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连三月 家书抵万金

凯瑟琳
没有经历过战争,是我们的幸运,也正是我们精神意志贫瘠之所在。

“这是结束的开始“,德国驻英国外交官沃尔特的俄国线人,如是说道。俄国就这样调兵遣将准备加入一战。简直没有想到可以如此简单直接,一战这个很大的事情,就在一个有些不普通但又十分普通的一芥匹夫的口中,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中,粉墨登场了。

国家之间的关系,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代为叙述。这样的历史,离个体更近,也更容易生动。这是一个独特的视角,也是这本书趣味之所在。历史的故事再也不是教科书上的时间地点人物,以及考试卷子上的填空和选择。而是由点及线及面的立体结构,每一个点上都是一个人、一个时间、一个经历;每一条线上有相互关联牵扯影响的一些人;每个平面又交织错杂着更多的任务关系利益集团。我不知道战争的背后,不对,是战争之中都发生过什么。但这些人,就是战争的载体。读书过程中,你慢慢就会放下对历史的窥探之心,而变成了想要去了解这些人都经历了什么的耐心。

历史书真真是非常有趣味的一类。熊逸在《隐公元年》中表达过一番态度:“我更倾向于认为历史是作为一个个独立的片段模糊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任何有意无意地在不同事件之间搭建因果关系的努...
显示全文
没有经历过战争,是我们的幸运,也正是我们精神意志贫瘠之所在。

“这是结束的开始“,德国驻英国外交官沃尔特的俄国线人,如是说道。俄国就这样调兵遣将准备加入一战。简直没有想到可以如此简单直接,一战这个很大的事情,就在一个有些不普通但又十分普通的一芥匹夫的口中,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中,粉墨登场了。

国家之间的关系,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代为叙述。这样的历史,离个体更近,也更容易生动。这是一个独特的视角,也是这本书趣味之所在。历史的故事再也不是教科书上的时间地点人物,以及考试卷子上的填空和选择。而是由点及线及面的立体结构,每一个点上都是一个人、一个时间、一个经历;每一条线上有相互关联牵扯影响的一些人;每个平面又交织错杂着更多的任务关系利益集团。我不知道战争的背后,不对,是战争之中都发生过什么。但这些人,就是战争的载体。读书过程中,你慢慢就会放下对历史的窥探之心,而变成了想要去了解这些人都经历了什么的耐心。

历史书真真是非常有趣味的一类。熊逸在《隐公元年》中表达过一番态度:“我更倾向于认为历史是作为一个个独立的片段模糊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任何有意无意地在不同事件之间搭建因果关系的努力都必须审慎地把所有的可能性考虑在内,而后者在史学范畴内往往只是不可能的任务,遑论那些对历史人物求之唯恐不深的心理分析。这些努力虽然会为人们提供很多所谓人生感悟与历史借鉴,却常在获得文学色彩和实践价值的同时丢失了历史作为一门’学科’的严肃意义。换句话说,这些因果关系与感悟、借鉴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基于叙述者及阅读者本人的思维模式,最终成型为一座座风采各异的沙上之塔。而时间久了,历史便成了一部观念的历史。这本书没有尝试在不同事件之间搭建因果关系,更像是放弃因果关系只按时间关系,告诉我们,在这些真真正正被战争牵扯和影响的人们身上,都桩桩件件的发生过什么。人作为历史的载体,有喜有悲、有怒有怨、有盼有弃,也有更多的无奈与悲伤。家国情怀、爱情利益、私欲公心、虚与委蛇、赤诚相对、出世入世、虔诚背叛,每块硬币的正面都有反面。人的行为不是单线程的因果关系使然,而是多方权衡的抉择。没错,历史复杂,但仍复杂不过人心。

战争不是个人事儿,人是战争里的人,战争影响了人,战争才是事儿。
以前看到网上很多视频,美国退伍老兵回到家时,家里多年不见的狗狗疯狂的冲向他,摇尾、舔脸、拥抱。狗的情感如此热烈真挚,真是告诉我们这些弱爆了的人类,长久离别后再次重逢,是一件多么令汪每根汗毛都雀跃的事情。我们无法感同身受那些深处战争漩涡的人们的感受,只能管中窥豹通过第三方的经历试图了解一二。

“这是结束的开始”。结束并不遥远,只要你有了开始,就必然能到达结束,只是何时到达以及如何到达的区别而已。开始了也并不代表永恒的进行,结束一定是任何开始的归结。我喜欢这句话,仿佛一瞬间就能参悟到人生的刻骨本质,就像《北京遇见西雅图2》里那句著名的话:向死,而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一年有 83 万人在豆瓣读过 719 万本书,爱看书的你还不快加入我们!

回应(2)

添加回应

推荐巨人的陨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