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自证清白”的谎言

Gnady
2016-12-15 看过
“David的不当之处在于:不论谁质疑了你的实验,你都有责任进行核查。你发表了文章就必须负责,这是学术界铁定的规矩。美国科学有个强项:即使最资深的教授也要认真对待来自最低级的技术人员或研究生的质疑,这是美国科学最基本的特色之一。”(p.203) ——这项特色确实让级别或者权威在美国学术界没有在其他地方那么重要。更何况,即使有争议数据的结论有效,也并不能成为一项容忍学术不端的理由。

重读David Baltimore事件,不由想起韩春雨事件来。二者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特别是研究机构的回应方面。至于韩春雨以“不能自证清白”这样的理由或者迟迟不重复实验的行为来为自己找借口,充分说明他不理解学术界“文责自负”的规范:你发表了论文,你就有回应质疑的义务;你是个实验者你就重复实验,或者t提供原始数据并公布详细的实验步骤。“不能自证清白”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很简单,随便一个反例都可以表明:清白可以自证。
0 有用
0 没用
大背叛 大背叛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背叛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背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