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解构——读果戈里《钦差大臣》

一期一会
2016-12-15 看过
《钦差大臣》的故事讲了俄国某小城以市长为首的一群官吏听到钦差大臣微服私访的消息而惊慌失措。误将路过该地的彼得堡小官吏、纨绔子弟赫列斯达柯夫当作钦差大臣,从而上演了一幕充满讽刺性幽默的黑暗腐败的官场丑剧。(首段概述引用)
既然是解构,我们就来看一看什么是原来的结构,市长,贵妇,千金,慈善医院院长,邮政局局长,这些角色在出场之前读者就必然对其有着角色期待,而整个小城都在原有的秩序中运行了长达?年的时间,这一切都显得无比正常。然而实际上这个小城中却是另外的一种景象,市场老奸巨猾,慈善医院院长贪占公费,邮政局局长整天以拆他人的信取乐。这样的结构背后蕴藏着道德与实际潜规则矛盾的张力,一方面实质上是一个以晦暗法则以权谋私,穷极无聊的世界,另一方面其中的每一个人都用一套理由来构建一个光明美好的世界,就有如,市长一直提到的“上帝与我同在”在说到福利院的款项去处时,严厉叮嘱身边人要说“本来已经建好了,只是被一场意外的大火烧掉了”。这样的张力也为后来的荒诞发展埋下了种子。
而故事明明看似是一个外界因素引起全盘崩溃的情况,为什么说是内向突破呢?原因是这个外在的因素,但是却是一个与内部拥有相同精神内核的人,赫列斯塔科夫本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他吃饭拒绝付账,在发现自己被当作钦差大臣而受到礼遇之时,也是将错就错。这也是作者的精心安排,让我们知道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原来的那个矛盾的世界,也整个崩溃的过程也是因为这个结构内部的人为了解决这种矛盾而主动打破的过程。
整个过程我们看来是荒谬的,作者也配合这一点采用了狂欢化的语言,比如大量的市长本人琐碎无聊的自白,市长夫人与市长女儿争风吃醋为了讨假冒的钦差大臣的青睐。但是更为荒谬的是,整个故事一本正经的展开,身在其中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认真分析,自以为聪明绝顶,完成这样的故事。荒诞性体现在我们旁观者的眼中,那回看我们所处的世界,是否也在努力的完成一个笑话呢?不得而知。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整个平衡的完全崩溃,我看到的是在所有人知道真正的钦差大臣到来之时,每个人有如惊天霹雳。实际上最终的处理让我总觉得欠缺了一些东西,可能是中西方的思维方式的不同。我认为能够讲明白这个结构的可怕之处的,并不是其崩溃之后的碎片,而是其自我说服重新轮回的自愈功能,永远处在一个循环之中。这让我想到刘震云的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也是一个内向突破的故事,一个农村妇女李雪莲在秉持了礼俗社会中的准则,在现代文明的僵硬框架中所向披靡,我们发现所谓的法治,纪律,民主不过是原有价值观的外饰,背后隐藏的是环环相扣的官僚体系和由上至下的负责系统。而我们看到李雪莲最终的结果是一直向上告到了所谓的首长那里(据说原型是朱镕基),而那位首长在人大对这件事情做了严厉的批评,随后省长将所有有关的市长,县长,院长,庭长全部撤职。所以,体系崩溃了吗?没有。我们看到首长的那次讲话无疑是另一轮官僚体系运转的开始,之前所有的失衡,最终只不过是换了一拨在其中的人罢了。而最终刘震云只能痛苦的抬高自己的世界,以最后一章称作“玩呢”俯视这一切。
剧烈的震动最终还是要归于麻木与平静,没什么人能逃脱。
10 有用
0 没用
钦差大臣 钦差大臣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钦差大臣的更多书评

推荐钦差大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