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枪》的味道——读老舍的《断魂枪》

hellohaoyu
2016-12-02 看过
(一)
《断魂枪》是老舍著名的短篇小说,是属于武侠。武侠、科幻、侦探、奇幻等小说都是当今流行文学常见的体裁,而一篇好的武侠小说,尤其是短篇小说,功夫不在武,而在侠。也就是文章的内涵。
《断魂枪》的内涵是开放式的,老舍自评过《断魂枪》没有,不知道。但就算评了,小说也是读者的,不属于作者了。看小说,看文学,推而广之——看艺术,看一切。是一看创作者的心,二是看自己的心。所谓“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文章自述其道有曹禺的《<雷雨>自序》;鲁迅的《<阿Q正传>说了些什么》等等。即使是读了也在自序中升发新的自序。而且因此为时代的不同,作者对作品的看法也不同。
我在《断魂枪》里读到是那种骄傲与矜持。是贵族末路下有尊严的死去,而不是在没落谢幕。武功是杀人的术,对于洋枪来说没有用了。沙子龙不甘把武功像小丑一样转变,一步也不妥协。这让我想起阮籍死之前笑曰:“《广陵散》从此绝矣!”小说与其相类,又不类。沙子龙的《断魂枪》是无用;而《广陵散》是有用。
这一点与传统评论是对的。老舍可能是表达是这样一种情景,武功是好东西:老祖宗留下来的。但洋枪更好。沙子龙有壮士解腕的决心。一方面是不让现代糟蹋的武术,因为武术比起洋枪已经不能作为走镖、保国的术;只能沦为像他大徒弟王三胜那种表演,这是现代糟蹋武术;另外武术也糟蹋现代:沉迷武术像孙老者而放弃洋枪,那么现代就被糟蹋了。
这可能是一种解读吧。然而唯美的地方在于,一种没落,固执而尊严的死去,绝对不改变而苟存,并笑着看着他去死。这是一种日系文学凋零的美学,而老舍又添了几笔淡然。
这就让我想起了中医了,尤其是真正的中医。老古董是有尊言的毁灭呢,还是堕落继续坑人呢。这是一个问题。
王国维殉道也是一例。像这种大师,略略的妥协一点,就可以在新时代生活的很好。把国学包装一下,摩登一下,与时俱进一下。
沙子龙是永不妥协者。
(二)
老舍的语言是典型的京味,比前面的《猫城记》后面的《四世同堂》。文字读起来有些踯躅。但也有非常精彩的地方。
“我不逛,也用不着钱,我来学艺!”孙老者立起来,“我练趟给你看看,看够得上学艺不够!”一屈腰已到了院中,把楼鸽都吓飞起去。拉开架子,他打了趟查拳:腿快,手飘洒,一个飞脚起去,小辫儿飘在空中,像从天上落下来一个风筝;快之中,每个架子都摆得稳、准,利落;来回六趟,把院子满都打到。走得圆,接得紧,身子在一处,而精神贯串到四面八方。抱拳收势,身儿缩紧,好似满院乱飞的燕子忽然归了巢。
“把院子满都打到”和“好似满院乱飞的燕子忽然归了巢”,这两句非常精采。
4 有用
0 没用
断魂枪 断魂枪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断魂枪的更多书评

推荐断魂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