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

早睡的阿蛋
2016-12-08 看过
孙老先生论文集。此书十一年前曾在台湾出版,名为《孙机谈文物》。大部分文章作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个别与时俱进作了修改,可谓“新瓶装旧酒”。
文章专业性较强,涉及考古学、文物学、名物学、古文字学、历史学、文学与美术等,物、图、文互证,专有名词和生僻字较多,需要随时翻工具书或者百度。如果匆匆读过,不知所云,则大无裨益。由此,有些地方比较生涩,趣味性较弱。孙老曾在《中国古代物质文化》一书中谈到:“中国古代的物质文化成就……是基本国情,本应成为常识,本宜家喻户晓。”若以此看此书,则难有普及之功,应属于考古和文物爱好者的深度阅读,故先读《中国古代物质文化》为宜(我偏偏倒过来了…)。好在图版生动(我偏好看图)、章节独立,每日两三篇倒也不费劲。(另,插图据说都是孙老先生亲笔所绘,功底了得,而且有的还画得很萌……)
小时候喜欢看《探索·发现》,曾立志成为一名考古学家,看到这本书里的文科大综合顿感自己too simple。只知一端而不兼通,唯通多门而不精熟,都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考古工作者。
本书文章的编排顺序也见匠心,尽量分门别类放在一块以求系统。我按我的角度大致归纳了一下:1-9,动物;10-14,饮食;15-22,战备;23,工具(平木工具);24-26,度量;27、28,乐器(钟鼓);29-31,佛教(30、31,佛塔);32-34,社会生活;35-45,名物;46、48-50,绘画(46、49-50,辨伪);47,书评。故而同类书目易于互相参校。例如战备部分,若与周纬《中国兵器史》互为参看,必能更加深入,甚至得出新解。
本书中的文章多有驳论,颠覆了很多名家的观点,大多证据确凿、逻辑严谨、论证有力。但个别文章,如若深究背后的争鸣,仍可发现疑点。例如《商周的“弓形器”》一文,发表于1991年的“中国考古学会第八次年会”。文中肯定了1980年林沄的结论“弓形器为系于腰带正前方的挂缰钩”,但不认同其弓形器与“鹿石”上的刻纹有联系的观点。林沄于1998年发表《再论挂缰钩》,又于2007年发表《青铜挂缰钩补说》,再反驳孙老观点。该书收入此文,距林之驳文已隔九年,却未做出进一步回应,不知是疏于增补、有所忽略,还是认定己说、不欲再争?我门外陋见,难窥真谛,看林说亦有道理,总之不明是非。所以此书也仅是孙老一家之言,未必悬诸日月不刊。
同样一部书,书名从简单的《孙机谈文物》到《从历史中醒来》,孙老成书的真正目的不难洞见。从文物看历史,看古代社会生活,看文化发展脉络,才是文物研究的价值所在。之前在岳麓书院报告厅“重建斯文跨界高端峰会”上,有幸聆听孙老发言。他提到自己不喜欢做文物鉴定,因为文物收藏者总是对真品赝品、对价格斤斤计较,却不去发掘文物背后的历史内涵,类似《鉴宝》这类节目的商业意味太重(原话内容更丰富,我只是简单概括,未必精当,出现偏差我负责)。本书中《沟通古文物研究与社会生活史研究的一次实践——评<古诗文名物新证>》一文,在评价扬之水大作的同时,也最能表达孙老的研究观点。王国维先生的“二重证据法”,实指从传世文献到出土文献,还是从文献到文献。诚如傅斯年先生所言“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起初只是论及考古学,但现在看来,也有将历史文献(上穷碧落下黄泉)与出土文物(动手动脚找东西)挂钩的影子。扬之水先生以考古学成果研究文学作品著称,孙老在文中引了一段,讲到《金瓶梅》描写西门庆家的书房,看似高雅,但通过考校名物与传世文献中当时文人的标准,却雅得俗不可耐,兰陵笑笑生的字字机锋和皮里阳秋,在文物与文献的巧妙结合中浮现。文中最后一句:“书中提到的古文物,均已褫去华衮,洗尽铅华,出现在或世俗或风雅的社会生活之中,以本色素面开口讲自己的故事。”真的好棒啊!
接下来打算读《中国古代物质文化》,总觉得看完之后,像我这种强迫症看古装剧会浑身难受……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从历史中醒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从历史中醒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