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为哲学侦探只会炫学那就大错特错了

宇文宙
2016-11-17 看过
我读的第一本笠井洁作品是《伊底帕斯症候群》。实话说,这真的不是一个适合入门的作品。如同砖头一般厚重的书本当中到处充斥着大量枯燥艰涩的哲学炫学,相比案件推理却不够精彩紧凑,令读者迟迟难以进入阅读状态。糟糕的阅读体验令我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对笠井洁敬而远之,直到机缘巧合之下读到了这本《夏日启示录》。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慎入!)
从时序上说,本作发生在《伊底帕斯症候群》之前,紧接《再见,天使》之后。因此书中多次提到了拉鲁斯家杀人事件的情节,如果还没有看过《再见,天使》的读者要小心泄底了。
本作的案件谜面源自圣经为人所熟知的著名典故“天启四骑士”,四名死者尸体附近分别发现了与四骑士坐骑相同颜色的马匹尸体以及相对应的四骑士象征物,因此书中随处可见宗教和历史相关炫学,恍惚间好像还看出了一点丹布朗的风格。好在相比《伊底帕斯症候群》长篇累牍的哲学思辨,本书的炫学内容无论是长度还是深度都平易近人得多,而且清洁派宝藏算是贯穿案件始终的动机之一,因此炫学和故事的结合是必要且紧密的。
在圣经比拟杀人的基础上,前三起案件还出现了“被杀死两次的尸体”、“古堡密室杀人”和“无人悬崖坠落”等复合谜题。总体来说案件诡计质量还是不错的,在老梗基础上进行了翻新改造,线索的公平性也做得较好,甚至有几处近乎赤裸裸的将提示放在读者鼻子跟前晃悠。
有趣的是,本书有三重推理,由三名业余侦探逐一解答,分别是娜迪亚、朱利安及矢吹驱。娜迪亚的结论尽管不对,却基本思路是对的,不仅为揭开谜团打开了局面,还指出了某两人合谋的事实。朱利安的推理是表层的正确答案,得到了矢吹驱的默认。但事后矢吹驱指出了隐藏在表层底下的另一重真相,尽管并未全盘推翻朱利安的结论,却将事件的意义完全颠覆了,同时还引出了贯穿矢吹驱系列的主线剧情——《再见,天使》出现过的恐怖组织“赤色之死”及其幕后首脑俄罗斯恐怖分子伊利契将成为矢吹驱长久的宿敌。一秒钟突然变成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的感觉有木有?可惜剧情发展到这里本书就结束了,在后续的《伊底帕斯症候群》中矢吹驱也一直在追踪伊利契,但依然没有分出胜负。
矢吹驱号称“哲学侦探”,除了因为他喜欢没事就神神叨叨一番哲学思想以外,还因为他的推理方式“本质直观”与其他侦探大相径庭,不被华丽的案件诡计所迷惑,而是运用现象学直接找出隐藏在现象背后存在的意义,由此看穿事件真相,可谓跳过谜面直捣黄龙的推理方式。但由于如此独特的推理方式,也直接引发了推理小说四大基本矛盾之一“智商爆表无所不能的名侦探与必须在凶手把该死之人全杀完以后才破案的矛盾”。
一般作者对此矛盾的处理方式无非是设置各种困难和障眼法阻止侦探过早发现真相,甚至让侦探在后半段才介入事件,但笠井洁不玩这套虚的,他笔下的矢吹驱直言“在第一起案件后就发现了真相”,但他对破案和抓住凶手毫无兴趣,不仅一直作壁上观,甚至还将事件真相作为与激进环保分子西蒙娜进行较量的筹码。按照世俗道德观,矢吹驱的所作所为等于间接害死了后续案件的死者以及逼死了西蒙娜,无疑是要遭到谴责的。但笠井洁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让矢吹驱从一开始就承认“自己是身负罪孽的邪恶之人,修行的目的是赎罪”,彻底跳出了世俗道德批判的枷锁,而且矢吹驱的阴郁气质和虚无感也让读者恨不起来。毕竟名侦探不是活雷锋,本来就没有破案抓犯人的义务,那是警察的工作。
由于笠井洁的巧妙设定,不仅直接化解了一般推理作品只能设法回避的深层矛盾,更大大提升了作品逼格。矢吹驱完全可以与麻耶雄嵩笔下的麦托卡鲇并称推理史上两大恶德侦探,区别在于麦托卡将作恶视作作乐,矢吹驱却已超越了世俗凡人的善恶标准,无疑又更胜一筹。
这就是直观真相、超越善恶的“哲学侦探”矢吹驱。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夏日启示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夏日启示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