度地减弱第一条的伤害,民主可能引起草案永恒地持续变动和立法定规效率极大降低。三、“术业有专攻”在无差别民主中被伤害了。并非每个人都是每个领域的专家,但每个人几乎都在每个领域有利益诉求,即便是间接民主也会产生领域的低能者而此时如果他们不能很好地控制自身个人利益需求引起的冲动,对城市和国家的集体决断而言都是灾难。
这些可能也是本部分第二节中没有提及但重要的原因。


三、 结论
但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希望政府的行为是以人民利益为主导,我们就必须在某种程度上保证我们也像自己的政府那样行事」。这是意大利城市共和国给予“民主的历程”的启示,也是对“人民拥有或行使政治权利”的启示。而最终,「民主演变成一切政体赖以存在的合法演变成一切政体赖以存在的合法基础」。这是民主对世界的永久性胜利,无论在每个缩影的阶段是否遭遇了暂时性的失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民主的历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