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6日笔记

清暉
2016-11-16 看过
唐作藩先生的《音韵学教程》和《上古音手册》,买下来收在身边,时日颇久,印象倒也不是十分惊艳的。今天一早忽然搜出来再读了一遍,却没有想到,重新阅读的印象有如旧课重温,似乎完全不难。

     原因也很简单,只是随着师友一起读书,具体操作的日子也有快两年时间,其实很多对声母、韵部、开口、合口、洪音、细音、小韵、尤其是韵尾的记忆和理解,早已经潜移默化深入人心。今天的阅读和整理,反而相当于是把《广韵》重新复习了一遍。因此确实有种隔墙花影动,是“故”人来的惊喜。但我想,如果再次让我选择,我是不会选择这本教材了。倒不是说不好,作为教材,深入浅出引领入门的学生,大约不坏吧?这本书最为细致的部分是第三章《广韵音系》。我个人其实最喜欢这一章。也惟有从《广韵》入手,上溯或下行,都便于像我这样的初学者。所幸这个暑假也是重新把《广韵》和《韵图》过了一遍。稍事简单介绍了一下《广韵》版本情况,其实倒是个很有用的索引,至少今天我会意识到有些《广韵》的书没必要买,也幸亏没有收。尤其是余乃永先生的《新校互注宋本广韵》,应该是备在身边的。且《广韵》虽为韵书,其所录字及注释义项常为人所吸收运用,有如百科全书。所以会说其既是韵书,又是字书和类书,也便于辑佚。

     《广韵》音系部分引用了周祖谟先生《广韵校本》陆法言序,并加以注释。引用颜之推在《颜氏家训》中的论断,以说明《广韵》前身隋陆善经《切韵》作书因由及其申音标准。因为这个话题似乎也是老生常谈了,倒不如全然移录颜之推的话。且颜之推《家训》材料,周一良先生有批校,也多有人提及其在语音词汇上的价值。今天在这里读到倒是很亲切的:“各有土风,递相非笑,指马之喻,未知孰是,共以帝王都邑,参校方俗,考核古今,为之折衷,榷而量之,独金陵与洛下耳。”

     《广韵》声母和韵母研究,分别与现代汉语中的以及方言的例子相比较。尤须注意的是《广韵》中三十六个声类不等于三十六个声母,这是因为只有一个唇音,不分轻重。韵母部分联系到了韵图。并且讲到了分等问题,韵母和声母都分“等“,一是为了适合与之相配的各等韵母,一是因为韵图作者试图用三十六字母描述《广韵》三十五个声母的问题。其中对洪音、细音的解释:即洪音无介音[i],细音有,二者分别对饮二三等;开口、合口之分是有无带有介音[u],分别对应一、四等。并且分别有拟音表格。总结一下文意,从《广韵》中,经由与现代汉语及方言的比较是可以看出,声母在分化中分出了清音、唇齿音,韵部则趋向合流。在举例韵尾变化时分为元音韵味、鼻音韵尾和塞音韵尾,塞音韵尾消失,即今日普通话无入声字之故。而白话中仍然保留了[-p][-t][-k]首尾的入声韵。具体概念都见于书中,也附有例子。在介绍《广韵》音系构拟时顺便简单介绍了一下历史比较语言学的流布和特点。——当然,也是顺便复习了一下《现代汉语》。

     顺便补充一句,忽然忆及在《儒言》中所见的议论,南宋初时,士人已多不能审音。虽有陆德明《经典释文》中的反切,似乎也无济于事。晁说之是发牢骚,我今天看到了觉得还是很有趣。且在《集韵》和《类篇》中,其实更能看到声音分化的现象。也是偶然间看到的。聊记于此,备忘。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音韵学教程的更多书评

推荐音韵学教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